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3章 冠禮一

皇帝收服高句麗後,威望更重,這一次發火持續了半個月左右,而這一次就是魏知也站在皇帝這邊,因此沒人反駁皇帝的決定。

  因此在最後一個班辛也被判了斬刑後,皇帝胸中的那口郁氣終於散了出來。

  白善見他心情好了,立即提起請假的事,給自己請假的同時也給周滿請假。

  皇帝一聽說他要辦冠禮,這才想起來,“你都及冠了,成年禮是重禮,的確要好好的辦一辦。”

  於是大筆一揮,給了他和周滿每人五天的假期。

  有些大臣不滿,私下裏議論,“白善及冠有假也就算了,周滿憑什麼有?”

  “就是,周滿憑什麼有假?”

  即便他們官位不小,也不是都喜歡上班的,能休假誰不喜歡休假?天下,包括皇帝在這一件事上都是一樣的。

  滿寶收到假期,高高興興的去和蕭院正報備。

  蕭院正只是搖了搖頭便揮手讓她走了。

  及冠是大禮,連莊先生都忍不住過問,問道:“玉冠可準備好了?”

  白善心中一動,笑道:“準備了一些,但還未選定。”

  莊先生聞言便道:“我也給你選定了一頂玉冠,回頭你試一試。”

  白善立即應下,“謝先生。”

  給白善送冠的人不少,連皇帝和太子都各自派人送了一頂來,玉質很不錯。

  白善看過後就收了起來,只取了莊先生送的青玉交給大吉,“告訴祖母,冠禮上我要束這個。”

  “是,”大吉接過,“少爺,這是老夫人擬定的名單,您看還有誰需要添置的?”

  白善伸手接過,因為是補辦生辰,而且朝中剛動蕩過,他並不是很想大辦,所以盡量往簡單上辦,卻沒想到劉老夫人還是請了不少人。

  見白善皺眉,大吉就道:“老夫人說這已經是最簡單的了,少爺和少夫人的親朋不說,像趙國公這樣的人也不能不請。”

  他道:“您現在除了是中書舍人外還是縣伯呢,爵位之中以趙國公最尊,您自然是要請他的。”

  何況兩家還拐著彎兒的有那麼點親戚關系。

  當然,來不來是趙國公的事,但禮數他們是要盡到的。

  而趙國公請了,另外一些人就不得不請了。

  白善嘆息,“大人需要考慮的東西的確多。”

  要他說哪兒有那麼麻煩,想請誰就請誰了,有些不親近的不請便是。但在守禮的劉老夫人看來這就是失禮了。

  白家早有準備要辦冠禮,加上又有周家的人幫忙,要辦起來並不困難,帖子一發出去就行。

  白善和周滿依舊是什麼事都不用操勞,只要聽吩咐去試穿衣服,配合繡娘改一改衣裳之類的就可以。

  家裏就是周四郎都忙得不行,跑回來和他們道:“我預訂了兩只鹿,到時候烤鹿肉吃。”

  滿寶就好奇的問:“你和誰預訂的?”

  周四郎一笑,“趙六公子。”

  連白善都驚奇,“你們怎麼混在一起的?”

  周四郎就道:“什麼叫混在一起的,就不許我們有生意往來嗎?”

  自從周四郎從周滿那裏接觸到西域那邊的大雨後,他就開始走西域那條線,不過他很少走那麼遠的地方,多是和大雨約定了對方和時間。

  他把他們的貨物運過來,周四郎則把中原的土產運過去,雙方以物易物。

  趙六郎雖然已經出仕,多了一筆俸祿,但錢還是不夠花,尤其是他妻子又給他生了一個閨女,感覺錢更不夠花了。

  所以趙六郎便找了周四郎合作,多少能分到一些錢。

  周四郎也喜歡和趙六郎合作。

  京城的紈絝趙六郎基本都認識,京城外的大紈絝,趙六郎也都能說得上話,拿回來的寶石珍珠香料和寶刀等通過趙六郎的手出去賺到的錢比他自己出手多太多了。

  而且他發現趙六郎的名頭似乎比長豫公主的還要好用,在外面喊出長豫公主的名號,有些人未必會買賬,但喊趙六郎的名號,多半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要不是他們之前合作還算愉快,滿寶和長豫公主又是朋友,他都想換合作夥伴了。

  只不過周立君一直表示反對而已,用她的話說是,“不能只看現在,也要看十年,甚至二十年,三十年後的事。”

  她道:“現在趙國公在,趙六郎是國公府的小公爺,將來趙國公不在了,趙家若是分家,那他不過是個侍衛而已。但公主不論是十年後,二十年後,還是三十年後,她會一直是公主。”

  周四郎覺得有理,這才帶著長豫一直玩兒。

  長豫一點兒也不知道自己差點兒被踢下車,她很大方的給白善和周滿準備了禮物,然後提前挺著肚子去吃他們的喜酒。

  沒錯,長豫有孕了,而且肚子都顯形了,魏玉扶著她來,然後避開她悄悄的和白善說,“幫我拜托周大人關照一下公主。”

  白善笑:“我看長豫公主身邊帶了四個大宮女,怎麼,這點兒人照顧她一個還不夠?”

  魏玉就苦笑,“她們怎麼一樣?”

  他道:“也不知道怎麼了,她有孕後口味就變得極怪,先是說夾生的面條更好吃,然後又喜歡吃一些很臭的東西,一個勁兒的說香,現在則是不說吃那些奇怪的東西了,但一聞到酒味兒就陶醉,一個勁兒的咽口水,要不是她知道酒水對胎兒不好,我又看得緊,她就真吃了。”

  白善目瞪口呆。

  魏玉道:“總之問題很多,今天你冠禮,府上用的酒肯定好,用的人又多,我就怕她一個忍不住……你也是知道的,她對吃的東西素來沒什麼抵抗的意誌。”

  白善:……

  他只能應下,轉身去找周滿,將魏玉的話原樣轉告。

  滿寶一聽眼睛大亮,驚嘆道:“竟真有這樣的癥狀,我看有的書上寫女子孕後是有些奇怪的反應,但常見的就是吃酸嗜睡和嘔吐,少有見到其他奇怪的反應,沒想到還真有。”

  白善見她這麼興奮,便無奈的道:“那你去看看?”

  滿寶連連點頭。

  白善道:“記得看住她,公主如今不比從前,可不能胡亂吃東西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