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6章 天使到

滿寶回到自己住的院子,各院早已經掌燈,滿寶將藥箱放在邊上,點了一些宵夜後便讓西餅多點兩盞燈,她抽出不少白紙來一邊研墨,一邊思索著恭王和小世子的減重計劃。

  父子兩個情況不一樣,自然不能共用一個計劃,而且小世子還要上學讀書,但有些事上卻是共通的,正好讓他們父子互相監督。

  滿寶做計劃到深夜,第二天起床後鍛煉過,吃了早飯又開始完善了一下計劃,並去看了一下恭王和小世子的日常作息和飯量,盯著他們吃完了早食和午食,她就大概有數了。

  滿寶決定給他們減量,但增加飲食的次數,少吃多餐,不變肥豬嘛。

  滿寶在恭王府裏發奮時,盧太醫和小譚太醫跟著禦史臺和大理寺的官員進城了,他們沒做停頓,直接往縣衙去。

  羅縣令已經有準備,但也沒想到他們會來得這麼快,不過他反應迅速,立即一臉驚喜的迎接了眾人。

  他們和周滿不一樣,他們來此本就是為這個案子來的,因此用過飯,洗了一把臉後便投入工作中,立即就在大堂上見到了鄭辜。

  鄭辜身上的衣服還算幹凈,除了臉色蒼白一點兒似乎沒什麼問題。

  但不論是經驗豐富的大理寺和禦史臺官員,或是太醫院出身的盧太醫和小譚太醫一眼就看出了不對。

  倆人也不客氣,直接上去一把扯開鄭辜身上的衣襟,裏面是還滲血的鞭傷。

  盧太醫冷笑一聲,“看這痕跡,是昨天打的?不知羅縣令拿到了什麼證據?”

  羅縣令立即扭頭看向捕頭,捕頭撲通一聲跪下道:“是,是卑職立功心切,見疑犯遲遲不招供,這才忍不住用刑。”

  羅縣令便打圓場笑道:“刑訊嘛,疑犯不聽話,用些手段也是正常的,俞大人以為呢?”

  俞大人是大理寺的官員,用刑這種事,京城除了刑部和京兆府,大理寺就是其中翹楚了。

  俞大人臉上沒多少表情,冷淡的道:“羅大人說小鄭大人是疑犯,憑證是什麼?”

  羅縣令立即伸手將幾張狀紙送上,道:“這是五戶貧戶送來的狀紙,他們皆狀告洛州醫署給他們開方用了假藥。”

  又從師爺手裏拿過幾張紙,“這是從洛州醫署裏查抄出來的藥方,還有從五家家裏翻出來的藥渣,都封存好了,經多名大夫辨認,其中有兩味藥材是假的,病人正是因為用了這樣的假藥才死亡的。”

  俞大人一一看過,然後將東西遞給禦史臺的夏大人,夏大人翻了翻,東西不多,三兩下就看完了,他留意了一下狀紙上的時間,轉手遞給太醫署的盧太醫和小譚太醫。

  俞大人問:“口供呢?”

  羅縣令嘆息道:“鄭辜歸案後一直不肯開口,拒絕配合,也是因此捕頭才忍不住用刑的。”

  鄭辜擡頭,咬牙道:“你撒謊!”

  俞大人沒理他,繼續問羅縣令,“五家原告的口供呢?”

  羅縣令楞了一下後立即看向師爺,師爺立即在案上翻了翻,然後奉上一本冊子。

  俞大人接過,開始慢悠悠的翻閱起來。

  一旁的夏大人便開始詢問起羅縣令,“案發後為何不上報?洛州醫署亦屬於朝廷部門,地方縣衙無權直接定罪。”

  羅縣令立即給出昨天商量出來的理由,“下官得知有此情況後立即就上報了,只是派出去的公差遲遲不回,也沒有公文回來,下官惶恐,以為是因為道路被大雪封住,京城的官差過不來,加之民怨沸騰,這才擅自收押了鄭辜。”

  夏大人問:“何時案發的?”

  羅縣令早已復盤過,道:“十二月十三……”

  見夏大人和俞大人臉上都沒有什麼表情,羅縣令只能主動道:“但下官聽聞此事是在十一月初八時,”

  他道:“下官仔細查證後,雖沒有確鑿的證據,但洛州醫署購買藥材是有一些問題的,因此下官十一月初十時便寫了公文交由公差上報,只是一直到十二月人也沒回來,京城也沒有公文過來,下官正想再派出一隊人馬時便出現了此案,因為死了人,牽涉到人命官司,外頭又早有風言風語,說洛州醫署中給大家用的是假藥,民怨難消,下官無奈,這才收押鄭辜,既是為了盡早查明真相平民憤,也是為了保護鄭辜。”

  盧太醫譏諷道:“保護他保護到用刑嗎?”

  羅縣令只一臉苦笑,並不作答。

  盧太醫冷哼一聲,這種伎倆他在宮裏見得多了,俞大人和夏大人在京城自然也沒少見。

  所以沒人理他的苦笑。

  俞大人翻看過口供,又轉手遞給夏大人,問道:“既然早有風言風語,那在五家之前,還有誰是用過醫署的藥出現問題的?”

  羅縣令垂下眼眸想了想後道:“這……倒是沒有具體的了,只是大家都說用醫署的藥恢復得慢,明明是普通的病癥,卻需要吃上十多天的藥才好,而有的,幹脆就吃不好。”

  鄭辜一直在忍,畢竟大人們在查問,他插話不好,但這會兒忍不住了,嘖的一聲道:“能到醫署來求醫吃免費藥的能是多富裕的家庭,有些老丈來時因操勞過度,就剩一口氣了,他們就是得長久的吃藥調理身體的,活到什麼時候就吃到什麼時候。”

  “還有的則是身上疼痛,藥物並不能治好他們,只是緩解他們身上的疼痛,讓他們死得有尊嚴些,最後活得不是那麼痛苦而已,”鄭辜道:“如果不看病人的病情,而是籠統的歸為一直吃藥治不好,由此來定下官的罪,那下官無話可說。”

  俞大人挑挑眉,總算是看向鄭辜了,問道:“來洛州醫署求藥的只有貧苦之民?那洛州醫署何以為繼?”

  “不,也有富戶,”鄭辜道:“這些人是收錢的。”

  他道:“我們太醫署早有規定,上門求醫要攜帶戶籍和納稅的憑證,下戶都可免費問診和抓藥,中戶和上戶問診抓藥都是正常的藥價,診費也都是固定的,並不會多要。”

  當然,他們的老傳統,出診的話,一些富戶會給包超出診金的紅封,這些都是屬於他們個人的,他們並不會推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