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5章 聖賢老子圖

白善換好了玉冠和衣服出去轉了一圈,被灌了幾杯酒後見滿寶給給他打了一個眼色,他立即找了借口先溜了。

  倆人回到正院,大吉手裏捧著一個長長的禮盒站在門邊,見他們過來便微微躬身,“少爺,少夫人,這就是契苾將軍送過來的禮物。”

  他從一堆禮盒裏好不容易才翻出來的。

  白善推開門,“快拿進來。”

  倆人將禮盒打開,裏面是一卷畫軸。

  白善和周滿都是一楞,沒想到竟然是畫。

  滿寶笑道:“契苾將軍能送什麼畫?還讓孔祭酒的臉色那麼不好看。”

  白善嚇了一跳,不會是些亂七八糟的畫吧?

  他拿出來解開繩子,將卷軸拉開,他一下拉開了三分之一,眼睛微微瞪大,手上的動作便不由放緩,速度也就慢了下來。

  滿寶也看到了,心臟劇跳,從桌子的另一邊繞到白善的身邊,伸手拿住卷軸的一邊,夫妻兩個慢慢展開了畫卷。

  看到畫卷上熟悉的人,倆人一口氣的都憋在了胸口,半晌才呼出那口氣,“是聖賢老子圖。”

  白善楞楞的用指腹摸了摸那筆觸,不可置信的問,“這是……真的?”

  滿寶也不可置信,咽了咽口水道:“真的吧,不然契苾將軍不會這麼自信滿滿的送給我們吧?”

  白善一點一點的描摹畫上的筆觸,滿寶立即和大吉一起將桌子上的東西收了,讓他將畫展開放在桌子上。

  倆人一起彎腰看著它,越看越是驚嘆,“好像就是真的呢。”

  白二郎給白善擋酒,人都快喝糊塗他也沒來,一時生氣,幹脆瞅準空隙就拽住殷或跑了,一起到後院來找人。

  他直奔正院而來,見書房的門窗都開著,就直奔那裏,“賓客滿屋,你們總不會此時看書吧?”

  他一踏進去,就見倆人正彎著腰的看著桌上的東西,頭也不擡的揮手道:“別吵。”

  白二郎和殷或就好奇的上前看。

  倆人也不是不識貨,白二郎一看是一幅還不錯的畫,就瞄向落款處,“咦,鐘繇的聖賢老子圖?仿的嗎?”

  殷或遲疑道:“似乎是真的。”

  白二郎眨眨眼,“誰送的,這麼舍得,這得多少錢才能買到真的?”

  白善直起腰來,彎得太久,一時有些發酸,他揉了揉腰,感嘆道:“契苾將軍送的。”

  白二郎:“哦,難怪他不心疼,那就是假的吧?契苾將軍能買到真圖?”

  白善目中生輝,“那若是孔祭酒給他參考呢?”

  白二郎就不說話了。

  白善給殷或讓開一個位置,“你看。”

  殷或仔細的看了看後頷首道:“很像真跡,不似仿的。”

  滿寶也直起了腰,捶著後腰道:“是不是,請教一下孔祭酒不就知道了?”

  白善立即將畫卷起來放進盒子裏交給大吉抱好,他拉著滿寶就出去,“走,去找孔祭酒。”

  正在宴會,白善自然是不能讓契苾將軍丟臉的,因此只想辦法將孔祭酒拉到了後面,他想好了,要是真的,他就請大家共賞,要是假的,自己人知道就行。

  估計契苾將軍也是當真的買了。

  孔祭酒被白善和周滿拉到書房裏,那盒子一打開他就知道他們想讓他看什麼了,所以當畫卷再一次打開,他便嘆息的問:“是契苾將軍送的嗎?”

  “是。”

  孔祭酒又看了一次畫,再看的時候還是忍不住驚嘆和心儀,他道:“這是真畫。”

  白善眼睛大亮,看著畫驚喜不已,“這樣的畫契苾將軍是怎麼買到的?”

  滿寶也樂滋滋的,“這樣的畫都能傳家了,契苾將軍怎麼不自己留著呢?”

  孔祭酒一臉平淡的道:“因為傻和有錢吧。”

  眾人:……

  白善幾人忍不住看向孔祭酒,“祭酒既然能認出這是真品,顯然是和契苾將軍一起看的,祭酒怎麼不買?”

  寶刀贈英雄,美圖也應該給懂得欣賞他的人,這才物有所值啊。

  這樣的圖也就是送給白善了,不然落在契苾將軍手裏可真是明珠蒙塵了。

  孔祭酒沒好氣的道:“因為我窮!”

  孔祭酒未必是真窮,但契苾將軍是真有錢,尤其是剛結束了征東戰,他得到了不少戰利品,隨便換出一些奢侈品去就能收獲不少金銀。

  這幅聖賢老子圖三個月前突然出現在京城,是在一個富商手中的。

  孔祭酒跟著人來回看了好幾趟才確信是真品,而其他人還在遲疑,既有人覺得是真的,也有人覺得是假的。

  而那富商堅持是真的,他是從一姓司馬的士人手中買的,聽說是出自以前的皇族司馬氏,因此一直堅持價錢,一點兒也不肯降。

  孔祭酒雖然是太子的老師,又是國子監祭酒,但他和同品級的官員一比,那是真窮。

  但,吃穿這樣的東西他是不缺的,可要買字畫這樣的奢侈品,僅靠他的俸祿和職田收入,一年最多一樣吧。

  而恰巧,這幅聖賢老子圖的開價遠高於他一年的收入,所以他沒錢。

  但畫沒有賣出去,他還是跟著人蹭著看了不少次,同時也在湊錢想要買下來。

  恰在此時,阿史那將軍從遼東回來了。

  孔祭酒和阿史那將軍是好朋友,雖然阿史那將軍幾乎不截留戰利品,大每每出戰,皇帝還是會賞賜他不少東西。

  尤其是在他上交戰利品的時候,試想一下,大家一起出戰,其他人都是占三成,分三成,三成送給皇帝,一成可能才上交國庫;而阿史那將軍是分一成給下面的將士,剩下的九成全部上交給皇帝和國庫。

  皇帝當然會心疼他,因此都會大批賞賜東西給他,而賞賜下來的這些東西,阿史那將軍留下一部分,剩下的則全部分給手下的將士們。

  但即便只是一部分,那也比孔祭酒一年的收入多太多了。

  所以他上門去拉著阿史那將軍去看畫,想著他要是喜歡拿錢買下來,那他以後可以時常去阿史那將軍那裏看,將來阿史那不喜歡了,他也湊夠了錢,說不定還能從阿史那手上買過來。

  結果碰巧契苾將軍也在那裏,一聽說是去看畫,他就立即跟上了。

  到了地方後就只看了畫一眼就一個勁兒的問,“這個畫很好看?”

  孔祭酒懶得搭理這種粗人。

  還是同為武將的阿史那將軍低聲解釋道:“聖賢老子圖,是鐘繇畫的,便不為畫本身,光是鐘繇所畫,其價值就不低。”

  沒有文化的契苾將軍就問,“鐘繇是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