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5章 班師回朝

皇帝猶豫了兩天,將朝中的人扒拉了一遍,發現沒人比牛刺史更合適這個位置,便下了任命書。

  任命書還是白善寫的,交由門下省審核過後便發了下去。

  牛刺史連跳四級成為了安東都護府都護,直到詔書到了他手上,他才知道是白善舉薦了他。

  他想了想後從自己搜刮來的戰利品裏挑出一箱子來,悄悄的讓人給周滿送去了。

  滿寶收到這一箱子戰利品還很高興,立即興沖沖的讓人擡著要去和醫帳的人分了。

  結果出了門才知道這東西不是給醫帳的,而是單獨給她的;

  但給她並不是因為她醫術精湛就活了誰,而是因為白善舉薦了牛刺史。

  滿寶撓了撓腦袋,便讓人將箱子又擡了回去,等白善回來就問他,“這禮要不要收?”

  “不收,”白善道:“這是受賄,不能開了這個頭,而且我在陛下面前舉薦牛刺史是因為他的確適合,而不是為了這一箱的禮物。”

  滿寶就讓人將東西再悄悄的擡回去了。

  但這會兒大家同住在國內城的前後左右院裏,這種事瞞得過皇帝,一定瞞不過左右上下的鄰居,更加瞞不住殷禮。

  殷禮知道了,皇帝也就知道了。

  他微微一笑道:“白善為可造之才,這一次東征,朕最大的收獲並不是遼東,而是為朝廷培養了一個白善,知道了營州的刺史,還有就是薛貴這一員猛將了。”

  殷禮笑道:“恭喜陛下獲得良臣美將。”

  安排完地方上的事,皇帝便讓欽天監算班師回朝的吉日,大家收拾收拾要回京去了。

  皇帝將所有高氏族人都帶上了,除此外,還點名了不少高句麗的舊臣,讓他們一起打點行李去中原。

  他們會被分散開安排在江南一帶,而遼東一帶同樣是地廣人稀,皇帝已經想好,等回去以後要從中原一帶挑選出一些流民或者失地的佃農遷移過來。

  遼東一帶雖然也有不少漢人,但貊人和扶余人更多,因此他們需要更多的漢人。

  貊人和扶余人也需要和漢人學習耕種,紡織等各種技藝。

  只要他們都習漢語、讀中原的典籍,總有一天他們也會聽從中原統一的統治。

  廣王和高句麗王都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強烈表達過反對,但皇帝和晉國的將臣都將他們說的話當放屁,如今他們手上沒有兵權,離開了高句麗,連祖上一直積累到現在的威望和人脈也全都要消失了,他們還能怎麼反抗呢?

  倒是高二王子說話還管用一些,他也表示了反對。

  皇帝對高二王子就要和藹許多,溫和的與他道:“朕想著你父母親人若在長安,將來你盡孝也方便點兒。等回到京城你還會領兵在外,有你父母在,你也可無後顧之憂。”

  高二王子聞言楞了一下後低頭應了一聲“是”。

  滿寶等他走了才進正殿給皇帝請平安脈。

  皇帝也就這麼一說,高二王子信不信她不知道,反正她是不信的。

  高句麗王做大王的時候高二王子都能夠背叛,更不要說現在了。

  他要是真懷疑皇帝是想扣押廣王和高句麗王做他的軟肋,便會什麼都不做,就讓皇帝這麼認為。

  不過皇帝和周滿顯然知道高二王子的為人,即便他表現得一臉痛苦。

  皇帝有些累了,就閉上眼睛給周滿把脈。

  滿寶聽了半晌,又和古忠了解了一下皇帝最近的飲食起居,便和皇帝道:“陛下應當少思慮,多休息,您這是勞累過度了。”

  皇帝就睜開眼睛看她,“朕倒是也想休息,奈爾沒有時間啊。”

  滿寶道:“將事情交給別人去做就是了,臣看趙國公最近就挺閑的。”

  皇帝忍不住笑,“趙國公怎麼惹到你了?在這兒與朕告他的刁狀?”

  滿寶沒回答,真要說了趙國公的不是,顯得她多小氣,睚眥必報似的。

  她轉移開話題道:“陛下,契苾將軍的傷口結痂了。”

  皇帝就松了一口氣的模樣,扭頭和古忠道:“記下此事,傍晚用飯前朕要去看望一下契苾將軍。”

  “是。”

  滿寶沒給皇帝開藥,是藥三分毒,勞累過度最需要的是休息。

  於是滿寶給開了兩張藥膳方子,然後給皇帝開了多睡覺,少思慮的方子便走了。

  皇帝只看了一眼藥方就收回了目光,他也想睡覺和少思慮,但也要他有這個條件啊。

  他帶出來的人還是太少了,國內城還有許多事情沒處理好呢,現在就已經在準備班師回朝的事宜了,哪裏有多余的時間?

  最近連方便都要抓緊時間,瞅準機會出去。

  皇帝仔細的想了想,覺得自己這日子過得太苦了,於是抽了一張白紙過來給太子寫信抱怨。

  主要是抱怨現在事情太多,他連睡覺的時間也沒有,告誡他不要以為皇帝是那麼好當的,要當好皇帝就得時時自省,還要做好自己的分內之事。

  不過皇帝也是人,也不可時時操勞,我只希望我兒將來不必和朕一樣東征西討,而是直接穩坐龍椅,等待四方來朝。

  皇帝津津有味的寫完,感覺好了許多,於是繼續點頭去看折子。

  欽天監算了個好日子,大家啟程回朝了。

  走到幽州,皇帝派人將絕大部分高氏王族的人和高句麗舊臣及其家人等送到江南,他們則帶著剩下的人往長安而去。

  太子提前到太原接皇帝。

  他是收到皇帝的信以後出發的,不顧魏大人等人的勸誡,一路到了太原,本來要不是左右一直攔著,他都想去幽州接。

  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見父親說當皇帝苦,心裏很高興,覺得沒有老三在的日子,他和父親的關系的確好了許多。

  去的時候滿寶都是騎馬,回來的時候她則多數時候在車裏,一是外面冷,二是她好困,想睡覺,所以一直窩在車裏。

  大軍還未到達太原,便有士兵飛奔來報,“陛下,太子殿下在太原城門應急陛下入城。”

  皇帝合上手上的告密折子,微微點頭道:“好,傳令下去,全速前進,前面不遠就是太原城門了。”

  “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