第2747章 釋放

俞大人沈思,若有所思的問:“上門請小鄭大人出診的人多嗎?”

  鄭辜道:“還行。”

  他目光掃向羅縣令,齜牙一笑道:“洛陽城內,上至恭王府,下至一尋常商戶,出得起我出診價錢的,都請過我。”

  他不僅出自杏林世家鄭氏,還在太醫署學習過,更是神醫周滿的大弟子,僅憑這些名號,請他的人不要太多。

  洛州其他縣來請他的人也不少,畢竟洛州醫署名義上管著的是整個洛州。

  哦,對了,洛州醫署還有一個職能,那就是給洛州下的各官員看病,保證他們的身體健康,不收診費,藥費不從醫署走也不收,藥方要給出。

  而給其他病患開方,醫署只記錄藥方,不會將方子給對方。

  他來洛陽幾年,洛州下轄九個縣,每個縣他都走過了,每個縣的縣令他都出過診,甚至其中有四個縣的縣令還換了,不論前後,他都給看過病。

  他自認和他們還有些交情,甚至和羅縣令關系最好,所以他被羅縣令抓進牢裏時才如同被潑了一盆冰水一樣震驚,等妻子被那樣粗暴的拖出去,他心裏才更悲憤。

  要不是昨天傍晚有獄差悄悄告訴他安二娘是被他師父救出去,他不一定能熬過昨天的刑罰。

  鄭辜眼睛憤恨的盯著羅縣令道:“洛州下九個縣衙我都去過,其中來洛陽縣衙的次數最多,每一次羅縣令對下官都親切得很,雖說給官員和官眷出診不需診金,但羅縣令每次都給包了紅封,下官以為我們相處得很好。”

  羅縣令一臉正色道:“不錯,我們是相處得不錯,但我絕不會徇私枉法。”

  鄭辜胸中鼓蕩著怒氣,連連點頭道:“對,下官也不求羅大人徇私枉法,但公平公正總可以做到吧,什麼民怨沸騰,衙役上門時已快到用晚食的時間,但醫署內依舊有不少上門求診的病人,若是民怨沸騰,若是洛陽的百姓對我醫署如此不信任,他們為何還要上門?”

  大家一起扭頭看向羅縣令,想聽他怎麼回答。

  羅縣令便長嘆一聲道:“民生多艱,有些貧苦之人實在沒錢看病抓藥,即便知道醫署的藥有可能是假的,但因為醫署免費,便也只能冒險去領藥。”

  “不錯!”鄭辜突然一聲暴喝,嚇了眾人一跳,就見他激動的從椅子上站起來,圓睜著眼瞪羅縣令,一字一頓的看著他道:“民生多艱,貧苦之人只能從醫署中看診抓藥,只有醫署才能給他們一線生機,所以醫署絕對不能取消!”

  他扭頭看向俞大人和夏大人,眼睛通紅的道:“即便下官身上的汙水洗不幹凈,太醫署,地方醫署也絕對不能取消。”

  俞大人不由坐直了身體,扭頭和夏大人對視一眼,隱約摸到了洛州針對太醫署的原因。

  盧太醫抿了抿了嘴,便是一直臉上和煦的小譚太醫都不由嚴肅了臉。

  羅縣令眉間微蹙,目光稍冷,看著鄭辜輕柔的道:“小鄭大人誤會了,縣衙是就事論事,就案查案,倒不知道小鄭大人為何會如此認為?難道扯了大旗就可掩蓋已經犯過的事?”

  “行了,”俞大人打斷倆人的對峙,將手中的東西遞給身後的書記員,起身道:“這些東西都先封存,事情如何我們總會查清楚的,此次大理寺、禦史臺和太醫署過來便是為了辦這個案子。”

  他對站在一旁的鄭辜道:“小鄭大人先回醫署吧,案子未清前你不得離開洛陽城,隨時聽召。”

  鄭辜擡手深深的一揖,應道:“是。”

  羅縣令臉色微變,忍不住道:“大人不可,就這樣放他離開嗎?他可是疑犯。”

  俞大人道:“這合乎法規,鄭辜是官身,在未有確鑿的證據證明醫署內的假藥是他有意購入前,他可不用收押。”

  又道:“何況,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他意有所指的看著鄭辜道:“濟世堂又不遠,鄭家也不小,本官想小鄭大人應該不會置家族於不顧吧?”

  大晉律還是有連坐制度的,雖然很少用到了,但鄭辜要是真跑了,朝廷倒不會把鄭氏的人都抓了,但濟世堂也別想再開下去了,各地衙門借著搜查的名義搜查一下濟世堂,所得的價值比一個鄭辜可大多了。

  所以這世上能夠拋家舍業出逃的人不多,而這樣不顧家族,不顧家人死活的人在世人的眼中也不能稱之為人了。

  他不覺得鄭辜是這樣的人。

  鄭辜的確也不是,他鄭重道:“下官不會出逃的。”

  鄭辜看了羅縣令一眼,轉身和盧太醫、小譚太醫也行了一禮,然後就動作僵硬的往外走。

  小譚太醫就吩咐身後的隨從,“送小鄭大人回醫署去。”

  縣衙外,提前得了消息的鄭大掌櫃等人一早在外面等著了,只是他們進不去。

  他們是想等一等盧太醫問情況的,結果看到鄭辜被人扶著走出來,忍不住眼睛一亮,立即帶著人迎上去,“鄭辜——”

  鄭辜看見鄭大掌櫃眼圈便是一紅,“爹——”

  鄭大掌櫃伸手扶住他,鄭九掌櫃激動的問道:“這就算沒事了?”

  “不是,”鄭辜道:“我只是先回醫署,不用收押了而已。”

  雖然沒查清,但能出來就好,大家稍松一口氣,鄭大掌櫃道:“能出來就好,現在天這麼冷,牢裏哪是能呆的樣子?”

  鄭辜連忙問道:“爹,二娘怎麼樣了?”

  “她沒事兒,我將她送回了安家,現正在安家養胎呢。”

  鄭辜呼出一口氣,左右看了看後問:“師父呢,她不是天使,是因為要親隱嗎?”

  “她是天使,不過是派來給恭王看病的,”鄭大掌櫃給他說明情況,“她的確要親隱,所以今天不能過來,唉,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和盧太醫他們見面。”

  畢竟她的身份是要避嫌的。

  鄭大掌櫃有許多的話想要問鄭辜,一旁的鄭四老爺道:“還是回去再說吧,我看鄭辜臉色蒼白,他們是不是對你用刑了?”

  鄭大掌櫃早已經發現,他嘆息一聲道:“走吧,先回去再說。”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