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6章 及冠禮

太子並不是一個人來的,他帶了不少人來迎接皇帝。

  父子倆在太原城門口成功會師,一起進入太原城中休整。

  滿寶他們上次過太原都是匆匆而過,這一次卻會在此多停留一天,所以才住下,他們三人便相約一起上街上逛去了。

  劉煥也邀請了周立如一起去玩兒。

  白二郎想給明達帶一些土特產回去,因此特別熱衷逛這裏的小攤和小店。

  滿寶跟在他身後也看得津津有味,當地的土產一般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吃食了。

  所以最後白二郎沒買到什麼好東西,倒是滿寶和白善跟在後面吃了不少東西。

  白二郎看了看倆人的肚子問白善,“你的傷好得這麼快?”

  白善面不改色的道:“我年輕,身體好,恢復得快。”

  此時,契苾何力也在和阿史那等人道:“從未覺得年長,但此戰過後的確感覺年紀大了,比不上那些小年輕了。”

  便有將軍笑道:“契苾將軍何出此言,您可是我大晉出了名的猛將啊。”

  契苾何力搖了搖頭道:“不說軍中出的新貴薛貴,就說白善,一個文臣,中了兩箭,恢復的都比我快。”

  便有將軍嘴快的道:“他年輕嘛,將軍何必與他比?”

  這話一出,眾人一靜,連素來穩重的阿史那將軍都不由瞥眼看向對方。

  將軍這才反應過來,摸了摸鼻子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白大人畢竟比我們都年輕,聽說還未及冠了,這個年紀的小夥子恢復得最快了,想當年我十幾二十歲的時候,胸前被劃了一刀,都沒有周太醫這樣的醫術,隨便糊弄點金瘡藥,不到十天又能上陣殺敵了,當時那刀可是見著骨頭了。”

  “這有什麼,我胸前中箭,將箭羽折去,片刻便又能回身殺敵了。”

  於是契苾何力將軍的感慨變成了將軍們的憶往昔和炫耀。

  作為將軍,身上的每一道傷痕,只要那一場戰不是輸的,那都是功績的表現。

  契苾何力將軍撇了撇嘴,扭頭拉著沒有參與話題的阿史那道:“我不知聽誰說起過,白善的生辰過了,他已經及冠,你說我該送他什麼及冠禮物好?”

  有京城來的官員好奇,“契苾將軍怎麼想起給白大人送禮?”

  他是陪著太子來迎接皇帝的,並不知道戰場上的事。

  契苾何力便嘆息道:“此一次多虧了白大人,要不是他扯了我一把,那兩支箭就要射我身上了。”

  “這是救命之恩啊。”

  阿史那道:“白大人也說你對他有救命之恩呢,我看你們倆的恩情互相抵消一下就可以了。”

  契苾何力:……

  話是這樣說,契苾何力將軍還是留意起各種東西來,想著送什麼東西給白善做成人禮比較好。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於是契苾將軍的手下到處搜羅好東西,只要聽說有好的,立即拉了錢去看,合適就買下來送給契苾將軍。

  他這麼大張旗鼓的折騰,鬧得皇帝和太子都知道了。

  皇帝就召了他去問,“你這是要幹什麼?東征打下的好名聲都要叫你敗光了。”

  契苾將軍一聽,立即道:“臣出錢了的,那些商人的東西總要賣,臣有喜歡的,又不是強取,也未強買,怎麼不行?”

  皇帝就沒好氣的問:“你哪來這麼多的錢?”

  契苾將軍沒說話。

  皇帝便語重心長的道:“卿等為國征戰,朕不欲過於嚴格,但你等也不能顯露太多,回去以後禦史臺和魏知等人還等著找錯處呢。”

  皇帝這次帶出去的人,除了阿史那將軍一板一眼的將自己收上來的戰利品全部交給皇帝外,其余人誰沒有帶著自己的手下分戰利品?

  包括趙國公,他自己就分了不少,同時還悄悄的給皇帝送了點兒,再給醫帳一些,搜刮下來的戰利品基本就分完了,能歸到國庫裏的沒多少。

  皇帝自己以前就領兵打仗,自然知道身為將領還要養著底下的兵士,所以對這種事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反正大家都還算公正,東西並不是自己拿的,都會分給自己的手下,一級一層的下去,到普通士兵手裏,他們也能分到一些東西。

  這種戰利品一般都要先堆在庫房裏兩三年,等風聲過去了再拿出來用,到時候禦史臺的人也早忘了這事兒。

  可契苾何力倒好,現在還沒回到京城呢就開始拿出來換東西了,嫌動靜不夠大?

  所謂子不教父之過,臣子不肖,自然也是君王的錯了,回去以後,魏知一定會這麼罵他的。

  所以為了自己不挨罵,皇帝只能制止契苾何力的行為了。

  他道:“京城什麼好東西沒有,非得在班師回朝的路上買?”

  契苾何力:“臣就想給白大人準備一份及冠禮。”

  皇帝這才驚覺,“白善及冠了?”

  他看向古忠。

  古忠彎腰笑道:“是,路上周大人和駙馬還給白大人過了個簡單的生辰呢。”

  皇帝便道:“及冠是大事,便是不好在路上舉行冠禮,回去也要補辦的吧?朕記得他的先生給他取了字?”

  還是古忠笑道:“是,隱約聽說叫至善。”

  皇帝便哈哈大笑起來,樂道:“倒與他的名字極配,希望他將來人品一直如此吧。”

  古忠低頭彎腰笑著應了一聲“是”。

  皇帝想了想後道:“你送他那些金銀寶石都沒用,悄悄你要搜羅的那些,不是寶刀就是寶馬,他又不是武將,並不稀罕這些東西,你要送,就去找些孤本名畫來送他,那才是投其所好。”

  契苾何力瞪眼,“這樣的東西上哪兒找去?”

  商人們手上很少有這樣的東西,而且就是有,也不知真假,他可不敢買。

  皇帝便笑道:“你還不算笨,這樣,你不要在路上買了,行軍路上能有什麼好東西?等回了京城,你去請教孔祭酒,他肯定知道哪裏有好東西,到時候你買了東西來讓他多看兩眼他就高興了。”

  契苾何力轉了轉眼珠子,小聲道:“陛下,我和孔祭酒沒交情啊。”

  “阿史那有,你去找阿史那。”

  阿史那歸降後一直很喜歡讀書,因此時常和孔祭酒請教,一來二去倆人就成了朋友,在那裏是有一些面子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