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7章 湧動

皇後心疼恭王腿疾,下旨讓太醫院派了個太醫去洛州看望恭王。

  皇後給恭王準備了不少藥材,皇帝也開了內庫給搬了不少東西出來,全是恭王喜歡的金銀綢緞和書籍之類的東西。

  太子是在傍晚回東宮用飯時知道這件事的,太子妃一臉怪異的給太子盛了一碗湯,“殿下知道母後派了誰去洛州嗎?”

  太子不太關心,老三的腿瘸了,已經沒有和他相爭的機會了,不過這會兒是休息時間,太子不介意看老三的笑話,因此問:“派了誰?”

  “周滿。”

  太子差點兒把才喝進去的湯給噴出來,不過還是忍不住咳嗽起來,他用帕子捂住口鼻,等不會失禮的時候才擡起眼來看向太子妃。

  太子妃也很好笑和驚奇,“殿下也驚訝是嗎?臣妾初聽時也詫異,所以派人去打聽了一下,才知道這件差事還是周滿自己求的。”

  太子就皺眉,“雖說周滿和恭王不和,但她不是會為這些恩怨浪費時間的人,她為什麼要去洛州看恭王?”

  周滿的時間一直不夠用,十次見她,她九次表示自己很忙時間不夠用,恭王才不值得她去浪費這個時間呢。

  太子妃便微微壓低了聲音道:“說是她在洛州醫署的弟子出事了,被當地縣衙拿下,如今全家都在牢中。”

  她頓了頓後道:“殿下,周滿的弟子要是出事,她這個老師會被牽連吧?”

  太子沒說話。

  太子妃重新給他盛了半碗湯,道:“不過那是在洛州,恭王封地,我們不好插手。”

  太子垂下眼眸沒說話,吃過飯便去了書房,找了幾個東宮屬官過來說話。

  詹事府郭大人是知道這件事的,太醫署還算是太子在管,這件事不大不小,郭詹事還是知道的。

  他道:“此事我們不宜插手,只能讓太醫署自己去做。”

  太子問,“那鄭辜是怎麼回事?這麼無能,竟還能叫人拿假藥材騙了?”

  “不一定是被騙了,”郭詹事道:“臣了解過,這個鄭辜是周大人的大弟子,在拜師前他就是濟世堂的少東家,小掌櫃,醫術就很不錯了,雖未曾坐堂開方,卻在櫃上抓了兩三年的藥,管著濟世堂的賬目和進藥,周大人放過話,論對藥的了解,她尚且不如對方。”

  “那是被栽贓了?”太子最先想到的是恭王,然後又搖頭,“不是老三,這種時候他沒必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的確不是恭王殿下,”郭大人很淡定,他道:“太醫署想要在地方紮根,這是必經之路,殿下,現在還不到我們插手的時候。”

  等到太子插手的時候,那就是需要流血的時候了。

  太醫署現在的制度還不完善,所以和地方是有一些職能和權力的重合的,他們肯定要相爭,且和地方上的藥鋪等更有利益之爭,這些爭鬥現在還剛剛開始呢。

  太子了解過便心中有數了,他道:“周滿醫術超群,其他人還罷,她須得保下。”

  郭詹事應下,“臣會盡力的。”

  他也想保下周滿。

  周滿一路走來一直和東宮走得很近,甭管她承不承認,她都是公認的太子的人。

  而且她自己也更偏向東宮。

  能有這樣一個醫術好的太醫偏向,郭詹事傻了才會放過對方。

  不論是太子還是太子妃,或是小皇孫們,他們都需要這樣一個親近的太醫。

  甚至皇帝那邊,一個醫術好,又親近東宮的太醫也尤其重要。

  所以詹事府也在悄悄的關註這件事。

  滿寶全然不知,得了旨意,她回家就收拾東西。

  老周頭還不知道她即將要貶官,甚至會罷官,還一臉憂慮的盯著她道:“天氣冷,怎麼這時候出外差?”

  說完又覺得這話不尊重皇帝,於是又改口道:“但你是官兒,雖然這時候冷,但咱拿了皇帝這麼多好處,需要我們幹活兒時還是要幹活兒的。”

  滿寶就和老周頭道:“爹,這話兒就應該讓皇帝老爺子聽一聽,他聽到了一定高興。”

  白善給她準備了一些錢,拿過來的時候看到老周頭在便將布包卷成了一團,背在身後笑著上前,“嶽父,嶽母,晚上都在這邊用飯吧,也算是給滿寶送行。”

  錢氏掃了一眼他背在身後的手,笑著應了一聲,起身拉了老周頭走,“讓兩個孩子收拾東西吧,我們去找親家說說話。”

  老周頭嘀咕,“我話還沒說完呢,他們剛回來沒多久就要出去……”

  白善躬身送走嶽父嶽母,將門關了走到滿寶身邊,打開布包給她看。

  滿寶忍不住哇的一聲,“這是金箔?”

  布包裏是一片一片巴掌大的金片,很薄很薄,但有一摞,拇指那麼厚。

  “這是我從祖母那裏拿的,讓西餅給你縫在衣服和鞋子裏,這是預防緊急情況下用的,至於實在用的錢和金銀我們有。”

  白善剛想把自己的私房拿出來,滿寶已經連連點頭道:“對,對,我也有,好幾箱子呢。”

  白善就微微瞇眼,不提自己的私房了,“你有這麼多?”

  滿寶回神,輕咳一聲,“也不是很多了,主要是銅錢,所以顯得多,對了,你肯定也攢私房錢,攢了多少了?”

  白善便轉開話題,“鄭大掌櫃知道你要親去洛州,已經收拾好了要與你同去。才派了下人來說,讓你明天出城的時候等一等他。”

  滿寶的註意力果然被轉開,“好。”

  鄭大掌櫃之前已經派了一撥人去洛州了,但一直沒消息回來(才三天,鴿子都沒那麼快),所以鄭大掌櫃便將濟世堂交給族裏的人,包袱一收,也要跟著周滿去洛州。

  滿寶他們準備了車,但沒準備馬車,她帶了大吉和西餅,多余的人不帶,加上奉命給恭王送東西內侍和禁軍,大家快馬出了城門。

  內侍雖沒有禁軍高大,但也五大三粗的,他們笑吟吟的看著周滿,聲音聽不出一點兒尖細,“周大人不要嫌棄咱家等粗魯,我等都是做粗活的,比不得宮中的哥哥們細心周到。”

  來送行宣旨的內侍中有個和周滿熟悉,壓低了聲音和她道:“這些都是古大人親自挑選的。”

  滿寶便低聲道:“替我多謝古大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