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4章 冠禮三

白善擡起頭來,與站在鄭氏身後的滿寶對上目光,他燦然一笑,眼睛彎彎的看著她。

  滿寶被他的美色所惑,楞楞的看著他,反應過來後便抿嘴一笑,回了他一個笑容。

  不少人被白善這一燦爛的笑容迷住了,就是趙國公都忍不住心中贊嘆風姿不錯,以前竟沒有多留意。

  不少站在廊下往這邊看的小娘子和媳婦們都忍不住一再的偷看他,臉色微紅。

  似程二夫人就惋惜的嘆道:“以前沒發現,現在才發覺白大人和楊公子一樣俊美,可惜他們沒有生在一處,不然還可比一比誰更出色。”

  立即有人道:“雖然小白大人也不差,但比之楊公子還是差遠了。”

  “就是,就是。”

  “好久不見楊公子了,也不知他在夏州怎麼樣了?”

  唐夫人身邊的人都憂傷起來,一時沒了說話的欲望。

  連長豫都摸著肚子嘆氣,“楊大人要是在京城就好了,我天天去街口看他,我聽人說婦人懷孕的時候多看好看的人,生下來的孩子也會好看,而且還會長得像對方。”

  明達:“……這是聽誰說的歪理?可別讓姐夫聽到這樣的混賬話。”

  就站在不遠處的魏玉:……不想他聽到倒是說話小聲些啊。

  他無奈的扶額,想要回身去扶長豫下去休息,就聽一旁的夫人憋著笑道:“雖然楊大人不在,但現在也有個俊美青年啊,公主看白大人如何?”

  長豫蹙眉,瞥了眼說話的人,“不怎麼樣,比楊大人差遠了,像他還不如像駙馬呢。”

  她才不要她的孩子像白善呢,不然周滿生了孩子後他們兩家的孩子面貌相像怎麼辦?

  這本沒有什麼,但她不覺得自己生的孩子有周滿生的孩子聰明,畢竟,就讀書上來說,魏玉或許還能和白善比一比,她卻是不能和周滿比的。

  這麼一想,長豫憂愁起來,扭頭和明達道:“怎麼辦,我感覺我們兩家的孩子都比不上周滿的孩子了。”

  她道:“我家是我拖了後腿,你家是白二郎拖了後腿,唉,要不我們和周滿說一聲,讓她遲個四五年再生孩子,這樣我們三家的孩子就不用放在一起比較了。”

  最主要的是,他們的孩子比較大,不管是體力還是智力都要比對方強一點兒,應該不會被欺負吧?

  明達伸手摸了一下長豫的額頭,“姐姐,你這整天想的是什麼?”

  魏玉一凜,生怕長豫說出更多不妥的話來,連忙上前來要扶長豫。

  長豫看見他,心頭不知為何突然特別的委屈,眼淚啪的一下就往下落,一滴一滴,成串的往下掉。

  附近的人都嚇了一跳,驚訝的看過來。

  魏玉卻很無奈,習以為常的掏出帕子來給她擦眼淚,低聲勸慰道:“沒事兒的,我扶公主去休息?”

  明達也嚇了一跳,連忙扶住長豫要幫忙。

  魏玉卻攔住了她,笑道:“多謝公主,我一人就可以。”

  他扶著長豫往花園的方向去,她一邊走還一邊委屈的抽泣,眼淚跟不要錢的往下掉。

  魏玉又是心疼又是無奈,只能默默地攬著她往花園的方向走去。

  明達皺了皺眉,不由去找周滿。

  滿寶還在和白善對視傻笑。

  莊先生看不過眼,輕咳一聲將眾人的目光拉了回來,繼續下一步驟,下一個儀式也是最後一步——給白善賜字。

  字是早就取好了的,但莊先生依舊要當著賓客的面賜字。

  “至善,”莊先生睿智的目光落下,深深地註視著白善道:“大學之道在三者,明明德、親民、止於至善。修習己身是一輩子的事,你素來聰慧,入仕這近兩年來也做得很好,,願你將來如舊,能夠無愧於心,無愧於天地。”

  白善認真的躬身應下,連旁觀的賓客們也忍不住鄭重起來,面色嚴肅的看向白善。

  有人看了看白善後看向莊先生,私下議論道:“也難怪周大人師姐弟三個如此優秀,有師如此啊。”

  “現在莊侍講是太子的老師?”

  “崇文館裏,太子現在只聽兩個人的課,一個是孔祭酒,一個便是莊侍講了,但莊侍講並沒有奉茶,不算老師吧?”

  “一字師也為師,怎麼就不算了?”

  “悄聲些吧,孔祭酒也來了,要說太子的老師,天下也就孔祭酒一人能夠而已。”

  白善的禮成,便先給莊先生磕了一個頭,感謝老師多年來的教導和栽培。

  莊先生站著受了一個,然後就伸手止住他再磕頭,將人拉起來後指著觀禮的孔祭酒道:“去給孔祭酒行禮。”

  白善便過去行禮,執弟子禮。

  孔祭酒只受了半禮,然後笑道:“你老師給你取的字很好,希望你不要辜負了他和你父親的期望。”

  “是。”

  契苾何力將軍從後面擠上來,哈哈大笑道:“白大人,我精心送了你一副禮,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你要是不喜歡回頭與我說一聲,我再給你找一找你喜歡的。”

  白善楞了一下後立即道:“禮物代表的是將軍的心意,既是心意,小子自然是喜歡的。”

  一旁的孔祭酒臉色則有些發青,沒忍住瞥了契苾何力將軍一眼,也看了一眼站在身側的阿史那將軍。

  阿史那將軍歉意的對孔祭酒笑了笑,孔祭酒收回目光,看著白善欲言又止。

  白善看見,不由好奇起來,契苾何力這是送了他什麼東西,竟然能讓孔祭酒臉色這麼難看?

  冠禮已經結束,劉老夫人和鄭氏帶著周家的人請客人們前廳坐下用飯。

  滿寶則和白善一起溜回屋去,他們要將禮服換下,換成家常的衣裳,頭上的冠也要換掉。

  白善將莊先生送的青冠取出,讓滿寶給他束發,倆人都很好奇,“不知道契苾何力將軍送了什麼禮物。”

  “要不找出來看看?”

  白善猶豫,“前面客人還等著呢,等一等吧。”

  滿寶:“讓大吉去找,我們出去轉一圈後回來看一看,能讓孔祭酒臉色發青的禮物,一定是非常特別的禮物。”

  白善也是這麼認為的,同樣壓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點了點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