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7章 生病了嗎

長豫驚訝的看向周滿,但她背對著她,讓她看不到她的表情,本來這樣的大夫會讓病人不夠安心的,但長豫卻悄悄松了一口氣,她嘴硬道:“我哪兒有病了,我身邊的嬤嬤說了,懷孕的女子常這樣,這是正常的。”

  滿寶終於還是沒忍住,回過頭來看他,與她道:“胡說,這是不正常的。”

  她頓了頓後道:“懷孕本身就是身體的一個變化過程,身體有變化,那便會產生病和醫理。情緒過於激動,不可控也是一種病。七情六誌都會是病。只是很多人並不在意這些變化,尤其是女子有孕,天下人認為這是一個女人身為女人都要會的事,卻不知道,女子有孕,情緒本就很多變,而情緒的變化是因為身體的變化而引起的……”

  滿寶給她科普了一通懷孕會帶來的生理和心理變化,然後告訴她,作為一個女人她應該怎樣調理自己的身體和心理。

  她現在嫂子生了不少孩子,侄媳婦和侄女們也生了孩子,而莫先生當初就和她說過,做父母可不只是生育這麼簡單。

  其實在未來,生育已經不能作為成為父母的條件,所以對於生育他了解不多,還是因為有周滿的脈案才讓他對這個課題感興趣起來,然後進行大量深入的研究。

  既然如此,自然會連孕婦產前產後的心理和身體護理一並研究了,滿寶跟著莫老師亂折騰,自然也就知道了不少。

  長豫聽得一楞一楞的,她第一次知道原來孕期總是時不時的掉眼淚,煩躁,想踢人,想咬人就是生病啊。

  長豫咽了咽口水,忍不住小聲道:“但其實我還挺喜歡踢駙馬的,我不太想治這個病怎麼辦?”

  滿寶:……

  長豫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頭幾年外面都在傳,說殷或動不動就眼睛泛紅流眼淚的毛病也是病,就是叫你給治好的,原來竟是真的。”

  滿寶很好奇,“病治好了不好嗎?為什麼不想治?”

  長豫歪著頭想了想後道:“我想讓駙馬圍著我打轉,我想看他著急,這也是病嗎?”

  滿寶不太確定的道:“是吧?但我有時候也喜歡白善圍著我轉,也想看他著急。”

  倆人大眼瞪小眼。

  長豫喃喃:“完了,你也病了,然後醫者不自醫。”

  滿寶撓了撓腦袋,“應該不是病吧?”

  長豫不服氣了,“憑什麼擱我身上就是病,擱你身上就不是?”

  有道理,滿寶點頭道:“那你等我,回頭我問問人,讓別人給我診治。”

  長豫就問:“要是病,你治還是不治?”

  “是病當然要治了。”

  長豫躊躇道:“即便心裏不怎麼開心治好也要治?”

  滿寶覺得她今天的問題都好刁鉆,她憂愁道:“我的職業道德告訴我,是病就得治,但我的感受告訴我,人活著最重要的是開心,要是你病著比治好要高興,又不傷人,那就不治?”

  倆人在二樓談了好久,明達久等人不到,只能上來找。

  長豫看見她則有些躲閃,摸著肚子起身,“我先去找駙馬了。”

  候在外面的下人立即伸手將人扶下去。

  明達好奇的問周滿,“姐姐怎麼突然躲起我來了?”

  “不好意思吧,”滿寶揮手道:“不談她了,我得為病人保密病情。”

  明達:“……你開心就好,你們談了這麼久,已經把姐姐的病治好了?”

  滿寶垮下肩膀道:“我又不是神仙,哪兒有那麼快?她沒有治好,不過我可能也病了。”

  明達:……這是什麼發展?

  滿寶沒有詳細說,明達本就敏感,易多思,這種心理上的病還是少在她面前提起吧,她起身道:“走吧,我們下去看看大家。”

  魏玉最後扶著明顯精神了不少,神采奕奕的長豫走的,倒是滿寶蔫了許多,看著似乎是長豫和她的精氣神調換了個個兒,連白善都驚奇起來。

  晚上回屋要睡覺時白善就忍不住問她,“我看長豫公主好了許多,反倒是你怎麼不好了?”

  滿寶道:“她有許多話不好與人說,這時懷孕了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這才生的病,結果她跟我一頓說好了許多,我卻生了許多疑慮,不太知道病到底是不是病了,所以我決定得再翻一翻書,問一問人去。”

  白善便笑道:“她有傾訴之人,你也有啊,來吧,與我說,你有何疑慮?”

  滿寶遲疑的看著他,想看他著急,想讓他圍著自己轉,這種話不好明著說出來吧?

  怪不好意思的。

  白善見她看著他臉色瞬間紅起來,兩邊臉頰嫣紅得像吃醉了一樣。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忍不住笑起來,“怎麼還臉紅了,你們私底下都說什麼了?”

  滿寶被摸了臉,一時難為情的撲進了他懷裏,直接埋頭在他胸前不擡頭了。

  白善就抱著她哈哈大笑起來,胸口振動,讓滿寶的臉更紅了。

  倆人鬧了許久,到後半夜白善擁著她睡下時才猝不及防的再次問道:“你們說什麼了?”

  聲音很低,又是在耳邊低語,滿寶心神放松,一時不察便道:“我也想讓你圍著我打轉,看著你為我著急,這似乎也是病。”

  白善微楞,然後就低低地笑起來,越笑越抑制不住,最後幹脆抱著她大笑起來。

  滿寶回神,一時臉紅不已,果然書上說的不錯,美色誤人,她怎麼就這麼不小心呢?

  白善見她一臉懊惱的樣子,笑得更抑制不住了,抱著她翻轉了一圈後壓在她身上,撐著手臂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眼裏都是笑出來的淚光,“滿寶,你怎麼這麼可愛呢?”

  他低頭在她唇上響亮的親了一下,眼中似乎盛著星星一般的註視著她道:“我也想讓你圍著我打轉,為我著急,還要為我神魂顛倒,這要是病,估計我們都生病了。”

  滿寶一楞一楞的,擡起眼眸註視著他的眼睛,和他深深地對視著。

  白善的頭越來越低,後來彼此能聞到對方呼出來的氣息,他在她的嘴唇上研磨,含著她的嘴唇低低地道:“我們都病了。”

  滿寶反應過來,臉色爆紅。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