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8章 混入

高句麗王得知這一件事時,飄揚而下的紙張已經被人撿光,便是派出士兵也沒能將所有的紙張都收回。

  而一些士人和認字的人已經悄悄將文章背下,傳揚得整座國內城都知道了。

  國內城人心浮動。

  尤其他們並不是完全和外面斷絕聯系的,晉軍正在突襲國內城周邊的城鎮,幾乎將國內城孤立包圍起來的事高句麗王和朝中的將臣們都知道。

  最近幾日已經有不少人質疑高耨薩和高句麗王之前的計謀。

  雖然那一次出戰他們重創了晉將,但他們損失更大,不僅失去了一員將軍,還失去了兩千兵馬,相比之下,晉軍的損失反倒顯得不值一提。

  尤其晉國有那麼多將軍,重創了一個契苾何力,還有阿史那、封良、薛備和薛貴……

  甚至他們高句麗的先二王子都成了他們的一員大將。

  若不是那一次計中計,晉軍也不會惱羞成怒的直接將附近沒有戰略意義的城鎮也都攻打下來,讓他們現在連悄悄征集糧草都做不到了。

  加上最近各種事情頻發,高句麗王因為高二王子叛國之事,將以前投效高二王子的大臣下大獄不少,不少大臣都覺得高句麗王薄情寡性。

  高二王子叛國是誰也想不到的,他人遠在安市城,他們這些在國內城的大臣怎麼知道他要投降?

  因為高二王子投降便降罪這些曾經為高二王子說過好話的臣子,那你怎麼還好意思活著?

  他們這些人只是臣子,但高句麗王是二王子的親爹啊,要論責任不該他更大嗎?

  而且他的兒子叛國的可不止二王子一個,五王子現在還被關在牢裏呢。

  由子及父,說真的,一些大臣心裏還是嘀咕的,他們擔憂高句麗王也會投降。

  大王要是投降了,到時候遼東被晉國收回去,這場戰事肯定需要背鍋的人。

  那誰最合適呢?

  那當然是他們這批大臣了。

  只是想一想,他們就膽戰心驚,因此這段時間別看國內城裏因為上一場戰事人心振奮,但私底下接觸天牢裏的章徽的人一點兒也不少。

  當然,他們不會親自出面,而是挑選了一些家族的人才去接觸。

  章徽日子比以前好過了點兒,從看守天牢的衙役們那裏知道了這個消息,立即讓高五王子開口打聽,到晚上他就拿到了一份天上掉下來的東西。

  章徽一目十行的掃過討伐文書,直接放到一旁,很是不屑,這文章寫得雖通俗易懂,卻一點兒技術含量都沒有,不值得一看。

  倒是這幾篇小故事和畫不錯,只是粗略一看便讓人有感同身受之感。

  高五王子趴在墻上問,“章大人,晉國投放這些東西有什麼用?”

  章徽道:“用處大著呢,當今聖人有一句話說得極好,民如水,君如舟,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高五王子:“國內城是靠著將士們守城的,又不是靠普通百姓守城的。”

  章徽仗著高五王子看不到自己,輕蔑的笑了笑後道:“將士們不也是民嗎?”

  甚至,他們應該比一般百姓更感同身受,因為高句麗王前不久才放棄了兩千將士,就為了重振士氣。

  嗯,文章和故事上都是這麼寫的,城中的百姓也都這麼說,不少將士都信了。

  白二郎每天都帶著人跟著欽天監一起到處放孔明燈,氣得高句麗王下令人用箭射下孔明燈。

  先不說箭能不能夠到孔明燈,就是能夠到,被射中的孔明燈啪嘰一聲往下落,翻滾間,放在半開布包裏的紙張更快的飛揚了下來。

  高句麗王:……

  他氣得讓人砍了射箭的人。

  於是城中的氣氛更加緊繃,連百姓們都很快往街上去了,但為了等候新的飄紙,不少人都會在正午前後出門溜達。

  每天落下的故事都不一樣,畫也不一樣,他們還是很喜歡看的。

  而就在這種又期盼,又緊張的氛圍中,被趙國公挑選出來的百人在一個傍晚站在了周滿前面。

  滿寶只能倒了一碗藥給他們,“這藥能預防你們受寒,都喝了吧。”

  百人端起碗齊齊幹了,然後一抹嘴巴跟著那個高句麗俘虜悄悄去到了一處護城河。

  趙國公親自將人送到河邊,和他們道:“本將和陛下等著你們凱旋而歸。”

  百人沒說話,而是齊齊行了一個軍禮,這才在夜色之中悄悄的上了小木舟。

  這段時間城墻上巡視的士兵松懈了很多,尤其是這一二日,盯著的人發現以前每一刻鐘就要走過一次的士兵可能半個時辰都不來一次。

  百人沈默的劃到了城墻下,這是一處比較偏僻的城墻和河道,在俘虜的指點下,他們才看到蕩漾的水間似乎缺了一塊,一個士兵伸手摸了摸,小聲稟報道:“是有一個口子的,但河水不淺,雖顯露出來了,但小舟過不去。”

  也就空出一個腦袋左右的水面,所以他們要想從這裏進去必須得下水。

  這是他們一早就知道的,也早有準備,但真的伸手摸到這冰冷刺骨的水,被挑出來的勇士還是縮了一下脖子。

  然後咬咬牙便滑進了水中,他們探出頭來呼吸,頭差點兒碰到城墻,這一個洞是被沖垮的,斷面很不平整,有一段甚至完全淹沒在水中,他們只能憋住氣潛水遊過去。

  等進入城中,那才是開始真正的考驗,他們在這裏沒有身份,還要躲避城中的巡城士兵,甚至是普通的百姓,因此很危險。

  他們一上岸便哆嗦著鉆進一條巷子裏,背著風打開身後用油紙抱著的包袱,將衣服取出來後就把身上的衣服給脫了換上。

  一群人擠在一起小聲商量,“怎麼辦,這麼冷,又這麼黑,還沒人,怎麼找地方?”

  一人哆嗦著拿出地圖來道:“趙國公給我們畫好了地圖,我們現在這兒,高將軍的別院在這處,我們從這裏過去……”

  高誌此時正站在院子裏望著月亮傷心,安市城被破是他的傷心事,他不止一次的想,要是當時城門能緊緊地守住……

  卻沒想到,他這一次卻要為破國內城的城門計出了一份力,還是用了最不屑的一種方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