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3章 有問題

蕭院正心裏安定了許多,想了想後道:“我們得派個人去洛州,此時正是太醫署的關鍵,要是黑鍋,我們不能背,要不是……”

  蕭院正蹙眉想了想,最後還是看向周滿道:“你和鄭辜商量一下,讓他一力承擔下來,太醫署和太醫院此時都離不開你。”

  周滿是個人才,而且不管是皇帝和太子都很喜歡她,有她在,朝中諸臣對太醫署和太醫院也還有些顧忌,即便鄭辜是她的弟子,他也不打算舍棄她。

  蕭院正皺眉思考,要是鄭辜真的被問罪,他得用什麼辦法才保得下周滿?

  滿寶道:“當務之急是派人去洛州,蕭院正,我……”

  “你不行,”蕭院正直接道:“你是鄭辜的師父,這件事你不能參與。”

  不說要親隱,蕭院正也不願意讓她參與更深。

  滿寶倒也幹脆,直接問,“那誰去?”

  蕭院正就沈思起來,目光在劉太醫身上滑過,最後落在了盧太醫身上。

  盧太醫:……不想出差,一點兒也不想。

  從遼東戰場回來後到現在才養出來的一點兒肉,眼看著就要過年了,他為什麼要出差?

  然而這件事盧太醫看看周滿,又看看劉太醫,恰在此時,休沐的鄭太醫也急匆匆趕到了。

  倆人眼睛對上,盧太醫嘆息一聲,好像除了他誰都不合適了,只能點頭。

  蕭院正道:“帶上小譚太醫。”

  滿寶對進來的鄭太醫點了點頭,起身和盧太醫行禮,“那洛州之行有勞盧太醫了。”

  她道:“請盡量查明真相,保住鄭辜。”

  鄭太醫這才知道去洛州的人選已經定下,連忙跟著周滿行禮,一臉愧疚的道:“有勞盧太醫了。”

  蕭院正起身道:“我得去大理寺一趟,這件事等洛州那邊回稟,不如我們先下手位強。”

  滿寶點頭。

  蕭院正就叫上周滿一起,她口才好,又有急智,跟大理寺也有點兒熟——曾經蹲過大牢,過過大理寺的大堂。

  滿寶帶上東西和蕭院正一起出宮往大理寺去。

  皇城裏官員也不能疾馳,要是騎馬也只能慢慢溜達的往前,還不如走路呢。

  所以倆人就走路過去,路上滿寶問蕭院正,“我記得上次大朝會並沒有提及洛州雪災,大人在小朝會上聽過嗎?”

  蕭院正想了想後搖頭,“沒聽過,倒是夏州和草原上今年挺冷的,夏州已經打了折子回來說雪災,給草原上的牧民申請了賑濟的糧食和藥材。”

  滿寶道:“春夏時中原一帶都有輕微的旱災,當時莊子裏的老農就說過今年中原一帶怕是會雪災。”

  “欽天監也發過預警,我剛才又翻了一下鄭辜給回來的賬冊,他從八月開始就有序的購進防寒和防疫的藥材了。”

  蕭院正立即問:“數額大嗎?”

  “不大,”周滿道:“可時間跨度大,積少成多,八月,九月,十月,三個月,每月逢旬日他就采購進一批,特別是到九月和十月時,他大批量購進了三批防寒和防疫的藥材,我看過數量,那些藥材不僅足夠洛陽一帶的百姓使用,怕是洛州其他縣的用量也都包括了。”

  “可醫署只在洛陽。”

  “若是貧苦之人來洛陽求醫,即便是外縣之人,醫署也沒規定不許收治。”

  蕭院正若有所思,“你懷疑是當地的藥鋪醫館所為?”

  滿寶頓了頓後搖頭,“我不知道,藥鋪醫館本就是救死扶傷的地方,雖說也是商匠,但涉及人命,在我的印象中,其實藥鋪醫館要比別的商號更有良心的。”

  狠起來也更要人命。蕭院正默默地在心裏接了一句。

  他看了一眼年輕的周滿,到底沒將這句話說出口。

  不過他也不覺得光靠藥鋪和醫館敢幹這樣的事,前提是,鄭辜真的被冤枉了。

  信中說,洛陽縣衙的人去得極快,鄭辜才看完那幾家出問題的災民回來後就上門來拿人了,顯然洛陽縣衙是早有準備。

  鄭辜又不是普通大夫,他是太醫署的官員,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洛陽縣衙的人為何這麼急?

  蕭院正速度快了些,催促周滿,“快些走,這種事兒我們想多了也沒用,還是告訴大理寺的人,讓他們去查。”

  他頓了頓後道:“還得去禦史臺一趟。”

  洛州要是隱瞞雪災不報,這也是罪,禦史臺得知道一下。

  滿寶點點頭,於是先和蕭院正去了一趟大理寺,報了案後,拿到了他們的回執便又去了一趟禦史臺。

  因為周滿的原因,老唐大人還親自接待了他們。

  等將人送出去,老唐大人轉身就吩咐侍郎,“讓人去大理寺取周滿留下的賬冊,抄錄入檔一份。”

  侍郎楞了一下後問:“現在?”

  周大人不是才說賬冊留在了大理寺,大理寺的人只怕還沒看過呢。

  老唐大人頷首道:“就現在,你帶兩個書記員過去,和大理寺的人一起抄兩份入檔,原件封存起來,核對無誤後帶一份回來。”

  侍郎一凜,立即應下,轉身出去找人。

  而此時,白善剛見到出現場回來的唐大人。

  天氣太冷了,他剛從馬上下來,臉都是僵的。他接過隨從遞過來的熱巾子抹了一把臉,這才看向白善,“你今天不是休假嗎?來找我是出了什麼事?”

  白善眼睛瞥向他的隨從。

  唐大人就沖他們揮了揮手,帶著白善去了他的書房,只留下了明理在外面看門,“說吧。”

  白善有些好奇的問道:“洛州的官場是出什麼問題了嗎?”

  唐大人疑惑,“何出此問?”

  白善便將鄭辜被抓入獄的事情說了。

  還沒等他說賬冊的事呢,唐大人便已經感覺到不對了,“一出事就抓了?”

  “是。”

  唐大人摸著下巴沈思,“這是有人不高興醫署在洛州紮根呀。”

  官場上自有一套規矩,尤其是地方官場,白善沒在地方官場混過,雖然覺得有問題,但不知道問題有多大,但唐大人知道。

  這個問題大多了。

  有災民吃了醫署的藥吃問題,按照地方上的規矩,最穩妥的作法並不是馬上拿人調查,而是和地方醫署一起診治出問題的災民,還要安撫百姓,然後才是找問題,至於問罪,則是和京城上報,一來二去,兩個月就過去了。

  這種涉及了兩個部門的案件,只能是京城這邊的大理寺或禦史臺派人去調查,若是兩個部門抽不開人手,還有刑部,甚至京兆府的官員也可以借調,但絕對不能地方上的人自己就拿人審問了。

  除非是緊急大案,不然這種破壞規矩的事很容易造成冤假錯案。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