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9章 計中計

契苾何力將手中的腦袋掛在馬背上,揮舞著大刀立即朝著已經亂了陣腳的高句麗隊列沖去……

  身後的薛備立即帶著大軍跟上。

  滿寶只來得及喊一聲,“您得回來包紮……”

  但沒人聽到她的話,先是騎兵跟著薛備沖上前,和契苾何力一起殺入敵軍隊列中,然後是後面的步兵一隊又一隊的從她身邊沖過去……

  白善看到對方的城樓似乎在關閉,因為城門厚重,不論打開還是關閉都要慢慢的來。

  他眉頭微皺,看了一眼已經和高句麗兵戰成一團的眾將士,扭頭對白二郎道:“你快帶著滿寶回大營,營中阿史那將軍說不定還在,不論是誰在,立即讓他們帶著弓弩和投石機前來支援,醫帳準備醫藥等物,箭傷應該最多,快——”

  說罷也抽了自己的長劍,帶著大吉殺入敵軍了。

  滿寶和白二郎的馬沒怎麼上過戰場,因此有些受驚的原地踏步,倆人驚訝的回頭看向沖進去的白善,滿寶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用力扯著赤驥,安撫它道:“別怕,別怕,我們快回去……”

  赤驥勉強穩下來,轉身便跑,白二郎也摸著綠耳的腦袋,微微安撫後便追上去。

  而城樓上的高耨薩在申鳴死後便下令道:“立即緊閉城門。”

  “可是下面還有兩千兵馬。”

  高耨薩面無表情的道:“不要了,讓弓箭手們準備。”

  對於這個結果,他自然也是假設過的,要是一旦發生,那他之前準備的大量弓箭就派上了用場。

  眾人面色一變。

  城樓下,契苾何力帶著人沖殺過去,想要帶著人沖進城中,結果對方的城門很快關閉。

  等他沖過去時,門正好關上。

  他無奈,只能又反身殺出去。

  薛備看見對方緊閉城門,心中一緊,大叫道:“將軍,這些是棄子!”

  沖入戰場的白善帶著大吉和身後幾個來保護他的禁軍侍衛努力的朝著契苾何力靠攏,大聲叫道:“將軍,後撤,快後撤,城樓上要放弓箭了……”

  契苾何力聽見,心中一沈,轉身吩咐一直緊跟著他的親兵,“鳴金收兵……”

  一語落,城樓上有幾百支箭一起落下,不分敵我的插入正在拼殺的士兵們胸口,手臂,大腿,甚至是脖子間。

  契苾何力揮刀將飛射而來的箭砍落,見士兵們不少都被箭射中,怒氣翻湧,打轉馬頭就要往裏沖……

  白善揮劍斬落飛劍,攔住契苾何力道:“將軍,快收兵——”

  親兵已經掏出銅鑼狠狠的一敲,晉軍們聽到金聲,開始邊戰邊後退。

  契苾何力喝道:“騎兵斷後,讓步兵先撤!”

  於是薛備帶著騎兵們攔住高句麗軍,讓步兵們先後撤。

  城樓上,高耨薩看到被親兵圍在中間的契苾何力,指著他的位置下令道:“射,拿弓弩來!”

  契苾何力揮刀掃落沖著白善而去的飛箭,指揮著盾牌上前抵擋……

  滿寶和白二郎快馬加鞭的往大營跑,遠遠的看到薛貴等人在大營門口,立即大喊道:“前方交戰,高句麗以兩千將士做引,快去支援。”

  薛貴瞪大了眼睛,只來得及抽空和同袍說一句,“我說我聽到了鼓聲和喊殺聲吧,你們非不信。”

  白二郎道:“帶上攻城用的投石機,還有弓弩等,快!”

  今日不僅薛貴在此,牛刺史也在,倆人立時轉身回去點兵。

  通知完消息,滿寶和白二郎則立即去找值守在此的醫帳。

  因為他們這段時間都是圍而不攻,醫帳的人大多數是留在小城中照顧之前的傷兵,以及為生病的士兵看病。

  這邊只有三個學生,是為應急派遣過來的,好在藥材是一直跟著糧草補給走的。

  雖然圍城的軍隊一天一換,但後勤未曾換過,所以這邊的藥材準備的好充分。

  滿寶一到,立即將醫帳中的士兵都叫來,把任務分派下去,該帶藥材的帶藥材,該帶鍋的帶鍋,還有木柴這些也都要帶著。

  等他們準備好,大營那邊已經出發。

  他們這一小隊就落在了後面。

  等薛貴和牛刺史帶人趕到,契苾何力的軍隊已經退出大半。

  戰場上,余下的高句麗兵已經想不起來要殺晉軍了,因為他們被城樓上的箭矢射殺得更多。

  一時心理崩潰,四處潰逃,根本想不起要拉住晉軍共沈淪之類的。

  白善護著契苾何力將軍在大吉和親兵們的保護下沖出射程,迎面和薛貴牛刺史撞上。

  牛刺史看到契苾何力面如金紙,不由臉色一變,打馬上前,“將軍……”

  契苾何力還清醒著,他道:“不能如此潰敗,用投石機和弩機,盡量保存士兵。”

  牛刺史應下,立即側身讓他們去醫帳。

  白善一踢馬肚子,帶著契苾何力去找滿寶。

  牛刺史本已經回頭看向城樓,但白善過去後他立刻扭頭看向他們,只可惜被他們的親兵擋住了視線,但他依舊有些驚疑不定。

  薛貴已經吩咐下去,士兵們正在架設投石機和機弩,見他一臉驚疑,不由跟著回頭看了一眼,“怎麼了?”

  牛刺史心臟砰砰跳,“我剛才好像看到白大人後背插著兩支箭。”

  白善背後的確插著兩支箭,大吉一直青白著臉跟在身後,但很快就回過神來,他盯著白善後背的兩支箭許久,最後在趕到醫帳,大家緊張的擡著契苾何力去找周滿的時候,他還是擡手折斷了他身後的箭,然後不動聲色的伸手扶住白善,提醒道:“少爺,你中箭了。”

  白善微楞,然後面色一白,他說呢,混亂中後背一陣鈍痛,原來是中箭了。

  白善與他點了點頭,跟著他一起去找滿寶。

  滿寶他們才到,只來得及撐起兩個醫帳,看見被送來的契苾何力將軍,她眉頭微蹙,“怎麼還中箭了?”

  再見到白善,發現他也臉色蒼白,不由問道:“你受傷了?”

  大吉立即道:“少爺中了兩支箭。”

  滿寶臉色一白,差點兒站立不穩。

  白善就上前一步扶住她,低聲道:“我沒事兒。”說罷暗示性的拍了拍她的手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