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1章 因果

白善有點兒抖,問道:“什麼針?”

  滿寶咧嘴一笑,和他道:“可以讓你臉色發白的針,放心,一點兒危害也沒有。”

  白善心中惴惴,不由看向大吉。

  一直沈默的大吉對上少爺的目光,再沈默了一下後便道:“少爺,您聽少夫人的吧。”

  白善就收回了目光。

  外面一直有人走動和呼痛的聲音,她知道此一戰受傷的士兵不少,於是留下大吉道:“你們留在此處,註意看契苾將軍的情況,一旦有不好立即來找我。”

  白善和大吉應下。

  白善懂得一些醫理,還是可以判斷傷情的好壞的,正巧他要裝受傷,不能出去亂晃,也只能在此處略盡綿薄之力了。

  滿寶急匆匆的出去處理外面的傷兵,對上契苾將軍的親兵,她便道:“倆人身上的箭頭都取出來了,都暫時無事,我留了人在裏面照顧他們,你們各自忙去吧。”

  親兵們對視一眼,其中一人便道:“周大人,我們能看看將軍嗎?就看一眼便好。”

  滿寶想了想後點頭道:“進去看吧。”

  他們立即掀開簾子進去,聽到他們說話的白善已經將頭扭到一旁,假裝昏睡中。

  親兵們趕上前去看契苾何力,見他臉上一點兒血色也沒有,身上纏著的繃帶上已經滲出一些血色,而旁邊的盤子裏放著三支血淋淋的箭,地上還有三盆血水。

  幾人臉色有些灰暗,眼眶發紅,“周大人,我們將軍真的沒事了嗎?”

  滿寶:“……你們哪只眼睛看見他沒事的?”

  親兵們眼眶更紅了。

  滿寶受不了人家哭,尤其還是幾個渾身是血,臉上也都是血的大男人,她放柔了聲音道:“箭頭取出來了,現在看著心脈也護住了,但他失血過多,前有舊傷,身體是否能在藥物的幫助下治愈我不肯定。”

  她頓了頓後道:“三天後我可以告訴你們他是否活下來了。”

  親兵們久經沙場,自然也知道這一點兒,再問只不過是想得到周大人的一個肯定罷了。

  畢竟她可是神醫,自上了戰場以後不知救了多少該死之人。若是此時她肯定的說將軍沒事,那肯定就是活了。

  親兵們紅著眼眶默然不語。

  一轉頭看到躺在一旁的周滿,眼眶更紅了。

  一個親兵對著周滿欲言又止。

  滿寶看他一臉為難的樣子,便問道:“有什麼話你就說吧。”

  這麼一臉糾結的樣子,她看著都難受。

  “周大人,白大人是為了救我家將軍才受傷的,您又救我家將軍多次,救命之恩,我等不知如何報才好。”

  另一個忍不住道:“將軍也是為了救白大人才中箭受傷的。”要是白大人不在戰場上,他們早護著將軍撤出來了。

  白善到底才上了幾次戰場,都是進攻,少有撤退,因此後撤時速度便慢了,這一慢,契苾何力為了保護他便也慢了下來。

  戰場上都是流箭不說,城樓上還下了命令,更多的箭矢是朝著他們射過來的,親兵們保護契苾何力,契苾何力自己能力也不弱,倒還應對得從容。

  但白善卻稍遜一籌,當時有一支箭沒被盾牌擋住,直直的朝白善射去,契苾何力便猛的拽了一下對方,側身替他砍斷了箭,然後後方失守,就這麼一轉身的功夫後背就中箭了。

  但在白善眼裏就是,自己被拽了一把,等回過神來時,契苾何力就因為中箭猛的朝前一撲,他伸手奮力將人拉住,然後在亂箭中連人帶馬的扯過去。

  當時太緊張,他是一點兒感覺都沒有,但契苾何力的親兵和大吉卻看到白善是因為護著契苾何力的後方才後背連中兩箭的。

  這倆人之間,一時之間都說不清到底誰是誰的救命恩人了。

  滿寶聽完全程,默然無語,最後將他們都轟了出去道:“現在兩個病人都需要養傷,你們沒事兒不要來這兒亂晃,實在有空就去前面幫忙,醫帳現在很缺人手。”

  劈柴熬藥燒水送藥,這些都需要人。

  親兵們被趕走。

  滿寶便去處理別的傷兵了,這一次最多的就是箭傷,晉軍甚至還拉回來不少受傷的高句麗兵。

  這些高句麗兵已經被放棄,和晉軍一起死在亂箭之中的不少。

  他們自己就潰敗了,晉軍也懶得殺他們,直接都俘虜了帶回來。

  活的都被拉著跟他們一起去戰場上將受傷的傷兵翻出來送回醫帳,死了的暫時丟棄在戰場上。

  此時看著晉軍不斷的向國內城投射石頭,弓弩不斷的朝著城樓上發射,他們心裏很復雜。

  正發呆,被人一腳踹在屁股上跌倒在地,他們氣憤的扭頭看過去。

  踢他們的晉軍將擡著的一個人放在他們跟前,罵道:“看什麼看,還不快把你們的人擡到醫帳去,我們都給你扒拉出來了,還想著我們給你擡過去不成?”

  他們定睛一看,見放下的人肚子上插著一支箭,他正用手壓著肚子,臉色發白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他們回神,立即將人擡起來送到醫帳。

  站在醫帳前分流士兵的白二郎看見,皺了皺眉後還是將他們安排了進去,排著隊讓滿寶看。

  即便滿寶這段時間挖了不少箭頭,這次還是頭大,尤其這些人裏不僅有晉軍,還有高句麗兵,他們有些不會說官話,滿寶和他們溝通有些不方便。

  等到夜色降臨,前面的攻擊也停止了,薛貴想了想後揮手讓人撤退,帶著醫帳撤回主營。

  在小城中的皇帝也知道了此事,已經帶了趙國公等人等在營地裏。

  他們一回來,皇帝便沈聲問道:“如何了?”

  薛貴和牛刺史低下頭,慚愧的道:“臣等愧對陛下厚望。”

  皇帝眉頭緊蹙,半晌嘆息一聲,“此時的確不是攻城的好時機,此事不怪你們。”

  他問道:“契苾將軍如何了?”

  一直低頭站在後面的滿寶只能出列,稟報道:“箭頭已經取出,但未曾脫離危險。”

  皇帝問道:“白善呢?朕聽說他也重傷了。”

  滿寶道:“他好一些。”

  滿寶生怕他讓盧太醫等人去看,連忙將情況往好的方面說,“箭傷不深,而且他年輕,因此恢復得快,一副藥下去便穩住了。”

  皇帝想到契苾何力就嘆息,於是起身,“走,去看看契苾將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