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4章 推薦

這一場會議高二王子和高五王子都沒參加,所以不知道高氏王族的處置方法,等他們知道的時候,名單都快整理出來了。

  他們會跟隨大軍一起回中原,然後中途分開,被選中的人一路南下,正好,到了地方後正好是春天,可以分土地耕種。

  牛刺史和薛貴帶著兵馬回來了一趟,然後皇帝分給了他們更多的兵馬,讓他們兵分兩路南下和東進,拿著高句麗王投降的國書將所有城池都下了。

  等新羅和百濟收到消息時,牛刺史已經將平壤都收了。

  新羅王和百濟王大驚,一邊悄咪咪的伸手將接壤的一些小城鎮給收了,一邊派人拿著國書和貢品去國內城朝見皇帝。

  但比他們使臣團更快的是薛貴和牛刺史的彈劾折子。

  以為悄悄伸手他們就不知道了?

  誰都不是傻子,出來之前他們可是拿到了高句麗王給的疆域圖,其中已經去掉了秋前被兩國攻占的城池和地方。

  新羅也就罷了,好歹它一直奉大晉為尊,大晉讓他出兵,他也出兵了,雖然出的兵馬少,但好歹在滅高句麗這一事上有貢獻,大晉的君臣勉強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放過。

  但百濟是怎麼回事?

  於是,在百濟的國書到達國內城前,大晉的訓斥詔書先到了百濟。

  皇帝歷數他們的罪過,讓他們將這段時間占的高句麗國土還給牛刺史,不然後果自負。

  至於新羅,皇帝沒有出聲訓斥,收下了他們的國書和貢品後回了一些東西給他們。

  百濟憋屈得不行,但牛刺史的兵馬已經收了平壤後南下,直接停留在邊界,懾於大晉威嚴,他們不得不退兵離開,將才占下的城池交還給大晉。

  至此,大晉才算真的將高句麗王國全部收回。

  通過和趙國公等人的商量,皇帝在高句麗的土地上設哥勿州都督府、遼城州都督府、建安軸都督府和安東都護府。

  之所以設立都督府,而不是州郡,就是因為這幾個地方打下來的很容易,轄內的勢力皇帝雖然移走了一部分,但依舊有很多的頭領。

  便是高句麗在時,他們也很難越過這些地方頭領直接管轄地方政務,當地的百姓也更願意聽從頭領的管轄和命令。

  而這些頭領和管轄內的百姓都有七拐八繞的親戚關系,皇帝可以將一些地主、官員和富商移到內陸,卻很難動這些民族頭領。

  否則一個不好,才平定的地方只怕又要起戰亂。

  所以在查閱過大量的資料,以及和高句麗的舊臣充分了解過後,以白善為首的文官建議皇帝穩妥統治,待將來這些頭領和百姓足夠漢化之後再徐徐圖之。

  皇帝思考了一晚上便答應了,於是在三地設立都督府,挑選地方頭人做首領。

  其中建安州都督府的都督是原建安城的城主,這一位城主可有趣了,從開始交戰開始,他就一直帶著建安城的兵馬和百姓龜縮在城中。

  不論是東北的遼東城,還是東邊的安市城遭受攻擊求救,他一概不理,連國內城被圍城,高句麗王發出勤王的旨意,他也一動不動。

  皇帝雖然覺得此人非忠義之輩,但了解過建安城的現狀後倒覺得他對轄下百姓還算負責,於是依舊用他為建安州都督。

  但對於安市城往南一大片土地,皇帝卻不願設置都督府。

  白善也認為這些都督需要監督,於是提議道:“陛下何不設置都護府?”

  都督府和都護府在朝廷品級上是一樣的,但相關政策卻一點兒也不一樣。

  都督府的都督一般是當地的頭領來擔任,只要不犯下大錯,他們一家還能世襲罔替,轄下的軍事和政治都是自己管理,在一定程度上還有任免之權,其實和王也差不多了。

  只不過是皇帝將本屬於高句麗王一人的地盤一分為四,挑選了非高氏的人擔任首領,且都督府必須為轄下百姓造冊登記戶口,對朝廷納稅;

  但都護府裏的都護是由朝廷派遣的,軍隊也由朝廷派遣,對其的控制力更強。

  之所以越過上面三個都督府在最南邊設立安東都護府,陳兵於此,就是為了震懾新羅和百濟,也是隔絕了上面三個都督府和新羅百濟的聯系。

  都護府有“撫慰諸藩,輯寧外寇”之責,權力很大,手上有兵權,這裏又天高皇帝遠。

  皇帝苦惱了好幾天也沒選出合適的人選來。

  他見白善的傷似乎好得差不多了,這幾天的詔書多數出於他的手,於是將他招來問話,“你覺得安東都護府朝中誰合適擔任?”

  白善想了想後道:“陛下不如先問誰願意擔任。”

  皇帝道:“正三品的邊疆大吏,他們還看不上?”

  白善道:“陛下,安東太遠了。”

  “有安西遠嗎?”

  “所以朝中又有幾位大臣願意去安西呢?”

  皇帝噎住,當時他派他外甥去安西都護府時,柴家的人不就悄悄的哭了一場嗎?

  皇帝抽了抽嘴角問:“總有願意去的人吧?”

  “自然有的,然而願意去的未必合適來,”白善道:“陛下,高句麗才打下,新羅和百濟也都不是善與之輩,來的人須會掌兵,還要會治理地方,方能讓這一片盡快安寧下來。但除此之外,此人還要對朝廷忠心,否則……”

  否則過個幾十年,安東就不再是他們才打下的安東了。

  皇帝自然知道這一點兒,這就是他的遲疑之處了,他問道:“你既能提出這些問題,顯然是已經有了辦法了,說說看吧。”

  白善就提議牛刺史,“他此次征戰有功,且能力陛下也看到了,他有掌兵之能,又有治理地方的能力,何不用他?”

  皇帝:“營州是下州,刺史只有正五品而已,這一下就連跳四級?”

  白善連忙道:“陛下用人素來看才,何必拘泥於品級呢?”

  皇帝沈思起來。

  他原想從京城的官員裏挑人的,但怎麼挑都挑不出合適的,牛刺史……倒是勉強可行。

  不過皇帝也沒有立刻做決定,和白善揮手道:“朕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白善起身退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