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5章 辦法

皇帝誇了一句莊先生,然後道:“莊先生既然教過你,那你來說一說,如何使他們恐懼,又如何表以仁義呢?”

  白二郎:“……威脅恐嚇他們?再施恩?”

  皇帝就和他招手,“來來來,你來告訴朕,這樣的局勢下我們要怎麼威脅恐嚇他們,又再施於恩德?”

  白二郎:……

  他最後耷拉著腦袋回去找白善,此時他們已經住到小城中,國內城城門外依舊每天換著人去圍城,不過不管是裏面的人,還是外面的人都不再輕易動手,大家都是對著罵戰。

  白善因為“受傷”的緣故,這幾天一直緊閉房門不出,連白二郎都不知道他裝傷的事。

  他自己也很註意,即便是在房中,也沒別人,他也是抱著枕頭趴著或側著睡。

  白二郎憂傷的將事情告訴他,“當著趙國公的面,陛下限我兩日內想出辦法來,你快幫我想一想吧。”

  白善:“……我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出來,不過你的意見是沒錯的,就是可操作性很低。”

  “就是嘛,”白二郎煩惱道:“如今國內城的官兵和百姓都窩在城中出來,兩邊說話都靠吼,基本一對上就吵架,有什麼可談的?”

  城樓上和城門外的人都是心誌堅定之人,怎麼可能靠三言兩語就能威脅恐嚇住人?

  白二郎嘆息道:“要是能見到國內城的百姓就好了,哪怕是給他們說一段書,傳些小道消息也好,可惜現在連章大人的消息都傳不出來,更不要說我們去宣講,還威脅人後再施以功德了。”

  本來也一點主意沒有的白善聞言若有所思起來,“你說的不錯。”

  “什麼?”

  白善道:“說書是不可能,但寫書可以啊。”

  他道:“你寫一篇文章,前面一半是威脅,後面一半是利誘,我不信國內城中的百姓沒有親朋家人在城外的這些村鎮之中,還有附近幾座小城,他們肯定有親朋在其中。”

  “陛下如今在城內外施粥,近來小城中的百姓對封尚書的怨恨少了許多,對我們這些新來的晉軍則是有了好感,所以此事是可行的。”

  “可將文章寫出來怎麼送進去?”

  “讓孔明燈送過去,到時候選個吹西風的日子我們就去放孔明燈。”

  “他們要是不識字怎麼辦?”白二郎覺得他們需要考慮到各種問題,“或許他們不認識漢字怎麼辦?”

  “高句麗用的官話、文字皆與我們一致,怎麼會不認識?”白善道:“不過普通百姓中認字的人少,這一點兒的確需要考慮,既然如此,那就再將文章畫成畫吧。”

  白善道:“不認字,總會識畫吧?”

  白二郎就用手指指著自己的鼻子問,“我畫?”

  白善,“你不畫,難道還是我畫嗎?”好意思欺負一個傷患嗎?

  白二郎叫道:“你覺得我能畫出來?”

  “為什麼不可以?雖然你的畫技實在沒有技巧可言,但事情還是能夠畫清楚的,不然不是白瞎了幾年的學習嗎?”白善道:“讓你畫就畫,怕什麼呢?”

  於是白二郎就去找了一趟皇帝,出來以後抱了一大堆的紙,先將紙張送到白善的屋裏,這才去城門口那裏撐著腦袋看領粥的高句麗人,將他們的神態和言語記下……

  滿寶騎著馬路過看見,便脫離的隊伍打馬過來,好奇的看著他問:“你在幹嘛呢?”

  白二郎一看到她就問:“你不是去俘虜營了嗎,怎麼回來了?”

  周滿:“做完事就回來了唄。”

  她下馬,和他蹲在一起看著排隊領粥的難民,見他們臉上的麻木之氣少了許多,“俘虜營那邊有結果了。”

  這幾天她聽從聖旨,除了給晉軍們看病治傷就是去俘虜營了。

  俘虜營裏的俘虜一直是生死由天的狀況,除了一些特別的人外,大部分高句麗士兵在被俘之後,皇帝都會讓趙國公清點人數和籍貫,然後將人發回原籍。

  除個別人外,沒人會再跑回國內城裏繼續當兵,絕大多數都是偷偷溜回家鄉了。

  這是沒辦法的事,他們的軍糧也不多了,養不了這麼多俘虜,還不如給他們一人發兩三頓的幹糧,然後讓他們自己想辦法回家去。

  而這一批才俘虜的高句麗兵,皇帝要優待很多,沒將人放走,還把周滿這樣的太醫調了過去,每天給人處理傷口。

  為的就是收買人心。

  白二郎一聽說她任務已經完成,眼睛頓時大亮,立即起身道:“那還冷著幹什麼,回去稟報呀。”

  那就不用他想辦法了吧?

  滿寶瞥了他一眼道:“的確是鼠有鼠道,蛇有蛇路,但這蛇的路可不好走。”

  除了周滿之外,面相忠厚老實的薛備也一直在做俘虜營的工作,所以滿寶等著他過來一起去和皇帝稟報。

  “……來投誠的五個俘虜,他們以前是巡視城墻的編隊,”滿寶道:“他們說,有一年國內城有犯人外逃,城門一直緊閉,但人就是不見了。他們在巡視的時候發現,有一段護城河下的城墻破了一個洞,因為護城河本就連通城內外,那一段比較特別,平時少有人去到那邊,夏秋汛期時河水上漲,將那一個洞擋住了。而在春秋時,那個洞又顯露了出來。”

  薛備補充道:“他們曾經上報過,但因為國內城在高句麗腹地之中,這麼個小洞無傷大雅,所以一直未曾修復。”

  趙國公立即問道:“現在那個洞還在?”

  “在。”

  “可是,”滿寶蹙眉道:“現在天氣太冷了,河水中都飄著浮冰了,此時下水很容易出事。”

  皇帝等人卻覺得這是小問題,一定的犧牲是正常的,他還吩咐過組織敢死隊去攻城呢,不過眾將舍不得拿士兵們的命去填沒結果的戰事,皇帝想想也心痛,最後才放棄了。

  但是,現在這個途徑是可以有結果的,一旦人進入城中,接近城門,那他們就成功了一半了。

  皇帝問道:“先前讓你們選的勇士都還在吧?”

  趙國公立即應道:“在。”

  皇帝微微頷首,“再篩選一遍,將不會遊泳的剔除掉,這兩天先讓他們試著下水,不急著動作。”

  然後扭頭看向白二郎:“讓你想的辦法想得怎麼樣了?你須得在他們動作前想到辦法,若能讓國內城人心浮動最好。”

  白二郎只能默默地回去繼續盯著難民們觀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