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9章 不動聲色

王妃沒什麼大的毛病,不過是天冷了,但她胃口似乎又不好,因此臉色疲憊而蒼白。

  滿寶都不用開藥,想到現在天冷,脫衣服紮針也麻煩,幹脆道:“我給您開藥膳方子吧。”

  她道:“太醫署琢磨了好幾個藥膳方子,我都背下來了,雖然也有藥味兒,但比喝藥淡太多了,喝點兒藥膳湯,吃點兒藥膳,長久保養,身體底子好了,人也就好了。”

  能夠用吃來治病,不用紮針和吃藥自然是最好不過了,王妃連連點頭,臉上的笑意更盛。

  常聽東宮的人說,周太醫關心起人來如沐春風,她以前一直沒機會體驗,今兒總算是體會到了。

  滿寶想到之後還有事求恭王,因此讓恭王也感受了一下她的關心。

  她笑瞇瞇的轉頭看向恭王,柔聲問道:“殿下近來感覺身體如何?”

  恭王身上的肉卻抖了抖,一臉戒備的看向對方,“是太子舉薦你過來的?”

  他曾給太子示好,想要修復一下倆人關系,不過不太成功,他也懶得再討好對方,所以兄弟倆的關系雖然在他放棄皇位後沒有再繼續惡化,但也沒好轉多少。

  他有點兒懷疑周滿是太子派來的,可目的是什麼?

  他現在都沒有爭位的資格了,太子還不放過他?

  滿寶此時還是很溫柔,和恭王道:“是娘娘指定臣過來的。”

  她自我誇獎道:“娘娘認為臣的醫術不錯,又有經驗,對殿下的舊傷和病也都了解,所以才委派臣過來的。”

  恭王很懷疑,母後素來體貼,就算是派劉太醫那個糟老頭子來也不會派周滿來吧?

  他可不喜歡周滿。

  只不過太醫院的眾多太醫中,給他看病最多最久的好像還真是周滿。

  主要是減重占的時間太長了。

  恭王還在懷疑中,滿寶已經上前,“殿下,下官給您把把脈?”

  恭王看了眼王妃,慢悠悠的卷起袖子,要伸不伸的,別說周滿和王妃了,邊上的小世子看得都難受,他等了一會兒,實在是沒忍住,伸手就扯住恭王的手往周滿跟前一拉,兩只胖乎乎的手扯在一起,才七八歲的小世子一臉嚴肅的道:“父王,不能諱疾忌醫。”

  恭王:……

  小世子仰起頭來一臉嚴肅的和周滿道:“有勞周太醫了。”

  滿寶的眼睛卻定在小世子白白胖胖的臉上,這才反應過來一樣的看著他道:“小世子比之前變了許多。”

  王妃聞言心痛道:“是啊,他今年和殿下一起用飯,吃得多。”

  她可愛軟糯的兒子啊……

  滿寶一凜,再度看向恭王時便少了剛才特意裝出來的溫柔,“殿下,過度飲食要不得!”

  恭王覺得他熟悉的周滿回來了,毫不客氣的翻了一個白眼道:“本王家裏是沒米還是沒肉?或者是沒錢?”

  滿寶懶得跟他廢話,將他的手按在脈枕上就把脈,確認他現在身體負擔又加重了以後便檢查他的傷腿,問道:“現在天冷可酸疼嗎?”

  雖然恭王很不喜歡周滿,但用起她來卻毫不客氣,這是他李家的臣子,又是父皇和母後派來的,他當然要用了,於是如實以告,“酸,疼。”

  他頓了頓後道:“尤其是夜裏下雪的時候,感覺冷氣一直往骨頭縫裏鉆,又酸又疼。”

  王妃補充了一句,“夜裏幾乎睡不著覺。”

  滿寶轉頭看了一眼院子裏堆積在樹根下的白雪,微微瞇眼,“上一次下雪是什麼時候?”

  “就四天前。”

  滿寶頷首:“難怪我們來的路上這麼多雪,官道上幾乎都要封路了。”

  要不是雪,快馬加鞭的速度會更快的,畢竟洛州可是皇帝精挑細選給恭王的封地,離京城並不是十分的遠。

  兵士快馬加鞭只需兩天,恭王車架慢悠悠的走也才用五天。

  滿寶不動聲色的問道:“今年洛陽下雪多嗎?”

  恭王和王妃都以為她問天氣是為了治病,畢竟她以前給他問診也是如此,今天暑熱,於是少動多喝水,每天喝多少水,吃多少肉都是根據天氣來的,特別可恨。

  “挺多的,”王妃如實道:“自入冬以來,隔一段時間便是一陣雪,尤其是十一月連著下了三天,雪又大,壓垮了不少的房屋,那幾天王爺就很難受。”

  滿寶一驚,連忙問道:“那整個洛州呢?”

  恭王微微瞇眼,攔住要回答的王妃,“本王的腿還能管到整個洛州?”

  滿寶鄙視他,“小的環境受大的環境影響,整體環境偏冷,難道洛陽能幸免於難?洛州要是不冷,洛陽一個縣,它再冷能冷到什麼地方去?”

  恭王被她這一眼看得一怒,直接道:“別說整個洛州,今年整個中原都受凍災。”

  他道:“今年還未入夏就開始幹旱,似乎所有的雨水都積攢在冬天,一入冬就開始下雪,一下雪天就冷。”

  他摸了摸自己的腿,咬牙切齒的道:“一冷本王的腿就疼。”

  恭王雖然不從政,也不管事,但不代表他什麼事兒也不知道,他的封地又是在洛州,所以洛州的情況還是知道的。

  滿寶的手還搭在他的脈上,蹙眉問道:“可是京城沒有收到洛州凍災的折子。”

  恭王不以為意道:“又不是十分嚴重,洛州還能控制,為何還要上折煩擾父皇?”

  滿寶瞥了他一眼,收回了手後幽幽地道:“殿下,您該減重了。”

  恭王一聽這話,身上的肥肉忍不住又是一抖,連臉上的表情都有些控制不住,他最討厭聽見這話了。

  滿寶的目光卻已經從他身上落在了小世子身上,露出溫柔一笑,溫柔的道:“小世子,您也該減重了。”

  象兒張大了嘴巴,立即扭頭去看他娘,王妃捏著帕子糾結,最後狠狠心道:“象兒,聽太醫的話,我們以後少吃點兒,減一減如何?”

  小世子立即眼底鋪淚,扭頭看向他爹。

  恭王立即發怒道:“他才多大,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多吃是福,怎麼能減重?”

  滿寶道:“不減重他以後長不高。”

  她道:“他現在才七周歲,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此時不減重,吃下去的東西全橫著長了,你想想十年後他成什麼樣子了?”

  王妃看看恭王,又看看兒子,抖了一下後立即嚴肅的道:“減重!我們明日就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