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2章 下雪

皇帝當然不怕了,他還想著高誌帶著這些望族之後將剩下的城池一路攻下,能一路平安自然最好,他再想辦法安置他們,若不能平安,直接折損在戰場上,皇帝也不會吝惜眼淚的。

  這些人對高句麗,對晉國來說都是蟲子,惡心,卻還有些用處,就這麼碾死了不僅臟腳,也沒多少好處。

  讓他們消耗在戰場上是最好的。

  趙國公,甚至白善顯然都能領悟到皇帝的這層意思,所以晚上入睡前,白善便悄悄的和滿寶說了,“陛下顯然是要對高誌物盡其用。”

  說起來還是不喜歡,不欣賞。

  皇帝對於喜歡和欣賞的人從來都是保護多於利用,陛下如今這樣急切的將他派出去,顯然是看他的造化。

  白善道:“他若運道好,東征之後一個侯位不會差的,若運道不好,也就得陛下幾句評語罷了。”

  滿寶道:“可惜耨薩了,要是他,說不定能抓住這一次機會。”

  耨薩的病情惡化得很快,即便滿寶每天都過去給他紮針換藥,但他顯然不太配合治療,從他的脈象上就看出來了。

  因此不過兩天人就昏昏沈沈起來。

  皇帝暫留安市城,先派了高誌領軍東去試水,趙國公和阿史那等人準備出征,順便在此地征集一些糧草和安撫百姓。

  不多日傳來消息,高誌領著四萬兵馬一路東去,連下十二城。

  其中有八座城池是在人到後直接投降的,剩下的四座是攻下的,但也沒費多少勁兒。

  高誌是高句麗的二王子,身邊的將領多為本國望族,他們的姻親故舊遍布整個高句麗,由他們帶兵攻城,又能激烈到哪裏去呢?

  薛貴跟在後面,一路將手上的兵馬散出去守城,消息傳回安市城,皇帝大喜,立即讓趙尚書和阿史那各領兩路大軍東進與高誌匯合。

  他則由殷禮保護,帶著大帳跟在他們後面。

  耨薩也聽到了這個消息,當天身體就不好了。

  他昏沈了一段時間,莫原哭得不行,將周滿請了過來。

  滿寶紮了針後開了一張新的藥方,她頓了好一會兒才將藥方遞給莫原,低聲道:“準備後事吧。”

  莫原一楞,回過神來撩起袍子就跪下,“請周大人救一救我父親。”

  滿寶搖頭,“病人不想活了,我們何必為難他呢?”

  滿寶這幾天看著耨薩一邊求死,一邊掙紮著吃藥紮針,心裏其實也不好受。

  雖說大夫就是要治病救人,但心裏酸酸澀澀的,一點兒也不好受。

  她道:“這藥能讓他走得舒服,精神點兒。”

  滿寶道:“他氣血雙虧,五臟六腑都已衰竭,現在已經是沒有辦法了。”

  莫原流淚,只能懇求道:“還請周大人留在此處,若是我父親……請周大人送我父親一程。”

  滿寶:……她才不送呢,上趕著做人家的殺父仇人嗎?

  現在她開的藥方雖然是虎狼藥,但還是維持他的生命,並且讓他感受好一點兒的藥,可不是殺人的藥。

  好吧,一定程度上也是送人去死的藥。

  不過滿寶沒有立即拒絕,只道:“我就坐在這兒,耨薩要是不好受,我或許可以為他紮針止痛,讓他最後的時光好受些。”

  莫原拿著藥方去抓藥,

  等藥熬好送上來,外面陰沈沈的天空中竟然飄下了一朵雪花。

  坐在廊下的滿寶一楞,起身走出屋檐,擡手接了一朵小小的雪,這才發現天空飄飄揚揚的下起了雪,這是安市城的初雪吧?

  屋裏,莫原費了好大勁兒才勸耨薩吃了半碗藥,他似乎感受到了什麼,推開碗看向外面。

  因為冷,窗戶是關著的,他什麼也看不到,但他依舊問道:“我似乎聽到了雪的聲音。”

  莫原一楞,連忙看向下人,下人出來看了一眼,立即道:“老爺,下雪了。”

  耨薩便掀開被子,“快,扶我,扶我去看看。”

  莫原連忙接過下人身上的厚衣給父親披好,扶著他走到了門邊。

  耨薩一腳踏出門口,身子倚靠在門邊,看到這飄飄揚揚的雪,眼淚便從眼底滑出,順著臉上的溝壑落到了嘴邊,苦澀不已。

  他順著門滑坐在地,老淚縱橫,“這場雪來的不是時候,不是時候呀,若再早上八天,就只早八天,那……”

  莫原緊張的看了一眼站在院子裏的周滿,忍不住低聲喚道:“父親……”

  滿寶默默地看著他,見雪越來越大,幹脆也不淋雪了,回到廊下,拍了拍頭上和肩膀上的雪花,她和耨薩道:“這世上哪兒有那麼多‘若是’?”

  耨薩擡起淚眼看向周滿,幹脆靠在門上不動了,他道:“晉國皇帝收留我國王子,就不怕他們將來反了晉國嗎?”

  滿寶道:“晉國強大,只要民安國泰,區區一個高句麗,不過是我晉國的幾個州府罷了,就是反了,沒有天下響應,他們也成不了大事。”

  “而晉國若是到了民怨沸騰的那一天,多一個高句麗舊王室也不多。”

  何況以皇帝以往的作風,他不會讓高氏王族繼續在這片土地上繼續統治的,放到江南或者嶺南去,過個兩三代,還有誰會惦記著遼東苦寒之地呢?

  耨薩聞言哈哈大笑起來,笑著笑著又大哭起來,眼淚嘩嘩的喊道:“是啊,連晉國一個女太醫都知道的道理,大王卻不知道啊。”

  “晉國已然過了初立時的風雨飄搖,朝廷上下一心,君臣相和,此時就不該做挑釁晉國的事,可大王不聽,貪圖晉國的糧食、金銀銅器和綾羅綢緞,一定要進宮營州……”耨薩淚流滿面,“安市城雖守國內城門戶,卻在腹地之中,所以我雖不同意此舉,卻依舊獨善其身,到今日才知道,一步錯,步步錯。”

  “覆巢之下無完卵,安市城是敗在大王的手上,亦是敗在我的手上啊,咳咳……”耨薩咳嗽起來,一張臉通紅起來。

  滿寶連忙上前要給他紮針,耨薩卻推開她的手,倔強的道:“能見到這一年的初雪已是上天給在下最大的恩惠,再不敢多活,再不敢多活了。”

  他抓著莫原的手,艱難的起身,一步一步走下走廊,伸手握住落下來的雪,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下,“悔啊~”

  真的好後悔,回顧往昔,他們有不少的機會守住安市城,延壽若是不冒進,帶著十五萬大軍沖入峽谷……

  他們若是能再謹慎一點兒,堅守城門……

  高二王子再果決一些,領軍堅守,等到這一場雪下來,只要晉軍不能從安市城離開,便是最後安市城還是丟了,但高句麗是保住的呀。

  耨薩攥著手中的雪,無限惋惜的緩緩倒下,莫原一摸,大驚,“父親——”

  滿寶立即上前看,片刻後對他微微搖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