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2章 出監

周滿會告訴他賬冊早就送到了京城,不僅過了她的手,還被她上交了嗎?

  那當然是不能說啊,沒有意外的話,明天大理寺和禦史臺的人就到,到時候他自然就知道了,正好可以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她道:“醫署和鄭辜的家都被羅縣令翻了一個徹底,這都沒有找出來的東西,又豈會在一個有孕的弱女子身上?”

  羅縣令的視線意味深長的從安老爺身上移到鄭大掌櫃身上,又挪到周滿身上,意味深長的道:“誰知道呢?或許他們藏在了別處,只有安氏才知道地方。只要他們把賬冊交出來,讓縣衙得以繼續調查,我便放了安氏。”

  “周大人,我這也是為了洛州醫署和小鄭大人好,有了賬冊便能查清藥材的來源,盡早還他一個公道。”羅縣令微微瞇眼,“我想周大人也想我們盡早查清真相吧?除非……”

  羅縣令話未說完,但大家都知道他的意思,除非鄭辜和洛州醫署有問題,而太醫署想要包庇他。

  周滿頷首道:“羅大人說的是,但也不能不顧朝廷法度,不論安氏是否知道賬冊,羅縣令可以抄鄭家和洛州醫署,但就是不能在有證據之前收監安氏。”

  周滿目光炯炯的盯著他看,“羅大人,我這次是來接我徒弟媳婦出監的,不知可行?”

  羅縣令臉皮抽了抽,所以他最討厭與不和的官者打交道了,尤其對方還比他官大,還知道律法。

  今天上門來的要不是周滿,而是鄭大掌櫃和安老爺,別說這樣的話他不會聽到,他可以連見都不見對方。

  但他可以不見周滿嗎?

  羅縣令心中一動,找些其他借口還是可以的,但是她是坐著恭王府的馬車過來的,當時沒防備啊。

  “周大人此時不該在京城嗎?”羅縣令扯出一抹笑道:“沒想到周大人為小鄭大人願意如此奔波,果然是師徒情深啊。”

  周滿一臉嚴肅的道:“我是奉陛下和娘娘的旨意來為恭王請平安脈的,羅大人要看陛下給恭王的聖旨嗎?”

  羅縣令嚇了一跳,自然不能開口說要看。

  周滿人現在這裏,又是坐著王府的馬車過來的,自然已經宣旨,他倒是敢看,但他敢去和恭王伸手要聖旨嗎?

  羅縣令想拖一拖,他記得周滿是太子的人,而恭王和太子素來不睦……

  周滿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嘴角微微一翹道:“羅大人,我一到王府才知道今年洛陽似乎雪水偏多,引得王爺腿疾頻犯,心情很是不好。”

  她往外看了一眼天色道:“還請大人抓緊些,將安二娘提出來還有些手續要辦吧,眼看天色要暗了,再拖下去,今日要耽擱給恭王療傷治病了。”

  “那是周大人失職吧?”

  “是呢,”滿寶意味深長的道:“所以我回去還得寫封請罪折子給陛下和禦史臺,還是羅縣令好些,不似我們京官,只要犯了一丁點兒錯便要被禦史緊緊抓住不放,因此很是誠惶誠恐。”

  羅縣令嘴巴動了動,袖子下的拳頭松了又緊,緊了又松。

  最後無奈的呼出一口氣,扭頭對心腹道:“去牢裏將安二娘提出來。”

  周滿立即起身,和羅縣令道:“久坐於身體有害,不如我們走一走?”

  羅縣令微微瞇眼,道:“鄭辜現為整個案子的關鍵人物,這其中涉及到人命,周大人怕是不能探監。”

  周滿點點頭,不在意的道:“我不見鄭辜,只是想接一下徒弟媳婦,順便活動活動筋骨。”

  她笑道:“冬日天冷,氣血凝滯,活動一下氣血流轉得快了,身上也就沒那麼冷了。”

  羅縣令還能怎麼說呢?

  只能跟著他們一起走。

  大牢距離縣衙並不是十分遠,拐過兩條街就是了。

  周滿果然沒進去,就站在大牢的門口等著,羅縣令就只能陪著,他的心腹拿了臨時做出來的文書進去提人。

  沒多久便拉了一個人披頭散發的女子出來。

  安老爺再也忍不住,從周滿身後快步上前,“二娘”

  安二娘嚇得不輕,臉色有些發白,聽見這熟悉的聲音擡起頭來看,驚喜不已,“爹”

  滿寶和鄭大掌櫃都是大夫,一眼就看出她臉色不對,立即上前,一人握住了她的一只手把脈。

  鄭大掌櫃見她額角冒著冷汗,不由焦急,“可是腹痛?”

  安二娘這才看見公爹,她只見過公爹兩次,一次是下聘的時候,一次則是和鄭辜成親後,她眼中大亮,就想跪下求道:“父親,求您快救救鄭辜,他是……”

  鄭大掌櫃扶住她,安撫她道:“我知道,他是我兒子,我能不救他嗎?你身子不好,先吃一丸藥。”

  他從身上拿出一瓶藥,倒了一顆藥丸給她,“含服。”

  安二娘此時腦子跟漿糊一樣,今天本來好好的,但剛才衙役突然闖進牢房,二話不說拖了她就往外拉,把她和鄭辜嚇得不輕,倆人掙紮了一陣,最後安二娘被人生生拖了出來,她還以為她要完了呢,沒想到竟是家裏救了她出去嗎?

  可是……

  安二娘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心中惴惴不安。

  她無意識的接過藥吃了。

  周滿看了一眼她手上泛青的抓痕,脫下鬥篷披在她身上,轉頭冷冷地看著羅縣令道:“羅大人好手段,本官都忍不住佩服。”

  羅縣令道:“下官不知大人何出此言。”

  周滿也不再糾纏,扭頭對鄭大掌櫃道:“帶她走吧,我們先回去。”

  她回頭對羅縣令微微一笑,意味深長的道:“羅大人,我們明天見。”

  羅縣令一楞,暗想,我明天為什麼還要見你?

  羅縣令決定明天下鄉去巡視雪災災情,反正就不在縣衙裏見她,看她能怎麼辦。

  安二娘楞楞的看著周滿,她沒見過周滿,但沒少聽鄭辜提起他的老師,見羅縣令明明很生氣卻還是要行禮送他們離開,便隱約猜出了她的身份。

  安老爺和鄭大掌櫃道:“親家,你們最近怕是抽不開身,也不方便,不如讓她回娘家去,讓她娘來照顧她。唉,自他們被下獄,她娘也是日夜哭泣,擔憂得不行。”

  鄭大掌櫃自然應“好”,一臉感動的道:“那我這兒媳婦就有勞親家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