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7章 紅豆杉

紅豆杉,一種滅絕已久的樹種,其皮可提取抗癌藥物。

  滿寶摸著下巴思考起來,“這個提取是怎麼提起?熬藥嗎?”

  科科:“宿主覺得呢?”

  滿寶:“從沒聽說過紅豆杉可治病,不過百科館內既然這麼說了,那就試一試。”

  滿寶和莫老師學過癌癥的相關知識,治倒是不太會治,但卻基本認識了它們。

  她對照過她能找到的醫書,先輩們對各種部位的癌有不同的稱呼,而不論是叫積聚,腎巖,還是癥瘕,它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腫”。

  滿寶懷疑,“難道它的皮有消腫之功效?”

  科科沒理她,它怎麼知道?

  在未來,這東西早滅絕了,這點兒記載還是在各種古書上找出來的記入百科館,想要更多的信息,那得等百科館的實驗室試驗出來才知道。

  不論是積聚、腎巖、癥瘕還是其他的腫癌,在當下都很難醫治,所以滿寶覺得這才是寶貝。

  比人參還要寶貝。

  不過人參也很好,她這段時間挖了好多人參,要不是有的林子太深的地方不好入,她還要往更深處去。

  滿寶將該收錄的都收錄了,這才打開布包裏的人參,她的人參品質並不比白二郎的差,她將上面沾著的泥土都給弄幹凈了,細致的放在一個簸箕上陰幹,喜滋滋。

  白善回來,手上還拿著一團幹葉子包的東西。

  滿寶似乎聞到了香味,“這是什麼?”

  白善打開給她看,“鹿肉。”

  他道:“契苾將軍圍城的空隙進山去偵察敵情,獵了一頭鹿,給陛下送了一條鹿腿,剩下的則烤了,我給你割了一塊回來。”

  鹿肉已經有些冷了,但屋裏有炭火,稍烤一烤就可以,

  滿寶很好奇的問:“國內城裏面一點兒動靜也沒有嗎?”

  白善道:“倒也不是一點動靜也沒有,這兩天大家又罵又勸的,城樓上的人情緒不是很好,今天大家互相問候了彼此祖宗的十八輩,對面專門挑著阿史那將軍投降的事兒說,還挑撥趙國公是靠裙帶上位。”

  “不過這些對趙國公他們來說不值一提。”

  這種程度的罵戰在身經百戰的趙國公他們眼裏根本不值一提,甚至阿史那將軍也沒往心裏去。

  偶爾朝中掀起罵戰時,這些都算是輕的,好歹是有據可查的真事,有些完全是捏造杜撰,那才是真的氣都沒處撒。

  滿寶歪著腦袋想了想道:“明天是鄭太醫當值,我還有一天空閑的時間,不然我也去看看吧。”

  白善一聽立即道:“明天應該是方大人去,你可以等等我,待我處理完手上的公務,中午和方大人換一下,然後與你同去。”

  滿寶連連點頭,正巧她上午也要巡視病人。

  鹿肉才烤好,門簾一掀,一個腦袋探了進來,“好香啊,你們在幹嘛?”

  白善:“……你怎麼不敲門?”

  白二郎立即拿著布包進門來,蹲在炭火前盯著上面被串起來的那塊肉道:“我敲了,還喊了一聲,結果沒人應我,大吉和西餅也不知上哪兒去了,這鹿肉哪兒來的?你們這兒竟然有鹿肉。”

  白善將熱好的鹿肉拿起來看了看後放在盤子上,找了一把匕首來切開,給了白二郎一些,“契苾將軍打的,吃吧。”

  白二郎立即將拿來的人參交給周滿,坐在桌子邊和滿寶一起吃,“我都聽到了,我明天也要去。”

  來這裏好幾日,他只在城中和附近的林子裏打轉,還沒去過國內城的城門外呢。

  第二天,大家用一上午的時間處理好了公務,不到午時便開始騎馬往國內城去。

  出小城的城門口時,見城外和城內左右兩邊都設了粥棚,不少百姓拿著碗拖家帶口的來領賑濟粥,便放慢了馬速,等出了城才快速跑起來。

  天太冷,馬一跑起來,冷風就往人的脖子和嘴裏灌,因此沒人張嘴說話,等到了國內城外白二郎才問,“我發現這兩日撥給我們醫帳的糧食少了好些,他們說是你們中書省調派走的。”

  白善道:“之前城中的糧食被燒毀不少,連糧鋪裏的糧食也都燒了,百姓本就缺糧,封尚書為了籌措軍糧又逼出了一些,現在城中有余糧可過冬的百姓沒幾個。”

  他道:“總不能真的看著他們餓死,真的餓極了,那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所以他們清點過城中的人口後就開始施粥,今天是第二天。

  白善道:“陛下已經派幾位大人帶兵去其他城池籌措軍糧,以及洽商糧商,最多一個月就有消息,所以這一個月大家都忍一忍。”

  這一個月他們要多養這麼多人,軍中糧草肯定不夠,所以就只能減少份額。

  滿寶道:“我現在一頓也只分得一個饅頭,一碗稀粥,只吃了六分飽呢。”

  白二郎嘆息,“好吧,就是可憐了鄭太醫他們,才過了兩天好日子。”

  滿寶也在心裏同情了一下鄭太醫他們,然後大家很快將此事甩在了腦後,罷了,有的吃,不餓死就行了。

  今天圍城的換成了契苾何力。

  別人喊陣都是副將上,他們這一支軍隊不是,契苾何力嫌棄薛備嘴笨,因此自己上。

  他一馬當先,站在城池下,氣沈丹田,沖著城門的方向大喊道:“孫子們,你爺爺我又來了——”

  “一群慫包,爺爺我是怎麼生下你們這群慫貨的,不敢出城也就算了,連回個話都不敢,你們出生的時候膽子都被老鼠吃了嗎?”

  滿寶遠遠的騎在馬上看熱鬧,見契苾何力已經從他是他們爺爺進化到是他們的天王時不由瞪大了眼睛,“就這樣他們都能忍?”

  白善道:“那能怎麼辦呢?契苾將軍站在弓箭射程之外,他們也不能從城裏出來,回嘴也吵不過,也只能如此了。”

  但城裏的人顯然一點兒也不平靜,任誰被連著罵了幾天都會不高興了,其中一人就很想打開城門去應戰,但被人死死的拖住了。

  他回頭沖著來督戰的耨薩大聲吼道:“高耨薩,難道我們就一直這麼忍著嗎?請讓末將出城迎戰吧,末將一定將那契苾何力的腦袋砍下來給您當酒杯,看他還怎麼狂!”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