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7章 成功

皇帝翻看手上的文章和畫,老半天才意猶未盡的放下,“朕看這上面的筆觸各不相同,都是誰畫的?”

  滿寶心臟劇跳,連忙道:“回陛下,我們請了方大人幫忙,請了許多人幫忙畫和抄寫。”

  皇帝便以為這拿來的稿子是不同的人畫的,點點頭,看向白二郎時多了絲欣賞,問道:“這篇文章和這些故事是你寫的?”

  白二郎應了一聲“是”,然後道:“文章有白善指點,他記下了許多資料,故事有一多半是周滿告訴我的。”

  皇帝就瞥了一眼旁邊的周滿,和他道:“要叫師姐和師兄,怎麼這麼沒有禮貌呢?”

  白二郎:“……師姐。”

  滿寶則是打了一個抖,瞥眼看向白二郎,當著皇帝的面,遲疑的應了一聲,“嗯?”

  皇帝對此很滿意,和他們道:“師姐弟和師兄弟之間是應該兄友弟恭的,好了,這一件事你們做得很好,二郎,你再把這幾日薛貴和牛刺史突襲的成果寫下來附在文章之後,著你們兩內將所有事情準備妥當,後天正午之前要準備好所有的東西。”

  這會兒都下午了,根本不是兩天好不好?

  最多一天半的時間,那時間就太緊了,倆人正想討價還價,皇帝便道:“軍中所有識字的人都由你們調遣。”

  於是下午的時候,許多人都被叫去抄寫故事、文章了,會畫畫的還要去畫畫,軍中的匠人則被征調起來去做孔明燈。

  後天正午,風和日麗,一點兒風也沒有,欽天監的官員說,“這時候放,孔明燈也飛不進城中去。”

  皇帝有些不高興,問道:“那何時能放?”

  他特意從小城中趕到主營這邊來,可不是來吹風的,於是用眼神逼迫欽天監官員。

  欽天監官員:……他也不能憑空生風是不是?

  於是他不理皇帝,反正現在沒風,再逼他也沒用。

  皇帝便只能和周滿白二郎等人一起等,等風來。

  好在這是冬天,風還是常有的。

  欽天監官員感受了一下風來的風向,和眾人道:“這個位置不合適,我們得換一個。”

  換就換,反正現在國內城三面的外面都被晉軍給占了,只要他不是說要到最東的地方去放孔明燈,皇帝都能滿足他。

  於是一行人在禁軍的護衛下換了一個地方,半個時辰之後,幾盞燈籠搖搖晃晃的飄起來,帶著白二郎多日來的努力飄向國內城……

  在大家的註視之下,孔明燈飄進了國內城,裏面特意纏繞的繩子被燒斷,繩子下綁著的半開布包咻的一下就隨著繩子一起落下,在空中被風一吹,翻滾間翻飛出許許多多在紙張。

  紙張輕飄飄的揮灑而下,有的飛到了更遠的地方,有的則直接落下……

  這些白二郎他們自然是看不到的,為了能保證孔明燈飛到國內城上空時才燒斷繩子,他們在欽天監的指點下選了很遠的一個地點,只遙遙看見孔明燈飛進了國內城,並不知道結果如何。

  於是他們就站在原地等,許久,有禁軍快馬回來報,道:“陛下,臣看見孔明燈上的文章都飛下來了。”

  皇帝激動的問,“確定嗎?”

  “確定!”

  “好,”皇帝大喜,立即道:“將所有的孔明燈都放了。”

  於是大家一起去點孔明燈。

  白二郎和滿寶最激動,一人拎著孔明燈,一人點燈,還說悄悄話,“太可惜了,白善竟然不能來放孔明燈。”

  要知道,即便是在京城,他們也少有機會能放燈,不像今天,他們可以隨便放,想放多少放多。

  滿寶和白二郎倆人合作,一口氣放了十二盞燈,看著它們搖搖晃晃的飛上天空,心情舒爽不已。

  每放飛一個孔明燈倆人就要許一個願望,十二盞燈,各自是十二個願望,就不帶重樣的。

  皇帝也意思意思放了三盞,扭頭看見他們還念念有詞,忍不住道:“這不是許願用的孔明燈。”

  滿寶問道:“都是孔明燈,不就是下面多帶了一條繩子嗎?有什麼區別?”

  皇帝也說不出區別來,只能道:“你們沒事兒少許願,便是許願也該許早日攻破國內城,東征結束,這本就是為了戰事才放的孔明燈,你們亂許私人願望,小心它重得飛不起來。”

  周滿和白二郎:……這個願望他們也許了好不好,而且要是許願重了會掉,這個願望更重好不好?

  騰空而起的孔明燈足有八九十盞,皇帝為了吉利,特意湊足了九十九盞燈。

  它們順著風在空中艱難的飛呀飛,然後某一刻,它們渾身一震,整盞燈都輕松了許多,騰的一下飛得更快,更遠了……

  而國內城中下起了紙雨,很多很多的文章和畫從空中飄灑而下,落入各個街道之中。

  此時正是下午普通百姓收功要回家用飯的時候,雖然因為圍城在街上的行人比往常的要少,但依然有不少人。

  這些人彎腰撿起掉落在地上的紙,下意識的擡頭朝空中看了一眼,有的人什麼都沒看到,有的人則看大了飄在空中的孔明燈。

  “大白天的,誰在放孔明燈?”

  這東西不該晚上的時候放嗎?

  有機靈的驚恐的喊道:“這不會是晉軍進攻的信號吧?”

  “那這紙會不會有毒?”

  此話一出,嚇得不少撿了東西的人紛紛扔掉手裏的紙,一臉驚恐。

  識字的人將紙上的文章掃過一遍,復雜不已的道:“不是什麼信號,這上面寫了討伐書。”

  “什麼是討伐書?”

  識字的人便將文章念出來,白二郎特意寫的白話文,通俗易懂,老百姓們一聽就能明白。

  而並不是所有人都識字的,有很多人就撿到了一張張人物畫,上面的人一開始過得還好,然後越過越差,最後幾近餓死後晉國的皇帝著人熬粥賑濟……

  這畫很通俗易懂,雖然上面一個字也沒有,但那熟悉的衣服讓他們一眼就認出了那是衙役,擡走的糧食和麻布和來回三趟,身上衣服補丁越來越多,脊背越來越彎的主人公讓他們知道這是三次加捐。

  城中的百姓看著這些畫瞬間感同身受,有的人看到畫中的人將自己的女兒推出去交給一個人帶走,不由目中生淚。

  為了應付戰事,他們不少人都需要賣兒賣女來籌措捐稅,而這場戰事本不該起的,要不是他們大王主動攻擊晉國的營州……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