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9章 失火

十月二十八正午,街上的百姓習慣性的擡頭看了一眼天空,沒看到那熟悉的孔明燈,眾人有些失望,今天孔明燈不會不來了吧?

  街道上突然跑來不少帶刀的士兵,二十步一人的留下,他們也時不時的看向天空,然後拿著大刀驅趕這些百姓,“走走走,大王都說了,那些東西皆是晉國蠱惑人心之物,那上面不知沾染了什麼邪物,你們少拿……”

  將沿街的百姓趕走。

  百姓們又驚又怒,後退奔跑時不免慌張,一些孩子被嚇得哇哇大哭,大人們不願意了,紛紛和士兵推搡起來,“我們並沒有犯事……”

  場面更加混亂,正爭執喧鬧,突然耳邊聽到一陣隱隱地急促敲鑼聲。

  這是走水才會敲的鑼,大家不由順著鑼聲看去,就見天邊沖天的火光,不僅士兵們,就是百姓們也嚇了一跳,紛紛驚叫道:“走水了,走水了,快救火呀。”

  大家紛紛朝著著火的地方跑去……

  士兵們遲疑著沒動,一些百姓忍不住大罵道:“正事不見做過,欺負我們老百姓卻神氣得很,現在著火了也不知道去救,也不怕把全城都給點了。”

  那些士兵動也沒動,只聽長官吩咐。

  他們的長官皺了一下眉頭,看了眼著火的方向,很擔憂,“來人,去看看是哪兒著火了。”

  “是。”

  放了火的人此時正躲在巷子裏,見火勢越來越大,而除了圍觀的百姓會打些水將附近的房屋澆濕外,還沒救火衙役來滅火,更不要說士兵了。

  一人忍不住問,“老大,這火不會失控吧?”

  “不會吧?”老大撓了撓腦袋道:“我特意看過的,火勢看著大,但救火隊來了很容易滅掉的。”

  他們的目的是將附近的巡邏的人都吸引過來,然後摸到城樓去,同時這一場火也是給城外的人發信號,目前為止,他們的計劃一切順利。

  但火就是失控了,一是衙役和士兵來得太晚了,附近的百姓都聚了不少過來,他們卻姍姍來遲;

  二是這是冬天,天幹物燥,火很難控制住;

  三就是火燒著燒著,突然一陣風起,隔壁的房子也被點燃了……

  躲在人群中的幾個人看得目瞪口呆,見火勢越來越大,驚動的人也越來越多,幾人對視一眼,悄悄的後撤,轉身跑了。

  他們跑回新的落腳點——高誌的另一處別院,將這事兒匯報給他們的參將聽。

  參將一聽,驚訝起來,“不是只讓你們放火燒了高二王子的別院嗎?”

  “是啊,我們就放了一把火而已,誰知道他們這裏竟然沒有救火衙役,連巡街的衙役也來得很遲,又起了一陣風,火勢就控制不住了。將軍,不如我們去城門口動手吧。”

  參將一聽,立即問道:“從這裏去城門巡視的士兵還多嗎?”

  “不多,他們都跑去救火了,”他道:“我們跑回來的時候迎面碰見,他們都沒懷疑我們呢。”

  參將原地轉圈,“可是我們現在還聯系不上章大人,也聯系不到外面,要是我們動手,城外卻沒有策應的人……”

  “將軍,小的願意走水路出去送信。”

  參將一聽,遲疑了一下後還是點頭,然後幾人偷偷溜溜的出門,去到護城河邊上,此時天光大亮,好在這一段偏僻,平時很少有人走到這裏來。

  大家一起擡頭看向城門口,據那個俘虜說,這個口子在他們士兵當中不是秘密,不少人都知道有這麼個地方,所以要是被城墻上巡視的士兵發現……大家看了一會兒,有人小聲道:“這麼久了,連一趟巡視的士兵都沒來,或許沒事兒吧。”

  參將也覺得不能再耽誤下去,於是對主動請纓的人道:“你去吧,告訴大總管,就說我們會在酉時左右動手。”

  那時候天已經快要黑了,正是人一生之中最困倦的兩種時期的其中一種。

  士兵將用油紙包好的信件咬在嘴裏,然後便悄悄的下水了……

  不僅城內的巡邏沒發現士兵,連主要盯著城外情況的守城士兵都沒發現他。

  趙國公收到信,又細細地詢問了士兵國內城的情況,立即起身去找皇帝,“陛下,時機到了。”

  皇帝接過信件看,眼睛一亮,合上信件後道:“好!立即點兵出發。”

  “是。”

  趙國公一紙命令下去,各處都立即忙起來,包括醫帳。

  滿寶收到命令,送走來報信的人後便回身和白善道:“陛下要攻城了。”

  白善:“送進去的人起了作用?”

  滿寶“嗯”的一聲,叮囑他道:“現在你的‘傷’可以下床,但動作不能大,所以不要出去晃悠,萬一被人撞到就不會了。”

  很容易被識破的。

  她道:“戰事一起,我可能好幾日沒空回來看你。

  白善明白,點頭道:“我知道,你放心好了,我這段時間都會很乖的。”

  滿寶將白善交給大吉,帶著西餅走了。

  到了主營,她就發現白二郎正踮起腳尖站在石頭上努力往國內城看。

  滿寶就讓鄭太醫和學生們先走,她則拎著藥箱去找白二郎,“你看什麼呢?”

  “火,”白二郎指著天邊的火紅一片道:“我從知道著火開始,至今已經過去兩個時辰了,但火勢非但沒滅,反而越演越烈,你看,現在都快照亮半個天空了,你說這場火勢會不會失控?”

  滿寶嚇了一跳,也踮起腳尖看向國內城,“還真是,不會失控吧?”

  王宮也總算看到了沖天的火勢,高句麗王生氣不已,一邊找了人來罵,一邊還得調兵遣將的去滅火。

  火勢蔓延開來,那一整條街的住宅都要被卷入火災之中了。

  “那不是高誌的別院嗎?”高句麗王很生氣的問道:“已經被查封的放在為什麼會失火?”

  大臣們相視一眼,也說不出來,只能道:“等事後調查就知道了,當務之急是要滅火。”

  那一片住的不是達官貴人,那就是達官貴人的別院,價值不菲,這一條街的院子都被燒了,只是想一想就覺得窒息難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