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4章 良師

後勤收到這個消息,立即去找趙國公,牛刺史帶的兩千人已經可以自給自足了,但薛貴還每天和他要糧草呢。

  趙國公便去公文問薛貴,收到回話後便給薛貴去信,“可收大戶糧草用之。”

  又給牛刺史去信,“不得收刮百姓,陛下是仁義之師,須為後人留下善意。”

  趙國公將此事告知皇帝,撇撇嘴道:“高句麗簡直是殺雞取卵,國內城周邊都征收了三次糧草,讓百姓無所依著,更不要說更遠的地方了。就是沒有我們,只怕也撐不了幾年了。”

  又道:“薛貴到底年輕沒有經驗,不及牛刺史老道。”

  皇帝點頭,點評道:“牛刺史可治理地方,可領兵作戰,薛貴為猛將也。”

  皇帝心中一動,問道:“大哥覺得牛刺史做安東都護府總督如何?”

  趙國公想了想後道:“倒是可行,但……會不會升得太快了?”

  皇帝不在意的笑道:“他即為牛刀,何必要拿去殺雞?何況以他的資歷,升為總督也不算早,不過是出身寒門無人舉薦罷了。”

  要不是這一次東征,他還不知道邊陲之地竟然藏了如此多的人傑呢。

  薛貴算一個,牛刺史自然也算一個。

  要不是新羅和百濟內訌,說不定都用不到他禦駕親征,牛刺史就悄悄的將遼東打下來了。

  趙國公不再有意見,倆人默契的不再談論這個話題,這種任免大事,提前傳出去並不好。

  薛貴得了趙國公指點,總算知道怎麼征收糧草卻又不會引起太大的民怨了,於是帶著士兵們連下兩座小城,先和城中的官員征收,然後和一些大戶人家征收,以及城中的糧鋪等。

  一時間,富商及一些地主家庭損失慘重,不少人哭嚎著向國內城而去。

  牛刺史行事要更溫柔點兒,他占下城池後直接接管城中的庫房,嗯,基本都是空的庫房,然後就去官員家中坐一坐,收了幾車糧食後就去另一家坐一坐。

  有些人家吝嗇,明明家中有許多糧食卻一粒都不願意拿出來,反倒提議帶晉軍下鄉去他們的佃戶家中征收。

  牛刺史冷笑連連,高句麗都把能搜刮的都搜刮了,他再去和普通百姓征收,豈不是主動承擔了他們的怨氣?

  而且他們身上還能搜刮出什麼東西來?

  遇到這樣頑固不自覺的,牛刺史也不動用武力,直接帶著士兵們去他家吃飯。

  他就帶了兩千人,五百人往另一處收沿途的村鎮,另外五百人則往另一處,剩下的一千人他就帶著去吃飯,吃上兩頓對方就老實了。

  最後他心滿意足的拉著四五車糧食離開。

  他的副將吃得肚子都圓起來了,笑道:“大人,他們服軟太快了,再頑固兩天就好了。”

  他們自己吃飯只能吃七分飽,不比做客,既然是客人,即便菜少一些,飯總得管夠吧?

  這兩頓是他們出征以來吃得最好的一次。

  他再也不羨慕營中那些人吃馬肉了。

  兩天前的圍城之戰,他們的戰馬死了三匹,敵軍的死了七匹,全都給剝了皮吃肉。

  可惜他們第二天就出門突襲,根本沒來得及吃一塊肉。

  現在他們一點兒也不羨慕了。

  五萬多人呢,分十匹馬,大家也就能吃個肉沫,只怕連塊肉都看不見,哪兒有他們現在這樣好啊。

  牛刺史道:“這是突襲,突襲知道嗎?我們得抓緊時間,這已經是第二天了,現在天冷,今晚大家在城中休息一夜,明日一早便繼續,一天最少要下一座城。”

  這些城池根本沒有抵抗能力,有些小城連城墻都沒兩丈高,搭個梯子就上去了,攻城速度特別快,慢的是征集糧草。

  契苾何力重傷,現在便是高誌、阿史那、薛備等人輪流去叫陣圍城。

  一戰過後,城樓上的人囂張了一點兒,已經不再的一味挨罵,而是時不時的回嘴,兩國大軍就隔著一道城樓和一大片空地對罵。

  高誌出場時則是勸慰居多,這會兒城樓上的人就不客氣了,將高誌從上到下,從裏到外罵了一遍又一遍,還宣告了高句麗王的詔書,將高誌從族譜上去掉,將其貶為罪民……

  高誌的臉色很不好看。

  他以前出場雖然也會被罵,但從來不會被罵得這麼狠,更沒有詔書一說。

  趙國公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和皇帝道:“這下圍城更難有成效了,對方心誌堅定了下來,此是大患。”

  白二郎昏昏欲睡的站在後面聽著,有些走神。

  白善的傷好了很多,這兩天只要他空閑下來就被叫過去問話,問突襲的兩支軍隊的情況,還問圍城的情況。

  關鍵是他負責的是醫帳的後勤,他怎麼知道這麼多?

  只能瞅著空來皇帝身邊打轉,聽一些消息然後轉告給他聽。

  唉,白善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勤勞了,難得受傷可以休息,為何還要操勞這些事?

  白二郎覺得好困,困得眼睛都要睜不開了,他漸漸走神,神思不知飄在了何處,再回神時就是聽到皇帝正在叫他。

  他抖了抖,努力睜開眼睛去看皇帝。

  皇帝:“……”

  古忠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皇帝,小聲提醒白二郎:“駙馬爺,陛下問您如何才能使人心潰敗?”

  白二郎咽了咽口水,腦子裏一片漿糊。

  皇帝和趙國公都看著他。

  皇帝有些嫌棄,他的女婿也太不爭氣了,趙國公也有些不滿,明達那樣的人才,怎麼配了白二這樣的駙馬?

  皇帝轉頭間看見,又不滿了,白二雖然機智不夠,勤奮也不夠,但長得風度翩翩,心地善良,又和明達有情,皇後都很喜歡他,你一個做舅舅的憑什麼嫌棄他?

  白二郎冥思苦想,總算從以前的學習記憶中找出點兒相關的,“以恐懼攻之,再以仁義收之?”

  皇帝掀開眼簾,直接問他,“誰說的這話?”

  白二郎也不隱瞞,直接道:“莊先生說的。”

  他道:“我們讀書的時候先生出過題目,當時就說了,收一國之民,不僅要收其領土,更要收其心,使心服之,習俗易之,認同本國之理,這才是收服。”

  皇帝贊許的點頭,“自莊侍講給太子當了老師後,太子也長進了許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