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6章 試驗

白二郎先寫了文章,本來他想長篇大論一把的,但寫到一半覺得國內城的百姓只怕欣賞不了他這麼好的文采,

  於是便劃去,撓了撓臉後幹脆就用了自己最擅長的文體寫威脅的話。

  白善他們之前去城門口勸降沒少數高句麗王和高氏王族的罪名,他直接照搬,然後將此次城門之戰也照實寫出,先是苦口婆心,高句麗王連為他拼死作戰的將軍和士兵都能放棄,焉知他將來不會為了自己的權力富貴放棄你們?

  不論是能力出眾如申鳴,還是忠心如那兩千士兵,高句麗王都可以放棄;

  又威脅道,皇帝對高句麗王如此倒行逆施非常生氣,特別是此戰還傷到了皇帝的愛將契苾何力將軍,所以你們確定要和高麗王一起承受大晉的怒氣嗎?

  威脅完,他話頭一轉,將高句麗王是怎麼對待他的子民,而遠來的皇帝又是怎麼對待遼東百姓的做了一個對比。

  高氏王族這兩年本就沒少加賦,今年為了對大晉和新羅百濟用兵,更是增加了不少捐稅,這三個月來就連追三次捐稅。

  也就國內城的百姓好一點兒,至今加捐兩次,但外面的情況他們也都是知道的,聽說更遠一些的地方,不僅要交王庭的捐稅,還要多交一部分給地方,日子更是難過。

  這些都是有數據的,具體到日期和每一戶要多交的捐稅,當然,白二郎是不可能有時間去查資料的,這都是白善告訴他的。

  此時他就坐在白善床前不遠的桌子上埋頭苦寫,寫一張就遞一張給白善。

  白善雙臂撐在床上看得津津有味,和他道:“再具體寫幾個小故事,比如那些因為家中無米,每天都要去城門領賑濟粥的難民的故事。”

  白二郎抓了抓腦袋:“可那樣豈不是要把封尚書推出去了?”

  白善橫了他一眼道:“此事略過不提,就寫高句麗王的三次加捐,每次加捐他們都是怎麼籌備糧食的,然後直接跳到現在賑濟粥的事。”

  白二郎點頭,有了點兒頭緒,“畫畫也是畫這幾個故事?”

  “是,”白善道:“你把底稿都寫出來畫出來,我讓方大人給你找些文書,將這些稿子和畫謄抄出來。”

  白二郎不太自信,“孔明燈真的能把這些紙張帶進國內城?”

  “你可以先在城外試一試,”白善道:“去問一下欽天監。”

  白二郎點點頭,盯著白善看,“你的傷恢復得這麼快?這就可以起來了?”

  白善這才發現自己為了看稿子方便點兒已經差不多要坐起來了,他立即又趴了下去,“滿寶開的藥好。”

  白二郎很懷疑,“契苾將軍才醒了兩天,身上高熱得連水都快喝不下去了,你怎麼……”看著就要可以下床胡蹦亂跳的樣子?

  白善趴在床上道:“我年輕,恢復得快。”

  白二郎撇撇嘴不再問,罷了,都是兄弟,他不問就是了。

  白二郎將紙攤開,思考了一下便下筆寫故事,他這兩天蹲城門看難民們領粥,自然和他們說過話,多少知道一些人的事;

  等滿寶回來,他再問一問俘虜營裏一些苦命的士兵的故事就可以了。

  “畫不好畫,既然你後背的傷對胳膊影響不大,那你幫我畫一畫吧。”

  白善思考了一下後道:“你把寫好的故事留下吧。”

  白二郎就高興的留下了。

  白善看著他,等了半晌見他沒反應,便問道:“你怎麼還不走?”

  白二郎道:“我等滿寶回來。”

  白善便繼續趴著不動了。

  滿寶那裏的確有不少的素材,能落到她手裏的高句麗傷兵,隨便扯出一個來都有悲慘的故事。

  光被高句麗放棄在戰場上一事就很可憐了。

  滿寶說得津津有味,白二郎拿著一個小本也記得津津有味,連白善都聽得入神。

  滿寶說得興起,湊到白二郎身邊看他寫的故事,道:“我也畫吧,我現在畫畫也很好了。”

  白二郎嫌棄,“你的畫還比不上我呢。”

  “你就說要不要我幫忙吧。”

  白二郎斬釘截鐵,“要!”

  但主力還是白善,白二郎一走他他就從床上起來,將門窗都關起來後將畫紙攤開,照著白二郎寫的故事畫起來。

  三人一起努力,一個晚上就將故事和畫稿搞定,然後白善將東西交給大吉,讓他帶去給方大人找人謄抄……

  滿寶和白二郎則拿著一沓白紙和白善在屋裏做好的孔明燈去野外。

  欽天監的一個官員與他們一起,到了指定的位置後指著小城道:“現在吹的東風,站在這個位置上,孔明燈升空後就能飄到小城。”

  滿寶將那一沓白紙放在半開的布包裏,將綁著的繩子固定好,這才和白二郎一起點燃蠟燭……

  孔明燈晃晃悠悠的升起來,升到和周滿差不多高時車沈浮了一下,許久飛不起來。

  眾人:……

  欽天監的官員忍不住道:“帶的東西太重了吧?”

  白二郎一聽,眼疾手快的將紙抽出來一半。

  孔明燈本來已經要掉在地上了,這一減負,便晃晃悠悠的飛了。起來,在他們的殷殷期盼下越飛越高,越飛越遠。

  一陣不太明顯的風吹來,欽天監官員:……

  他扭頭看了一眼還驚嘆著仰頭看孔明燈的倆人,正要說話,,一陣體驗更大一點兒的風吹來,欽天監立即閉上嘴吧,也目光炯炯的看著越飛越遠的孔明燈……

  還好,還好,不至於在同僚面前丟臉。

  當天小城中出了一件稀奇事天空平白無故的撒紙了。

  皇帝一聽便覺有異,還以為是高句麗出手了,連忙將殷禮招過來問話,在人來前,他已經在心裏將高句麗王來回碾壓了好幾遍。

  殷禮道:“那些白紙是駙馬和周滿放在孔明燈上吹進城裏來的。”

  皇帝:“為什麼呢?”

  殷禮表示他也不懂。

  於是周滿和白二郎興高采烈回去時就被候在街口的禁軍侍衛叫住了,連同行的欽天監也給帶到了皇帝面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