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6章 愛哭

鐘繇是誰?

  這話一出,不說其他人沈默,連阿史那將軍都沈默了好一會兒才道:“一位很厲害的書法家,可與書聖王羲之並稱為鐘王,聖賢老子圖就是他畫的,真跡只一幅,但仿品很多。”

  契苾將軍精神便一震,問道:“所以讀書人很喜歡他的字畫?”

  阿史那將軍點頭,“他存世的畫很少,而這幅聖賢老子圖為其中之最,所以更顯貴重。”

  契苾將軍就再次確認道:“所以這幅是真品?”

  阿史那將軍也不是很肯定,因此看向孔祭酒。

  孔祭酒就自傲的點了點頭,正要從這幅畫的筆觸說到印章,結果契苾何力大手一揮就道:“我買了。”

  將畫展出四月還沒賣出去的富商一聽,立即精神一振,暗示契苾將軍道:“這畫有些貴。”

  契苾將軍直接問:“多少錢?”

  聽了報價後的確是貴,不過他也不慫,直接讓人回去搬了兩樣東西來,和富商道:“你是要錢,還是與我以物易物,這些東西都是以前高句麗王宮裏的好東西,比如這一株珊瑚樹,不算世間罕有,但要想買到也不容易,你要嗎,要我就與你換,不要我直接賣了換金銀給你。”

  那富商看了一眼他拿出來的珊瑚和一匣子珍珠,想也不想就答應以物易物了。

  於是孔祭酒只能捂著心口看著那麼好的一幅畫落在了一個連鐘繇是誰都不知道的大老粗手裏。

  連帶著看阿史那的眼神中都充滿了憂郁。

  阿史那將軍也沒料到契苾何力會來這一手,因為知道他這畫是想送給救命恩人白善的,所以也不好出手搶他的東西。

  這畫轉手就被契苾何力送給了白善。

  孔祭酒此時看著畫的目光還帶著失去戀人般的痛惜,他道:“畫是真畫,也是好畫,落在你手裏總比落在契苾何力手裏強。”

  至少白善懂得欣賞不是?

  可還是心好痛啊。

  曾經有一幅能讓自己怦然心動的畫在自己面前,但他沒有錢,以至於錯過了它,再見,它已經是別人的了。

  這樣的好畫,要是在阿史那的手裏,他不僅能時時觀摩,湊夠錢後還能從阿史那手上買過來,但落在白善的手裏,基本上就是白家的傳家之物了。

  再流傳出去都不知道多少年之後了。

  孔祭酒不覺得自己能活到那時候。

  傷心了好一會兒,孔祭酒盯著那畫不動彈了。

  白善只能道:“祭酒若是喜歡,以後可以時常上門來看。”

  孔祭酒的臉色總算是好看了一點兒,點了點頭。

  白善得了這麼一件好畫,自然要請人共賞的,不過他叫來的人不多,就把唐大人,殷或和劉尚書幾個可能識畫,關系又還不錯的人請了過來。

  當然,契苾何力這個送畫的人也請了。

  契苾何力見白善如此喜歡這畫,高興的哈哈大笑起來,吃過酒席後就跑進宮去和皇帝炫耀,“陛下出的主意就是好,白大人很喜歡我送的畫。”

  皇帝就笑瞇瞇的問,“愛卿送了他什麼畫?”

  “鐘繇的聖賢老子圖。”

  契苾何力可算是記住了鐘繇。

  皇帝一聽,有些嫉妒,幽幽地道:“老子是我李氏先祖啊。”

  契苾何力:……

  不過皇帝也就是說說,逗一逗契苾何力罷了,他事情多,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快要過年了呢,今年他完成了好幾件值得慶祝的大事,這個年說什麼也要過好。

  於是他問契苾何力,“將士的撫恤做得如何了?”

  契苾何力:“……臣回頭問一問趙國公和阿史那?”

  這種問題為什麼要問他?

  他不負責後勤好不好?不應該問他何時回草原嗎?

  對了,他何時能回去?

  皇帝便不說話了,和他有點兒話不投機,於是揮了揮手,“愛卿今日吃酒觀禮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契苾何力也起身,臨走前問,“陛下,臣何時回去?”

  皇帝道:“過了年再走吧。”

  他道:“愛卿也許多年沒與朕熱鬧過了,今年好好的熱鬧熱鬧。”

  契苾何力立即道:“臣倒是沒問題,但跟著臣的胡兵總要回家過年,還請陛下賞賜他們一些東西,讓他們帶回去與家人同樂。”

  皇帝想了想,覺得自己的內庫還算充盈,因此點頭答應了。

  遼東之戰他也收獲不少,這一次胡人的軍隊立功不小,的確要給他們一些賞賜。

  哪怕他們之前自己瓜分了一部分戰利品,但私占的和賞賜的是不一樣的。

  契苾何力見為自己的手下爭取到了好處,他便心滿意足的走了。

  冠禮結束,白善和周滿一起送客,最後只殷或幾個留了下來,打算再蹭一頓晚飯。

  魏玉本來要走的,但他考慮到近來公主情緒不穩,於是也留了下來,然後瞅準了空就去找周滿,希望她能為公主看一看,“也不知道是生病還是怎麼了,總是容易哭。”

  他一臉無奈的道:“公主以前幾乎不哭的,伺候公主的嬤嬤說,女子有孕哭鬧是正常的,讓我不要往心裏去,多包容一些就好,但我覺得……”

  他頓了頓後道:“人若是不冷不熱,不病不痛不苦又怎麼會落淚呢?而且還是那麼傷心的落淚,公主肯定是生病了,不然就是哪兒痛苦了。”

  滿寶就問他,“那你問過公主了嗎?”

  魏玉嘆息道:“我問過了,但公主總是說自己哭過一陣就好了。”

  但怎麼可能會好呢?她都生氣的伸腳踢他了,現在是不能好了。

  其實魏玉也很迷茫,他也是第一次當人丈夫,也是初為人父,很沒有經驗。

  滿寶想了想後道:“至親至疏夫妻,駙馬不如多關註公主,有些答案並不需要病人親自說出口,自己得到的答案也是答案的,因為有時候可能連病人都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魏玉有聽沒有懂,他一臉迷茫的看著周滿。

  滿寶則轉身去找了長豫,她將人帶到正對花園的一座樓上,推開窗戶便可居高臨下的看見花園敞軒裏正圍著火爐說話的眾人。

  滿寶背對著長豫道:“我看過你的脈象了,胎兒沒什麼問題,所以你是心理問題,心裏的病也是病,你可願意讓我給你治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