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5章 圍城

高五王子前腳被送回天牢,章徽後腳就被提溜出去。

  他轉了轉眼珠子,老老實實的去見高句麗王了。

  這一次,大殿中不僅有高句麗王,還有高句麗的大臣們在。

  勸人投降嘛,那當然是一人計短,三人計長了。

  高句麗王提出了這個世界上所有男人都夢寐以求的東西,官位、爵位,甚至是土地。

  除此外,還有美人兒,金錢,你想要啥有啥,一個要求,勸說晉朝皇帝和談,他願意將遼東城以西的地方割讓給晉國,高句麗對晉國稱臣。

  章徽心內思索,之前好幾天他都好好的在天牢裏蹲著,今天怎麼又是見五王子,又是見他的?

  還給出了這麼豐厚的條件。

  難道……

  章徽眼睛微亮,難道陛下他們領著大軍到了?

  他立即垂下眼眸遮掩住眼中的光彩,片刻後擡起頭來肅正的和高句麗王道:“大王不必在我身上費心,高句麗本就是大晉屬國,但你們多年來違背主國意誌,不僅搶奪同為屬國的新羅和百濟,還迫使兩國臣屬於你,更是多次侵犯我大晉邊界,高句麗今日之禍皆是高氏王庭不修德行的報應吧啦吧啦……”

  章徽是禮部侍郎,說起禮來那是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先說兩國關系,晉為主,高句麗為臣,這是建國之初就定下來的,國書還是你高句麗親自遞的,結果你一再的違反主臣協議,反過來挑釁主國;

  再說高句麗的內政,這些年高氏王庭奢靡,又好兵戈,治下百姓苦不堪言;

  最後又說到他們的法治混亂,雖然貴族犯法是不可能與庶民同罪,但以他到國內城這段時間的了解,這裏的貴族對普通的百姓簡直是可以為所欲為,根本無人能管。

  一個王國如此,那和亡國也差不多了多少了。

  就是大晉不滅他,過個幾十年,他也會自取滅亡的。

  既然都是滅亡,早個幾十年也沒差別。

  章徽目光生輝,罵得更起勁兒了,引經據典的將高句麗君臣都罵了一通,高句麗王被他指著鼻子這樣罵,氣得胸口生疼,差點兒吐出血來。

  見他手指都打抖了,章徽這才閉上嘴巴,他也怕把人給氣死了要償命。

  章徽又被丟到了天牢,好在沒挨打,就是吃的東西又少了。

  高五王子想支援他一些都不行,畢竟他們之間隔著一道墻。

  不過章徽走了這一趟更加肯定了,他悄悄和高五王子道:“王子殿下,我們陛下到城外了,國內城應該是被圍了,你能不能再想一想辦法傳遞些消息出去?”

  高五王子精神一振,幾乎整個人趴在墻上,“真的假的,你怎麼知道的?”

  他也被提出去談話了,他怎麼不知道?

  章徽肯定的道:“真的,不信您找人問問就知道了。”

  大軍圍城動靜那麼大,不可能是秘密,只怕牢中的衙役都知道,可惜他沒錢,沒門路,也沒人情,這事兒只能看高五王子了。

  章徽砸吧嘴,白善讓他帶上高五王子還真帶對了,人可比一塊玉佩好用多了。

  玉佩畢竟是死物,而人是活的,只要牢牢的把住高五王子,那就有無限的可能。

  高五王子開始在隔壁鬧騰起來,他畢竟是大王的兒子,牢中的衙役們不敢怠慢他,哪怕知道是假的,他們也得去問話。

  皇帝做了部署,四路大軍,一路一天的去圍城,今天是高誌去圍,既然來了,總要給他們一個見面的機會。

  於是高二王子在城門下勸說眾人投降,城中的將士、官員和百姓都驚呆了。

  雖然早聽說二王子叛國了,但聽說和真看見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國內城的人,尤其是普通百姓受到的沖擊簡直不能用言語表達,連達官貴人之間也對王國的未來產生了疑慮。

  “二王子素來精明,連他都選擇了投降……”

  “五王子也降了,即便是被投入大牢,也不願重回王庭,一心跟著高句麗走。”

  “難道真是時運到了?”

  “說不準,如今高句麗大半壁江山都在人家的手裏了。”

  “不是還有建安城嗎?”

  “建安城已經是孤城了,晉國雖然未曾攻打它,但收服周圍的城池,建安城難道還能獨善其身嗎?”

  “呂瑉那廝就不該固守建安城不動,若他出兵幫一把安市城,說不定……”

  “哼,安市城前前後後的援軍,加上本地駐軍近二十五萬人,現在還不是破了,連守城的二王子都投降了。”

  就在這片議論聲中,有人家忍不住悄悄的去天牢裏聯系五王子了。

  當然了,大敵當前他們是不會親自去的,而是收買了衙役給五王子送了些吃食。

  於是五王子啃著饅頭就吃出了一封信。

  五王子:……

  他將紙吐出來,一臉嫌棄的展開看……

  殷禮拿著一小節竹筒進屋,“陛下,國內城有消息傳出來了。”

  他將竹筒打開,把裏面的卷紙拿出來奉上。

  皇帝拆開看了一眼,轉手遞給他看,“是章徽的信兒,他們現在被關在天牢之中,高氏想和談。”

  殷禮道:“國書送去,高句麗還未回信。”

  皇帝嗤笑道:“這才一天時間,他們肯定沒那麼快拿定主意。”

  殷禮問:“陛下,要不要攻城驚嚇他們?”

  皇帝想了想後搖頭,“剛下完雪,天氣寒冷,城門容易結冰,此時攻城對我們很不利,如果只是驚嚇,不足以讓我們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傳令下去,圍而不攻。”

  他頓了頓後道:“讓各軍選出些人來去罵戰,能把人罵出來最好。”

  殷禮:“……罵不出來呢?”

  “讓禮部的人上,”皇帝道:“禮部不是還有好幾個人跟著嗎,還有那些文臣,沒事兒就去轉一轉,等人罵完了就去宣講大義,我們為何攻打高句麗?我大晉是占著理的,勸說他們投降。”

  殷禮應了一聲“是”。

  於是文官們除了要給攻下的城池料理後續,還得輪班去城門外勸降。

  有的人嗓門不夠大,還得挑個機靈點兒的士兵傳話,好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