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9章 頭好疼

智忍還是很高興見到兩位小友的,他的胡子更白了,連眉毛都開始變白了,越發的慈眉善目。

  看到兩位小友,三人便坐在一起說了說話,還論了論經,得知白善此時在修冠禮假,他便很大方的將手中一直轉動的佛串送給白善。

  白善驚詫,沒有接,推辭道:“這串佛珠似乎是大師的舊物,我怎好取?”

  智忍笑道:“於貧僧來說,心中有佛,手中拿著什麼樣的佛珠都是一樣的,但於世人來說,這一串佛珠貧僧拿了幾十年,勉強還是有些價值的。小友不是俗人,但貧僧這一刻卻想送些俗物。”

  白善不由看了滿寶一眼,這才雙手接過,謝過智忍大師。

  戒嗔端了茶水過來,放下後對倆人行了一禮,對智忍送禮的行為視而不見。

  但寺廟中的其他僧人就沒這麼淡定了。

  智忍手中的這串佛珠拿著很多年了,用僧人們的話說就是沾染了佛性。

  不知多少人想求智忍的這一串,不,是其中的一顆佛珠。

  誰會想到智忍大師會這麼輕而易舉的送出去?眼都不眨一下。

  白善收了智忍大師的禮,對戒嗔大師卻更熱情一些,“大師,我有些招式學得不夠好,想要再請教一二。”

  智忍大師就笑瞇瞇的道:“你們去切磋吧,我和周小友下下棋,說說話。”

  周滿其實不想和智忍大師下棋說話,她下棋又下不過對方,沒意思。

  她更想看白善和戒嗔大師切磋和教習,但智忍大師都開口邀請了,總是拒絕也不好,滿寶只能目送他們離開。

  然後她立即拿出棋盤和棋子來,打算速戰速決。

  更喜歡慢悠悠下棋的智忍大師:……

  他無奈的搖了搖頭,笑問:“周大人的性子還是有些急躁,陛下沒有讓你練一練性子?”

  “沒有,”滿寶道:“陛下應該覺得我性子不錯的。”

  她感覺皇帝的性子比她可急多了。

  智忍大師笑了笑,也不耽誤時間,擡手請她先走。

  滿寶也不客氣,捏了一顆棋子後落下。

  落子中規中矩,很守規矩,智忍大師笑了笑,他見過周滿和白善下棋,他們兩個自己對弈的時候,那可真是什麼起招都有,在西域的時候,無聊起來,直接拿出紙筆將各種稀奇古怪的起招都試了個遍然後記錄下來。

  智忍大師沖她笑了笑,慢悠悠的下棋,用棋來磨練她,一點兒不被她的急躁所影響。

  滿寶這一盤棋卻下得大開大合,速度極快,可奈何智忍大師就是不贏,反而慢悠悠的將落子,將她的棋子圍在中間,卻又總是給她留幾條生路,她想要假裝看不見都不行。

  滿寶抓耳撓腮,只能繼續下,下著下著,倆人都撿走了不少棋子,滿寶的心也慢慢安定了下來,開始認真對待棋局。

  智忍大師見她心靜下來了,便笑了笑後也開始認真起來。

  “周大人,聽聞太醫署要在各地增設醫署了?”

  滿寶笑道:“大師消息好靈通,此事還沒定下呢,只是拿到朝堂上議論議論而已。”

  智忍大師笑了笑,和周滿道:“各地寺廟一直有施粥施藥的傳統,若是太醫署要增設地方醫署,或許可與各地寺廟合作。”

  滿寶問道:“這是大師的意思嗎?”

  智忍大師嘆息一聲後道:“護國寺本意是傳揚佛理,引人向善。”

  滿寶笑了笑後道:“朝廷也講善,但我認為在善之前有公正,有法理,以法理治國,天下才能久安。”

  而用了法理,那就不能再摻和宗教,不論是佛,還是道,兩個教派的教義其實都順應了時代,教人自省向善,但絕對不適合與朝政糾纏在一起。

  滿寶直接拒絕了智忍大師。

  智忍大師便道:“將來太醫署若有需要幫助的,只管與護國寺開口。”

  太醫署不同於其他部門,它主要是治病救人,因此護國寺想與他們合作。

  奈何周滿不想和他們合作。

  雖然在某些地方,佛寺的影響力可能比朝廷大,但滿寶並不懼,現在國家安定,國庫雖窮,但並不是空虛,他們慢慢來就是,一點兒也不急。

  她並不想因為急躁而給將來埋下更大的禍患。

  一盤棋局結束,滿寶沒有任何懸念的輸了,於是她很高興的去看戒嗔大師指點白善去了。

  智忍大師其實是有些迷惑的,他和周滿一起去看白善習武,心裏一直想不明白,周滿為何對佛寺如此戒備?

  白善亦是如此,只是談論經文時還好,只要涉及入世和朝政,倆人就瞬間尖銳起來。

  回顧歷史,智忍大師微微嘆息一聲,送走白善和周滿後便讓戒嗔將護國寺主持請來,他道:“太醫署拒絕了你們的合作。”

  主持應該是已經預料到,點了點頭道:“那我們自己施粥施藥就是。”

  智忍道:“論醫術,寺中的僧人與太醫署培養出來的醫者不能相比。”“但信眾會更相信寺中的僧人,”主持道:“而且朝廷未必會願意在普通民眾身上耗費太多的錢銀和藥材。”

  智忍嘆息一聲,微微閉上眼睛道:“當今是一位明君,太醫署現在當家的蕭院正也不是貪酷無能之人。”

  他道:“國家好,天下百姓好,佛祖慈悲,信眾也會過得更好。”

  主持離開。

  智忍沈默的看著,然後擡頭看向靜立在一旁的戒嗔,幽幽嘆道:“為師以為這世間的道理即便我不能參透,也比大多數人透徹,可如今看著你主持師兄和周滿白善之間的認知區別,為師便生出許多的疑惑來。”

  戒嗔不明白,“師父本已經跳脫世俗之外,為何突然又讓心沈浮於紅塵之間了?”

  智忍道:“白善說的對,佛家要的便是入世,我修習佛法,鉆研佛經,將佛理經義譯出為的是傳教,傳教便是入世,既已入世,夙願未曾達到,又怎能超脫而去呢?”

  智忍笑了笑後道:“可這世間的道理就是沒道理,他說佛家要入世,卻不願治下百姓信仰佛道,認為佛與道都蠱惑心智,不利於朝廷開化,但佛道難道就不能開化百姓嗎?”

  戒嗔:……頭好疼,感覺還是武僧最簡單,打架最暢快,要不然下次白善來請教武藝對他溫和一點兒?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