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1章 急信

滿寶沒答應他,而是道:“大掌櫃應該知道的,太醫署能申請到的錢不多,地方醫署開的越多,耗費越大,就算今年朝廷同意增設,那也還有許多地方沒能開設醫署,如果消耗過巨,一些地方恐怕都沒有機會開設醫署。”

  “所以太醫署所有進藥資質都以拍賣進行,前面已經有過三輪,鄭大掌櫃應該已經很熟悉了才是。”

  鄭大掌櫃忍不住道:“但你們太醫署將價錢壓得太低了,對藥材的品質要求又高,我們幾乎是在賠本在吆喝。”

  他道:“我聽說太醫署要改掉規則了。”

  滿寶道:“我沒聽說。”

  鄭大掌櫃和她大眼瞪大眼。

  滿寶:……小樣兒,還騙她說是藥商聽到後消息找上門來的,肯定是鄭太醫說的,她可沒有和白善提起過這點兒。

  鄭大掌櫃:……太醫署都快要定下了,怎麼可能沒聽說?

  倆人正互相瞪眼,鄭大掌櫃的隨從急匆匆的跟隨西餅從外面跑了進來,一看到堂屋上的倆人便立即趕上前,“大掌櫃,藥鋪來了急信。”

  鄭大掌櫃連忙起身,“有急癥?丁大夫不是在嗎?”現在丁大夫的醫術可比鄭大掌櫃還要好一些的。

  滿寶豎起耳朵。

  隨從悄悄看了周滿一眼,附耳過去小聲說道:“是大公子來信了,是急信,似乎是洛州出事了。”

  鄭大掌櫃下意識的看向周滿。

  滿寶睜著一雙疑惑的大眼睛看向他。

  鄭大掌櫃擡手就給了隨從一下,怒道:“那還不快把信拿出來,當這裏是什麼地方?這是大公子的老師!”

  隨從連忙將信取出奉上,“送信的人先去了藥鋪,找不到大掌櫃才送到這裏來的,現在人還在外面,只是有些狼狽。”

  鄭大掌櫃連忙拆開來看,他一目十行的掃過,臉色頓時煞白,幾乎站立不穩。

  滿寶蹙眉起身,上前兩步,“怎麼了?”

  鄭大掌櫃連忙將信遞給她,焦急道:“周大人啊,快想辦法救救鄭辜,這孩子闖禍了!”

  滿寶連忙接過,展開信來看。

  信是鄭辜寫的,有些潦草,應該是緊急狀態下寫的,卻不是寫給鄭大掌櫃的,而是寫給周滿的,擡頭就是師父。

  只不過或許是為了傳輸方便,信封寫了鄭大掌櫃的名字,也是讓下人送到鄭大掌櫃的手中。

  鄭大掌櫃扶著隨從的手軟倒在椅子上,一時手腳發軟,眼前一陣冒星光,他抖著嘴唇道:“我,我可只有這一個兒子。”

  滿寶連生死都經歷過,比鄭大掌櫃要穩一些,她一目十行的掃過,見鄭辜只是被洛陽縣縣令下獄,猜測他此時並沒有生命危險,便收了信看向那隨從,“去將送信的人叫進來。”

  隨從看了一眼他們家老爺這才躬身下去。

  滿寶也看向鄭大掌櫃,放下信,上前拿起人的手就用力的在他手掌的幾個穴位上按,一陣鉆心的疼,鄭大掌櫃眼前發花的世界這才好了許多。

  他擡頭看向周滿。

  滿寶看了看他的臉色後嘆氣道:“大掌櫃,您自己還是大夫呢,以後少吃肉,少喝酒。”

  鄭大掌櫃:……

  他回過神來,慢慢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苦笑不得,“主要事情未發生前我也預料不到身體如此不中用啊。”

  隨從將送信的家丁給帶了進來,他身上很狼狽,應該是很長時間沒有洗漱了,即便現在是冬天,他的頭發也一縷一縷的打結了,或許是身上有味兒,他沒敢進屋,而是跪在了堂屋外面回話,“拜見大人,老爺。”

  滿寶讓他起來了,同時讓他進來,還讓西餅給他倒了一杯溫水,然後才讓他回話,“你回來時你們少爺已經被抓了?”

  “是,那些人沖入醫署要拿人,動作粗魯,直接把院子裏晾曬的藥材都打翻了,少爺自知逃不過,因此讓少夫人在前面頂著,他匆忙寫了一封信交給小的,小的翻了墻到隔壁才跑的,出城時,少爺一家都被下獄了。”

  他頓了頓後跪下,沖著鄭大掌櫃道:“少爺讓小的和老爺說,少夫人已經有了三個月的身孕,他保不保得住不要緊,但一定要保住少夫人。”

  鄭大掌櫃臉色一下灰暗下來,扭頭眼淚汪汪的看向周滿,再沒有了剛才和周滿求資質的意氣風發。

  滿寶盯著那人問:“你們少爺讓你交給我的東西呢?”

  家丁立即伸手進懷,將一個用黑色油紙層層包裹住的東西拿了出來雙手遞上。

  滿寶伸手接過,打開,裏面是兩本賬冊。

  她快速的翻了翻,翻到最後幾頁的采購和用藥,這才合上冊子問:“洛陽有雪災?”

  “是。”家丁抹著眼淚道:“就是因為雪災,城內外受寒的人多,少爺這才大量采購了藥材禦寒。”

  滿寶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扭頭和鄭大掌櫃道:“我現在就進宮,今天似乎是鄭太醫輪休的日子,您回家讓鄭太醫趕緊進宮去。”

  “好,好,”鄭大掌櫃連忙起身,帶著隨從和家丁連忙走了。

  滿寶將信和賬冊收好,讓西餅去備馬,她則轉到正院去換衣服。

  白善還在書房裏等著她一起來紅袖添香呢,聽到外面的動靜不對,拿著書就趕過來,見她正在換官服,怔了一下問道:“怎麼了?”

  滿寶回頭看了他一眼後道:“鄭辜在洛陽出事了,他大量進購了防寒的藥材,但有些災民吃藥後出現了問題,他說他仔細的檢查了一遍,有些藥材就是假的,但他不知道是一開始采購時就混進來的假藥,還是後來被調換的,如今他已經被下獄。”

  滿寶頓了頓後道:“以貪酷采購假藥,戕害百姓的罪民。”

  白善臉色一變,這可是個大罪,若是坐實,不僅鄭家,連周滿這個老師都會受到牽連的。

  他連忙放下書,上前幫她穿衣服,見她還是有些單薄,便扭頭對西餅道:“去拿一件狐裘來。”

  西餅找出一件白色的狐裘,與她紅色的官服正配。

  白善給她系上,心中急轉,道:“這件事不宜鬧大,但僅憑你們太醫署出面是不夠的,洛州是大州,洛陽又有副都美名,只怕不懼你們太醫署,所以你得請大理寺出面,我替你走一趟京兆府,唐學兄對這些事熟,他或許有辦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