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0章 資質

滿寶已經把智忍大師的試探丟在了腦後,開開心心的和白善手牽著手逛街回家。

  這是很正常的事,佛道身上本就有傳教的責任,反正他們的心一直不死,既如此,又何必糾結於此,反而讓自己不能好好的玩耍呢?

  白善看到一個攤主在捏泥人,手上的的泥快速的在他手上成型,圓圓的臉蛋,嬌俏的笑容,再修飾一番,不一會兒就捏成了一個,他滿臉笑容的遞給眼前的主顧,然後繼續揪了一團泥要捏其他人……

  白善立即拉著滿寶上前。

  他看見倆人,目光在倆人牽在一起的手上一掃而過,笑道:“郎君和娘子要不要捏一對泥人?我這泥人有很多種,但單獨的,也有可以捏在一起的,有素色的,也有彩繪的。”

  白善便笑道:“我們要捏三個,一個是一對的,將我們捏在一起,另外兩個是我們獨自的,全都要彩繪。”

  “好好,”攤主笑得眉眼都彎了,看了看周滿後便快速的捏起來,一邊捏還一邊誇周滿,“娘子臉圓潤,真是福相啊。”

  滿寶忍不住和白善相視一笑,攤主看見了,暗暗將這一幕記下,打算一會兒捏成對的擬人時就捏此情態。

  倆人等得無聊,白善便借著袖子的遮擋捏周滿的手指玩兒,“剛才智忍大師與你說什麼了?”

  滿寶道:“也沒什麼,太醫署要增設幾處地方醫署,護國寺想要與我們合作,我給拒絕了。”

  白善微微頷首,“如今國泰民安,國庫並不缺這點兒錢,我們沒必要和僧侶合作。”

  西北的高昌滅了,遼東的高句麗也滅了,如今陛下威名和大晉的國威傳揚天下,至少有當今在時,大晉不會再發生大的戰亂,國內外作亂的人會急劇減少。

  如此,在軍備上的支出會減少很多,更不要說每年因為作戰支出的糧草、藥材等了,這些省下來可以做許多的事。

  太醫署要的這些很少,根本用不到外部的支援,所以沒必要和護國寺合作。

  這會兒又不是戰亂的時候,國家無依,國庫空虛,不得不依靠外力。

  白善扭頭問道:“你們打算在哪些地方增設醫署?”

  滿寶道:“上報了二十五個地方,但我和蕭院正都覺得能批下來一半就可以了。”

  她道:“朝廷已經同意讓我們和兵部合作,將來各軍的軍醫都會送到我們太醫署中培訓兩到三年,而我們太醫署裏的學生也可以選擇到各軍中效勞。”

  白善挑眉,“我沒看到你們的折子。”

  滿寶笑道:“折子是我寫的,他們應該親隱了吧?”

  像這種不是很急,需要來回商討的折子,中書省不會和急折一樣一股腦的往上交,逮著是誰就是誰,反正能上交給皇帝就行。

  像這種折子,他們會親隱,比如老爹的折子,那就不能給兒子批改上傳;弟弟的折子,那就不能給哥哥批改上傳;當然,妻子的折子,也就不能由丈夫批改上傳了。

  滿朝文武中父子、兄弟同朝為官的不少,但夫妻同朝為官的只他們兩個這一對。

  而不巧,白善又是在重要的中書省裏當朝,除了密折外,所有的折子,有用的,沒用的都要過中書省的手。

  即便中書省裏有四位舍人,那經過他手裏的概率還是太高了。

  所以該避還是要避一避的。

  白善也不在意,點了點頭,拉著她站在一旁等泥人。

  倆人都沒看到,邊上一個攤位裏,有人看了他們兩眼,然後隨手買了點兒東西轉身便走。

  不僅他們,連大吉和科科都沒留意到這人。

  攤主細致的將泥人做好,遞給他們,笑道:“不要太陽暴曬,早晚的陽光曬,其余時候就放在陰影裏,可以保留很長時間的。”

  其實最好的辦法是捏好以後燒一爐,使其變成瓷,這樣就可以保存得更久了。

  白善付了錢,謝過之後牽著滿寶的手走了。

  倆人一路逛吃回到家中。

  第二天,滿寶依舊睡到天色大亮才起身洗漱看書,啊,休假的日子真的是太美了,不用上大朝會,也不用趕早進宮點卯,更不用值班,可以一覺到大天亮,好舒服啊。

  然後她才打開書,一頁都還沒翻過去呢,五月便過來稟報道:“娘子,濟世堂的鄭大掌櫃來了。”

  滿寶“咦”了一聲,放下書,“鄭大掌櫃怎麼會過來?”

  她和濟世堂一直關系不錯,便是現在兩家的合作也不少,但鄭大掌櫃基本上不會找到家裏來,因為她只要有空,偶爾也會往濟世堂去,既是交流醫術,也是想問一下他們有沒有接到什麼疑難雜癥。

  滿寶起身道:“快請進來。”

  她到堂屋去見人。

  鄭大掌櫃滿臉笑容的進來,和周滿互相見過禮後就直接了當的問:“周小大夫,太醫署要增設地方醫署了?”

  滿寶:“……你們消息都這麼靈通嗎?”

  八字才有一撇呢,雖然朝中諸公松了口,但具體會給多少個地方卻還未定下呢。

  有點兒懷疑是鄭太醫告訴了鄭大掌櫃。

  鄭大掌櫃就笑道:“這卻不是在下消息靈通,是有個藥商在路上聽到了周小大夫和白大人的談話,找上我來求醫署供藥的資質,我這才知道的。”

  無辜的鄭太醫:……

  滿寶心一跳,不由坐直了身體,“有人聽到了我和白善說話?”

  “是。”

  滿寶蹙眉,他們兩個站的近,說話又壓低了聲音,周圍都是護衛,怎麼還會被人聽去?

  不過世上總有些異人,說不定他耳朵好。

  滿寶看向鄭大掌櫃,好奇的問道:“他求供藥的資質,大掌櫃就來了?他是誰呀?”

  鄭大掌櫃卻笑道:“我卻不是為他來求的,而是為濟世堂來求的。”

  滿寶:“……聽明白了,他是借口來為自己求資質來了。”

  “你們家不是有鄭太醫嗎?”

  鄭大掌櫃卻道:“但於這事上,周大人說的話比鄭太醫管用,周大人若願站我們這邊,那濟世堂的資質就穩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