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0章 誇獎

滿寶沖她微微點頭,錢氏這才謹慎的道:“孩子嬌弱,我雖生得多,但每個孩子都是不一樣的,我也不敢保證我那些法子就有用,不過是養孩子多了便知道些小竅門。”

  她道:“孩子不能熱,也不能冷,得時不時的摸一摸後背和手心,後背要是熱了就去衣裳,手心要是不夠暖就加衣裳,要用燒開的水,不能喝生水,也不要喝陰陽水……”

  這些養孩子最基本的知識她們這些做母親的自然也知道,但此時卻都聽得很認真,就是皇後都忍不住豎起耳朵來聽。

  “我也是粗養,更多的就不知道了。”錢氏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倒是夫人們養得精細,應該比我更知道些才對。”

  “話不是這麼說,我看粗養的孩子倒比嬌養的孩子更康健些。”

  “是啊,是啊。”

  錢氏卻不這麼認為,看滿寶就知道了,她那樣的身體,家裏敢粗養嗎?

  自然是要嬌養的,需要很仔細很小心的養才能把人養好。

  她們就養孩子的話題討論起來,滿寶站在背後聽得一楞一楞的,感覺她們比她這個醫者還厲害呢。

  皇後微微一笑,問周滿:“你婆婆和你侄女也進宮來了?”

  滿寶回神,立即應是。

  皇後就表示見一見她婆婆和侄女。

  於是滿寶高興的出去扶著鄭氏進殿來。

  皇後看了看鄭氏,她閱人無數,自認還是有識人之能的,鄭氏面龐如銀月,眉目慈仁,只是一看便讓人心生好感,一眼便知是個脾氣極好的人。

  皇後忍不住一笑,難怪明達總說周滿運氣好,生長的地方好,嫁的也好,因為不論是前者還是後者都恰當其分。

  這世上,最好的並不是榮華富貴,而是恰恰好。

  皇後沖鄭氏招了招手,拉著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後和劉老夫人道:“夫人好福氣,不僅孫媳婦娶的好,兒媳婦也娶得好。”

  劉老夫人聞言也一笑,笑著應是,跟著皇後一起誇鄭氏。

  鄭氏臉都紅了,微微低下頭去站在一旁,有些許局促。

  下面坐著的命婦們看著快四十的鄭氏面容卻還如二三十歲的少婦一般嬌艷羞澀,也不由在心中感嘆,白家還真養人,看來是真善了,寡居多年的兒媳婦還能如此無憂無慮,可見劉老夫人的手段和善心。

  皇後松開了鄭氏的手,又去看周立如,誇了一句,“這一次東征你跟隨你小姑立了不小的功勞,如今看著人也長進了不少。”

  周立如低頭寫過。

  皇後就和劉太夫人道:“太夫人運氣好,得了一個好孫媳。”

  劉太夫人笑起來,連連點頭道:“是啊,所以說縣君教導有方,家裏孩子都教得好,倒是便宜了我。”

  錢氏和劉老夫人借著這個話題融入了大家,等命婦們都往大殿去的時候,倆人已經和大家成了最基本的朋友。

  甚至有人邀請劉老夫人和錢氏上門去做客。

  皇後微微笑了笑,等她們離開後便去見皇帝,她要和皇帝一起出場的。

  皇帝還在太極殿中辦公,他翻過手中的折子,和太子道:“批得不錯,朕才回京,這些政務就暫時還由你管著,朕要休息幾天。”

  太子沒有推辭,直接應下了。

  皇帝就揮了揮手,讓太子退下去,“去準備一下吧,宮宴就要開了。”

  等太子離開,皇帝就將壓在最下面的兩封折子取了出來翻開看,他臉色微冷,讓古忠將火盆移過來。

  他將兩封密折丟進火盆裏,看著它們都被燒成了灰燼,這才起身,“明日讓白善進宮來,朕有旨意。”

  古忠立即彎腰點頭,“是。”

  皇帝起身去換衣服,正巧碰上皇後也在梳妝,他冷肅的臉上便露出笑容,立即挽了袖子上前替皇後插簪子。

  皇後從銅鏡裏看皇帝的臉,問道:“陛下臉色看著不好,今天不是應該高興嗎?”

  皇帝將簪子插好後笑道:“誰說朕不高興的?朕如今不僅得了遼東,還得了如此多的良臣美將,太子也可堪大用,朕高興不已。”

  皇後擡起眼眸,從銅鏡裏註視皇帝的眼睛,夫妻倆遙遙對視一眼,都微微一笑。

  皇帝伸手輕柔的摸了摸她的頭發道:“你別憂心,蕭院正說你入冬以後身體又不好了,太子千好萬好,只一點不好,總是讓你憂心。”

  皇後就道:“陛下這就冤枉大郎了,讓臣妾憂心的不是他,而是您。”

  她道:“臣妾聽聞陛下親上前線,不止一次的身處險境,而且前線的糧草後勤還出了問題……”

  皇帝拍了拍她的肩膀,止住她要說的話,“朕知道,這次是朕的不是。現在朕回來,什麼也不幹,就陪著梓童好好的養身體如何?”

  皇後無奈的道:“陛下怎能放下國事?”

  但她也沒有特別的拒絕,皇後被哄得很高興,高高興興的和皇帝去了宮宴。

  這一場宮宴是慶功宴,主角自然是在征東戰場上立了功勞的眾臣,連魏知等人都成了陪襯。

  不過除了他們,還有一人被皇帝特別點名表揚,那就是太子。

  皇帝禦駕親征這麼久,京城這邊是太子在監國,其實這已經不是太子第一次監國了,但一定是這麼長時間的監國。

  而事實證明,他做得還不錯。

  皇帝很滿意,連魏知等人都很滿意,因此對皇帝的表揚沒有表達出異議。

  大家熱熱鬧鬧的吃了一場慶功宴,一直到亥時,眾臣才陸續告辭離宮。

  滿寶他們回到家世都快子時了。

  老周頭還沒睡下,聽見動靜就跑出來拉著錢氏問,“怎麼樣,還好吧?皇宮裏面是不是特威嚴?”

  錢氏:“你閨女天天進宮,你怎麼不問她?”

  老周頭道:“滿寶是當官的,眼界與我們又不一樣,我問她有什麼用,自然是問你的。”

  錢氏就笑道:“挺好的,宮裏的人都還和善,就當做鄉裏的貴人來處,尊敬點兒就行。”

  老周頭就放下心來,扶著她往回走,“那我下次見到那些大人也這麼幹?”

  錢氏點點頭,“滿寶和他們是同僚,你不要太彎腰,我們也不倨傲,那就是不給滿寶丟臉了。”

  見他們說著話走了,滿寶就撓了撓腦袋,就沒人關心她一兩句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