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2章 原因

慶功宴過後朝中的氛圍便立即變得奇怪起來。

  明明已經快要過年,正是高興的時候,結果皇帝先是降旨貶了龔翰林和班侍郎,然後又著令禦史臺嚴查這一次征東戰中糧草所經之地的地方政務和官員作風。

  與此同時,他們班師回朝時帶回來的地方官員被一一審查,除了兩個是被地方大族夾裹被降職外,其余官員不是被流放,就是被砍頭。

  而有三個官員直接被關在牢中,聽說不僅他們會被獲罪,連其家人也要被連累。

  最近太醫院不是很忙,滿寶更多的時間是在太醫署裏帶著學生們做總結,這一次征東戰大家在醫術上的收獲都不小。

  沈浸於學術上,對一些事情便會疏忽,等她發現氣氛不對勁還是因為大朝會。

  滿寶如往常一樣笑吟吟的和人打招呼,然後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靜等皇帝到來。

  唐大人瞥了她一眼,坐在了她左側靠門的位置。

  滿寶就覺得今天的同僚們異常的安靜,雖然平時也不鬧騰,但並沒有今天的肅穆,一大早的見面總要問個好,說說話兒,大到朝務,小到今天早上過來時有沒有用早食,用了什麼早食,口感如何……

  但今天,大家都很沈默,見面只是點了點頭便各自安靜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竟然連話也不說。

  滿寶見狀便扭頭去找唐大人,壓低了聲音問:“這是怎麼了?”

  唐大人:“你不知道?這幾日貶官抄家拿人的旨意可都是你家白善親筆寫的。”

  滿寶:“……不知道啊。”

  唐大人想了想後道:“也是,這事兒說和你們太醫署有關系吧,關系又不是很大,說沒關系吧,又有一點兒關系。說不說的,你們太醫署也改變不了什麼。”

  滿寶好奇不已,“那到底是什麼事兒啊?”

  “陛下將此次征東戰中致糧草藥材延誤的地方官員全拿了問罪。”

  滿寶平淡的“哦”了一聲道:“這事兒我知道啊,班師回朝的時候人就抓了,我們都知道此事不能善了,前線因為他們延誤藥材死了不少傷兵呢。”

  唐大人瞥了她一眼後道:“但陛下對其中三人的處罰尤其嚴厲。不僅判了斬刑,還抄家了,大理寺和刑部最近正在審理此案,陛下的意思是要將其家人流放到遼東呢。”

  而唐鶴之所以知道得這麼清楚,是因為他被刑部借調過去一起查案了,他知道更多隱秘的東西,而這些東西是不能說出口的,至少不能在這樣的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

  滿寶看了看唐大人,下午下衙後就特特的等在宮門口接白善。

  白善難得被接一次,受寵若驚,“你今天在太醫院,不是在太醫署?”

  “我特意從太醫署那邊過來接你的。”

  白善便牽了她的手笑:“我們今天出去吃?”

  滿寶更想回家吃,吃飽了就躲起來說悄悄話。

  但對上白善驚喜的目光,她有些不好出口,只能點頭,“好啊,你想吃什麼?”

  吃什麼都可以,只有他們倆人就行。

  白善牽著滿寶的手上車,讓大吉先把車趕到集市上,此時還不是很餓,他們可以慢慢找。

  滿寶本來還急著想知道更多的內情,但和白善手拉著手走在人群中,那種焦慮就消失了,高高興興的和他逛起街來。

  倆人穿著官服在街上逛了小半天,一直到夕陽快下去了才回家。

  兩家都吃過飯了,還給他們留了飯菜,不過倆人沒吃,而是溜溜達達的回房。

  等洗漱完,倆人都躺在了床上,滿寶才悄聲問他,“唐學兄說陛下對幾人的處罰尤其嚴厲,這是為何?”

  白善也壓低了聲音道:“糧草和藥材延誤時,趙國公發火砍了後勤官,陛下也下旨申飭了沿途的地方官,有些人心慌和心虛,便帶了大量的錢財進京尋找靠山。”

  這個可以理解,滿寶不解,“所以陛下覺得他們貪汙受賄,所以很生氣?”

  “不,若只是受賄,陛下不至於禍及對方家人,”連出手貪汙糧草藥材的犯官皇帝都只處罰了他們自己,又怎麼會特意禍及對方?

  “只是有些人格外大膽,發覺勸說不了陛下之後便想了些別的辦法。”白善目光幽深,“當然,其中不乏他們的私心。”

  “什麼辦法?”

  “太子殿下領著禁軍和眾臣去太原迎接陛下,有人提前給陛下寫了密折,告太子私調軍隊前往太原,很可能是要在太原城門口伏擊陛下。”

  滿寶一聽嚇了一跳,從床上爬了起來看他,“你是說我們進太原時差點兒打起來?”

  白善道:“陛下要是對太子多生一絲疑慮,說不定就發生父子相殘的畫面了。”

  歷史上又不是沒有過這樣的事。

  他道:“昔漢武帝與戾太子不就是如此嗎?”

  漢武帝是真冤枉戾太子,但戾太子為何在其孫子登位後大臣們還給其定謚號“戾”?

  不就是因為他遭受不白之冤後不想著去辯白和自省,反而起兵作亂,坐實了被誣陷之事。

  而以太子以前的秉性,他要是被冤枉,皇帝還信了,難保他不會和戾太子一樣順勢而為,直接就反了。

  到時候即便後來能查出太子是冤枉的,父子也已經相殘,破鏡難重圓,太子反過,極有可能落得和戾太子一樣的下場。

  滿寶仔細的想了想,“當時陛下沒什麼反應啊。”

  白善就擡手敲了一下她的額頭,道:“要是有反應才糟呢,當時我們都跟隨陛下左側,一旦起了沖突,最先遭殃的就是我們這些近臣。”

  滿寶憤憤,“這些人其心可誅,不僅想要包庇貪官,竟還想搞亂朝政!”

  白善深以為然的點頭,“這事知道的人不多,龔翰林和班大人現在是大理寺和刑部共同審理,除了兩部的首官,也就殷大人和唐學兄,以及魏大人知道一些,連趙國公他們都沒露出風聲去。”

  滿寶立即心領神會:“我一定不告訴別人。”

  白善就沖她一笑,倆人蓋著被窩說悄悄話,“這一次的事情不小,朝中可能會動蕩一段時間,所以我打算冠禮也盡量簡單些,不必請很多人來觀禮。”

  滿寶:“那請假怎麼辦?”

  “我去請,等忙過這一陣就請,”他拉著滿寶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輕聲笑道:“你別看現在陛下生氣,等過一段時間我想他就會高興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