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1章 貶職

白善伸手牽住她的,笑道:“我們也回屋吧。”

  滿寶就和他牽著手回去了。

  倆人簡單的洗漱了一下,滿寶趴在床上翻著一本日歷看,“祖母說要給你補冠禮,你說選什麼日子好?”

  白善也趴在她身邊看,翻了好幾頁後道:“這幾日都不行,才我出宮前古大人派人悄悄和我說,明日陛下要擬旨,只怕有大事。”

  他頓了頓後道:“而且遼東之事還有些尾巴需要善後,只怕這一二旬我都抽不出時間來,朝中的人也抽不出時間來。”

  “再往後就要過年了。”

  白善就笑道:“不如與你的生辰禮一起?”

  滿寶:“那到底是給我過生辰,還是給你過?”

  而且今年滿寶是過十九歲,並不怎麼隆重,她早上吃個長壽面,親朋們吃個飯就行。

  白善想了想後笑道:“那便在你的生辰的前一天如何?”

  滿寶瞥了他一眼,問道:“你要請假嗎?”

  白善連連點頭,道:“冠禮是有假期的。”

  大晉就是這麼人性化,成人禮是大禮,因此男子及冠,學中的學生有學假,朝中的官員有官假,反正就是有假期,而且一申請就能批準下來的那種。

  白善想到連著幾個月來的辛勞,心中就忍不住雀躍起來,“我們許久不休沐了。”

  他靠近了些,身子半壓在她身上,聲音低低的道:“難道你不想休息嗎?”

  滿寶還真有些心動,連連點頭。只是有些擔心,“我也能請假嗎?”

  白善想了想後道:“我給你請。”

  於是白善第二天上衙開始就時刻準備著請假的事,他想,最近皇帝肯定高興,說不定此時提出來他一高興就答應了。

  誰知道第二天一早他進宮後,皇帝將他叫去擬旨,卻是連降兩道貶官的旨意。

  白善仔細的看了看自己才寫下的旨意,一位是翰林院五品侍講龔焱,白善回想了一下,龔焱他知道,他在翰林院時還是他上官的上官呢,他直接被下放到地方做縣令去了。

  還有一位則是門下省的侍中,班辛班大人。

  門下省兩位侍中,正三品,位置僅在魏大人之下,已經是國之肱骨,他卻被直接貶到商州做知州。

  白善靜靜地看著,直覺這不是因為征東的後勤糧草的問題,他們都知道,征東之戰中,後勤的問題主要在地方上。

  一些地方習慣性的一手遮天,截留路過的糧草藥材,這才造成糧草和藥材遲遲不能到達前線。

  班師回朝的路上,皇帝已經著令趙國公將這些地方官都帶上了,此時許多人都在牢裏關著呢,還沒來得及調查,皇帝不會這麼急著處理他們的。

  而且這兩道旨意並沒有他們被降職的具體原因,只是說他們用心險惡,趨炎附勢,為一己私利不顧國家安定雲雲。

  要不是白善全程參與了遼東之戰,幾乎要懷疑這兩位大人暗中勾結高句麗出賣了大晉。

  但仔細一想卻覺得很不可能,只要他們圖什麼呢?

  除非他們圖財,高句麗也就能拿出錢來收買他們了。

  白善想到這裏心中一動,但還是老老實實的將旨意擬好,然後將聖旨送去門下省審核。

  白善在門下省停了停,繞過最近的一個辦公房,親自將一沓公文交到了魏知的辦公房裏。

  魏知案桌上堆了不少公文,看到白善手裏的公文不由蹙眉,“白舍人怎麼親自來送公文?”

  白善道:“有幾封重要的公文需要魏大人親自批閱。”

  魏知聞言放下筆,伸手接過,一般這麼說的,多半是密旨,由中書省的專人護送,門下省的專人批閱,再由專人送下去。

  來的時候,白善多拿了兩篇公文,魏知一目十行的掃過,待展開最後兩封聖旨時他便頓了頓。

  他微微蹙眉,“陛下這是什麼緣由?”

  白善:他哪裏知道?就是因為不知道才親自送來找魏知好不好?

  魏知按下折子,思考了一會兒後道:“白舍人回去吧,此事我知道了,我會做出批閱的,到時候親自呈給陛下。”

  白善便告辭離去。

  魏知想了想,還是將兩封聖旨帶上去找皇帝。

  皇帝就知道他會找來,說真的,皇帝微微有些後悔的,那兩封折子他就不應該燒這麼快,應該留著給魏知也看一看的。

  不過他面上並不慫,一臉理直氣壯的道:“此二人心思不純,不堪用。”

  魏知:……能進官場的,有幾人心思單純?

  就是周滿白善這樣的都還會為自己的前程和利益努力呢,怎樣才算是單純?

  不堪用更是無從說起,不說龔翰林,人家是進士出身,學識能力都沒得說,不然也不會考中進士後又進翰林院;

  更不要說班辛了,他在門下省位置不低,每天不知要過手多少折子政務,是魏知的左右手之一,怎麼可能不堪用?

  魏知靜靜地看著皇帝。

  皇帝默默與他對視,最後揮了揮手,連古忠也沒留的讓人退下去,他和魏知單獨說話。

  “朕回到太原前收到兩封密折,言太子監國跋扈,大搞一言堂,且與禁軍侍衛們過從甚密,”皇帝道:“太子有調遣軍隊在太原攔截朕的嫌疑。”

  皇帝看著魏知問,“太子監國,魏卿為相,應該知道太子行事如何吧?”

  魏知道:“太子殿下並無逾矩之舉,便是遠赴太原接駕也和臣等商議過。”

  他頓了頓後道:“陛下出征多日,您身上又有舊傷,遼東苦寒,太子殿下是擔憂您受不住天氣寒冷舊疾復發,這才提前帶著人去太原接駕。臣等都是同意了的。”

  皇帝微微點頭,“所以卿看,他們該不該貶?”

  “陛下可問過二人,折子果然是他們寫嗎?”

  皇帝道:“折子是匿名傳上的,但這事是殷禮查出來的。”

  魏知就不說話了,殷禮的能力毋庸置疑,如果是他查出來的……

  魏知心裏信了五分,但依舊不相信自己的人會做出這樣的事,因此道:“陛下,臣要當面問一問班大人。”

  皇帝道:“去吧,朕也想知道他是為什麼。”

  魏知便拿著聖旨轉身而去。

  奪位是大事,魏知一直禁止門下省的官員參與進去,就是太子和恭王鬥得最厲害的時候門下省都沒卷進這場紛爭中,現在太子已經坐穩了位置,班辛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