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4章 暗傳

白善知道洛州地方官於這件事上處理得太過急切,有些問題,卻沒想到問題這麼大,不由問道:“會不會和恭王有關?”

  “不會,”唐大人直接否定,“藩王沒有插手地方政務的權力,除非他任職。”

  他道:“就是益州王當年那麼受寵,在益州經營多年,也只能通過影響益州那邊的刺史和縣令來影響朝政。”

  不過那時候益州那邊的縣令是他唐鶴,不鳥他,刺史也和益州王打哈哈,所以益州王就和地方大族聯合起來搞些小動作,算是和他打擂臺。

  “洛州距離近,恭王也沒經營幾年,而且他時常被召回京城,恐怕沒多少時間插手地方政務。”

  不是唐鶴瞧不起恭王,而是事實如此,據他所知,禦史臺一直盯著恭王呢,就是唯恐錯過他的不恭之舉,所以他知道他在洛州的影響力沒那麼大。

  白善就放心了,那就完全是官場上的事了,“我一直以為醫署在地方建立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事,可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這樣。”

  唐鶴笑了笑道:“這世上的事,有利便有害,哪兒有百利無害的事?”

  “只不過我們見識有限,可能認識不到而已,”唐鶴走到他邊上,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地方醫署問題也很多,它是新建的部門,想要如其他部門一樣穩妥下來,這前面還有許多的路要走呢。”

  白善點了點頭,起身道:“我明白了,多謝唐學兄指點,我得回去問問滿寶那邊的情況了。”

  唐鶴想了想後道:“他們肯定要去找大理寺的,我的建議是,再去一趟禦史臺,若真是洛州那邊的官場出了問題,光有大理寺是不夠的,禦史臺有時候比大理寺更有用,鄭辜送回來的賬冊最後抄錄幾份入檔,以免遺失。”

  白善頷首,壓低了聲音道:“唐學兄,此時正是太醫署的關鍵,我不想事情鬧得太大。”

  唐鶴思考了片刻後道:“此事說大不大,說小卻也不小,你們還是上個折子吧,至少在陛下那裏報備過,處理自然還是底下的大理寺和禦史臺處理的。”

  白善就明白了,這件事的可操作性還是挺大的。

  白善回去找滿寶,滿寶還是在傍晚後去找了蕭院正,倆人商量妥當,滿寶上了一封請罪的折子,蕭院正則是上了一封匯報情況,同時申請嚴查的折子。

  折子第二天送進中書省,被審核後送到了皇帝的案前。

  皇帝先處理了重要的折子,中午感覺有點兒累,離午飯卻又還有一段時間,於是轉了轉脖子和坐在下面的方大人道:“重要的折子留待下午,先把不重要的折子拿來看看。”

  方大人也知道皇帝這個習慣,他累了的時候就喜歡看一些有趣的折子或者不太用動腦的折子。

  有趣的折子比如地方上來的趣聞折子,一些人上的溜須拍馬的折子,或者是一些專門講人八卦和壞話的折子;

  不太動腦的折子又無趣的折子就是請罪和問安折子了。

  方大人想了想,將一疊折子奉了上去。

  皇帝隨手拿起最上面的一折,打開來,眼皮微微掀起來,此時還沒過腦,“周滿?她不是在休冠禮假嗎?怎麼給朕上請罪折子?她這是一天也不放松,休假也闖禍呀。”

  這次可不是她闖禍,而是她徒弟闖禍,方大人默默地想。

  他是昨天晚上被白善找上門來的,作為同僚,他也就能幫到這兒了。

  皇帝一目十行的看過去,這才精神了點兒,又重頭仔細的看了一遍,微微皺眉,提起朱筆來在上面做了批復,準了周滿的請罪,然後將折子丟到一旁,問方大人,“太醫署可有折子上來?”

  方大人立即將蕭院正的折子從重要的那一部分裏找了出來奉上。

  皇帝打開看,看了半晌後輕哼一聲,對方大人道:“讓大理寺和禦史臺出人往洛州走一趟,太醫署這邊派一人跟隨,洛州那邊可有折子?”

  “有。”方大人立即在眼前幾堆折子找了找,找出一封折子奉上,道:“是請安折子。”

  皇帝看了看,通篇廢話,他直接扔了,道:“最近留意洛州來的折子,凡是有來都送上來。”

  “是。”

  皇帝想了想後道:“起草一份文書送去洛州,讓他們以安定為主,快要過年了,不得驚擾百姓。”

  “是。”方大人心中一沈,這份公文自然沒問題,就怕洛州那邊會會意錯誤,最重要的是,他們到現在還沒上報,公文此時送去,不就是明著告訴洛州,鄭辜和京城求救的信息已經到了嗎?

  方大人垂眸想了想,覺得他和白善的交情還不足以讓他冒險,於是照實起草了文書,送去了門下省。

  門下省審核過,不覺得這個有什麼問題,便通過發了下去。

  方大人直到吃午食才抽出時間來,他溜達著出宮,到了皇城裏的翰林院找了白二郎,將此事告訴了白二郎。

  白二郎微微瞪眼,謝過方大人,直接翹班回周宅。

  一個小內侍悄悄的摸到茶房,見古忠終於服侍了皇帝用午飯,到茶房這邊來緊急吃一口飯,他便連忙上前低聲道:“中書省的方大人才去翰林院裏找了駙馬爺。”

  古忠松了一口氣,低聲道:“既如此將人收回來吧,不必出宮了,傳遞消息是大罪。”

  “是。”

  滿寶正要去找鄭大掌櫃,看到白二郎竟然不在翰林院,而是跑回來,便停下了腳步。

  白二郎小跑著過來,“洛州你徒弟出事了?”

  滿寶:“你怎麼知道的?”

  白二郎就道:“走走走,我們屋裏說。”

  白善在屋裏,白二郎聽了好一會兒才聽明白,直接扭頭看向周滿,“所以你會被連累?”

  滿寶道:“我是他師父,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太子造反,太子的老師都要被抄家呢,更何況她這還不是太子呢。

  白二郎就問:“那你的職田怎麼辦?”

  滿寶就嘆氣,“我也在想呢,其他的也就罷了,職田的確不好處理,到時候我看情況給他們找個好點兒的官員接手,能夠維持現狀,佃農們也能好過點兒。”

  白二郎立即道:“我啊,我升官了,新的職田還沒發下來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