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4章 譏諷

鄭大掌櫃並不怎麼放心,但這會兒他也沒有太好的辦法,只能送周滿上車。

  滿天神佛保佑,周滿好好的,如今他們家最大的靠山就是她了,他二弟也只能在京城走動而已,但論認識的人,還是周滿最多最強。

  滿寶回到恭王府的時候,羅縣令才從牢裏出來,只不過臉色不太好。

  跟在他身後的心腹道:“大人,我看鄭辜臉色不好,顯然被嚇住了,再來兩次說不定就招了。”

  羅縣令卻不抱希望,“我們當著他的面把安氏拖了出去,他這會兒都沒松口,之後緩過神來必定知道我們不好對安氏做什麼,他更不會招了。”

  他氣呼呼的回縣衙,走到一半腳步微頓,停了下來,“不對,周滿怎麼會來洛陽?她是怎麼知道消息的?”

  “不是說奉旨來看恭王的,到了洛陽她肯定要找自己的弟子,一找不就知道了?”

  “可鄭辜的父親為何也在?”羅縣令心底升起不好的預感,眼前有些發暈,“快,快著人去打聽周滿他們是什麼時候進城的,進城之後幹了什麼,快去查!”

  不等心腹跑出去,羅縣令的師爺帶著人跑來,“大人,您有京城來的信。”

  師爺是羅縣令心腹中的心腹,一般的信件他都可以不經羅縣令的同意拆開看了,除非是密信。

  於是羅縣令撩起袍子快速回去拆信。

  等他看完,他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頭疼的揉了揉額頭道:“不必去查了,京城有天使要過來查這事兒了。”

  師爺一驚,問道:“不是沒上報嗎?京城那邊是怎麼知道的?”

  “你們抄家的時候不仔細,叫鄭辜的人跑了出去,有人去京城報信了。”

  “這……”

  底下的人立即辯解道:“大人,那鄭辜就住在醫署後院,那幾天上門抓藥的人多,他又雇了一些短工,我們抄家的時候到處都是往外跑的人,很難確定哪個是他的人。”

  “此時不是推卸責任的時候,當務之急是想一想要怎麼辦,”師爺道:“大人,既然京城已經知道,那天使問起為何不上報,您如何作答?”

  “大雪封路,人出不去?”

  “不妥,”師爺道:“鄭辜的人能到京城,大人的人為何不能到?”

  羅縣令思索片刻後道:“已經派出了公差,只是大雪封路,人或許在路上出事兒了,而我們這邊也一直在等回話。”

  師爺點頭,吩咐底下的捕頭道:“挑兩個人,讓他們先去別處躲一躲,等天使走了再出來。”

  捕頭應下。

  羅縣令卻不敢放松,壓低了聲音道:“還有一事,我未曾得到禦史臺同意就收押了鄭辜……”

  “大人,受害者家屬一直在鬧,引得城中的百姓激憤,而公文出去後一直未得回信,您是無奈之下才收押了小鄭大人,此舉不僅是為平息民憤,也是為了保護小鄭大人一家。”師爺道:“地方官有相宜之權,此事說大其實並不大。”

  羅縣令呼出一口氣,這才放松了一些。

  師爺道:“禦史臺和大理寺的大人們不好應付,但比他們更不好應付的是恭王那邊。”

  他道:“恭王雖然不管事,洛陽縣也不再是恭王的封地了,但陛下一直寵信恭王,若是恭王插手,此事說不定要糟。”

  恭王封地洛州,曾經包括了洛陽這一大片非常豐碩的地方,可惜他接連闖禍,在群臣的努力下,皇帝只能兩次削掉他的封地。

  洛陽縣就這樣從他的封地上被剔除了,本來藩王就不能插手封地任免和政務,這下他更說不上話了。

  但是,明面上不可以,暗地裏他的影響力卻還是很大的。

  羅縣令也不想得罪這位王爺,不然接下來幾年任期就太難熬了,於是他也認真的思索起來。

  他想了想後道:“周滿不是太子的人嗎?”

  師爺無奈的道:“大人,要是王爺的腿沒受傷前,恭王自然敢和太子打擂,但他的腿受傷了,他與那個位置已經無緣,自然要修復和太子的關系。哪怕就只為這一點兒,他也不會為難周滿的。”

  誰不知道周滿是太子的人啊。

  而此時,恭王正在為難周滿。

  他靠在迎枕上,大大的身軀擠在一張特意做大了的椅子裏,小腿還擡了起來,正放在一個小矮幾上,左右兩邊正跪著一個侍女在給他按腿。

  他還擡著下巴看周滿,明明坐著比站著的周滿要矮,但楞是做出來居高臨下之感。

  他道:“我說呢,為何是你來給本王看診,原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要不是你跑這一趟兒,我還不知道你那徒弟被抓了呢,怎麼,你們太醫署才開起來沒兩年就要倒了?”

  滿寶瞥了他一眼道:“恭王殿下,你知道太醫署是誰一力主建的嗎?”

  恭王嗤笑一聲道:“當然知道了,不就是太子嗎?”

  他道:“你們太醫署,還有禮部、戶部,不都是太子的嫡系心腹嗎?”

  也不能這麼說,只是以前太子管過禮部,現在管著戶部,太醫署建立時又是太子負責,所以這三個部門才天然親近太子,但要說是太子的嫡系心腹倒不至於。

  因此滿寶道:“太子真正的嫡系心腹只有兩個,一個是詹事府,一個是崇文館,我們太醫署不是,我們是朝廷建立的部門,與六部九寺一樣的。”

  恭王就氣得收回腳,踩在地上噴她,“你不就是崇文館出來的,你不是太子心腹嗎?還敢說太醫署不是太子的?”

  滿寶嫌棄的拿出帕子擦臉,想了想,這段話的第一句勉強算對一半,但第二句卻是完全錯誤的,她道:“我還是陛下心腹,娘娘的心腹呢,那太醫署是不是大晉的,是不是後宮的?”

  恭王又氣呼呼的坐了回去。

  周滿這才繼續話題,“太醫署是皇後娘娘主建的。”

  她一臉嚴肅的道:“大貞十四年我們就上折給陛下建議重建太醫署,當時只有娘娘說好。”

  恭王一楞,大貞十四年太子還沒兒子,太子妃是大貞十五年才懷孕的,也是那一年才有人提議重建太醫署,然後太子一力支持,後來……

  恭王看向周滿,問道:“你和本王說這個做什麼?”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