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3章 連下十二城

皇帝已經在準備拔營的事了,聽到耨薩病逝的消息,微微嘆息一聲後揮手,“著莫家厚葬吧。”

  說罷讓古忠挑了些瓷器和玉器給莫家送去。

  金器和銀器可以直接變現,即便沒有瓷器和玉器貴重,皇帝也不想給出去。

  滿寶拱手道:“陛下,臣先告退。”

  皇帝揮了揮手,等人轉身後卻又叫住她,“雪天難行軍,你們醫帳的人可能堅持?”

  滿寶道:“既然已經進入軍中,那就是行伍之人,陛下不用區別看待我們。”

  皇帝滿意的頷首,笑道:“有卿等這句話朕就安心了,便是雪落,朕也能繼續東征。”

  殷禮大步走來,等人匯報過後就撩開簾子進來,躬身回稟道:“陛下,第五批糧草送到了。”

  皇帝眼睛微亮,算了算時間後道:“此一次算他們識相,可都檢查過了?”

  殷禮道:“都檢查過了,沒有大的問題。”小問題那是避免不了的。

  皇帝便大松一口氣,現在連糧草都充足了,不拿下高句麗簡直對不起此天時地利人和。

  他暢快的大笑道:“好,吩咐下去,明日一早拔營。”

  “是。”

  有高誌為前鋒,晉軍長驅直下,很快在國內城齊聚。

  因為有高誌和趙國公、阿史那前後掃清沿路的障礙,主帳只需一路東進,即便是下雪也沒能降低多少他們的速度,一行人很快追趕上。

  等高誌到達攔在國內城前的最後一座小城時,主帳離他們也不遠了,只八十裏左右而已,一天便可到達。

  而這一座城已經成了封尚書的據點,因為不知道高誌投降的事,他還以為這是高句麗的援軍,正打算據守城門,結果蹲在城墻上看那旗幟,越看越像他們大晉的旗幟,那大大的晉字他好似沒看錯吧?

  而高誌並不知道這座城被晉軍給占了,正打算派人去說服城主,結果兩廂一對上,他也覺得對面墻頭上的旗幟不太想他們高句麗,啊呸,是大晉的。

  兩方大眼瞪小眼,不過封尚書並不相信他們,一直將他們攔在城外,直到趙國公和阿史那的領軍到來,他這才把人放進去。

  高誌一邊往裏走時一邊想,若當時阿史那扣動城門時,他們的城門官但凡有如此規矩,安市城也不會破了。

  等皇帝到了這一座小城看到封尚書,幾乎要認不出他來了。

  不僅人瘦了一大圈,胡子亂糟糟的,連衣服都快有味兒了。

  一見到皇帝,封尚書就激動的上前行禮,“陛下,臣終於見到您了。”

  他原計劃著,雪下來後再守上幾天,再沒有大軍的消息他就從海上撤回去了。

  他孤軍深入,睡覺的時候眼睛都是睜著的。

  這會兒見到皇帝,激動之余就是安心,然後就想哭。

  皇帝則是心疼居多,仔細的看了看封尚書和他身後的將領,心疼得不得了,就拉著他們的手道:“辛苦愛卿們了。”

  他們君臣在這裏眼淚汪汪,邊上不遠處,鄭太醫也正拉著盧太醫在哭,其實他想拉著周滿的,畢竟她是主官,奈何男女有別。

  所以他只能當著周滿的面拉著盧太醫哭了,他這一趟真的是太苦了啊。

  滿寶見他都瘦脫形了,而且他身後的學生也都大變樣,一時心疼不已,連忙問道:“你們怎麼這樣了?難道封尚書克扣你們的軍糧?”

  “那也得有軍糧扣啊。”鄭太醫抹著眼淚道:“我們這裏不似你們那邊,我們走的是海路,又是孤軍深入,除了一開始還有糧草補給,後面糧草就再也運不進來了。”

  滿寶點頭表示理解,畢竟他們帶的人少,很難守得住沿途的路徑,糧草送進來基本就是資敵,不如不送。

  “所以我們只能自己籌措軍糧。”鄭太醫哭道:“一開始也還不錯,封尚書攻城厲害,一路下了不少城池,每打下一座城池就收了城中庫房的糧食,再到一些富貴人家裏走一走,坐一坐,軍糧就有了。”

  “可二十五天前,高句麗開始發狠,我們每攻下一座城,他們撤退前寧願把城中的房屋糧食全燒了也不給他們。”

  後面幾座城都損毀嚴重,但除了城門那一塊是他們打的以外,剩下的就是高句麗的兵馬動手,手段極狠。

  封尚書之前為了不讓高句麗人斷自己的後路,對普通百姓素來友好,一直約束軍中不得擾民。

  他們也用不著擾民就能聚齊糧草,所以關系處得還不錯。

  但高句麗人如此施為以後他們再想和普通高句麗人維持好的關系就很難了。

  在高句麗人和自己的士兵之間,封良眼也不眨的就選擇了自己的將士,於是直接讓人征收糧草,征收不到就搶,一路就這麼蠻橫的打到了國內城。

  但國內城堅固,高句麗剩下的兵馬大多數在國內城之中,僅憑封良這點人馬當然是打不過的。

  所以他只能回頭搶了這座小城做據點。

  只不過也很難,這座城池就這麼大,之前官員撤走時就把能帶走的帶走了,帶不走的也一把火燒了,城中連高句麗人都不剩下幾個了。

  他們就只能一邊征收糧草,偶爾去附近的村莊城鎮中搶一波,一邊圍攻國內城。

  因為糧食緊缺,大家一天就吃兩頓,每一頓還都是稀的,但運動量又大,一來二去,大家不就瘦了?

  滿寶和盧太醫都同情的看著他,尤其是盧太醫,周滿還需要上戰場,他則是多數時刻陪在皇帝身邊的,算是三人中最輕松的了。

  鄭太醫最苦。

  滿寶安慰了一下鄭太醫,承諾道:“晚上我請你吃饅頭好了。”

  鄭太醫就哭聲一頓,擡頭問道:“果真嗎?”

  滿寶點頭。

  見鄭太醫身後的學生們也都在咽口水,便道:“你們一起來。”

  他們立即點頭,差點兒把腦袋都給點掉。

  大軍到來,讓封尚書這一路有了充足的糧草,兩軍一匯合就開始埋鍋造飯,不大的小城內外到處飄著食物的香氣,連一直縮在家中的百姓都忍不住走出家門四處張望。

  封尚書看到了便道:“陛下,留下的這些百姓都是逃不掉的窮苦之人,之前臣從他們那裏搜刮了一些糧草,現在下雪了,若沒有糧食賑濟,他們恐怕活不過這個春天。”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