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9章 不願治

滿寶看了眼他肋下穿透而過的刀傷,微微皺眉,都這麼長時間了,他們竟然都沒想過縫合止血嗎?

  她打開藥箱,取了銀針出來先護住他的心脈,顧不得止血,不斷的用銀針刺激的他的心臟,她仔細的聽了聽,還是沒聽到脈象。

  便固定好銀針,將手放在他的胸口,找準位置後就跪在床上按壓……

  莫原看得一呆,怔怔的問,“你,你做什麼?”

  兩個大夫也一驚,上前就要阻止,“耨薩已經去世了,你怎能如此侮辱耨薩?”

  殷禮一揮手,侍衛們便上前將要沖上去的大夫給拖了過來,連莫原也被拽了過來。

  莫原大力掙紮起來,大叫道:“放開我父親,放開我父親,你們不能這麼侮辱他,不能這麼侮辱他。”

  掙脫不開,他心中大悲,轉身看向皇帝身後的高二王子,眼淚嘩嘩的流,“二王子,您就看著他們這麼侮辱家父嗎?”

  給滿寶幫把手的白善忍不住道:“她在救他!”

  方大人也連忙幫著勸,“莫公子誤會了,周大人是我晉國太醫院裏醫術最好的太醫之一,她在救耨薩呢。”

  莫原一點兒也不相信,這人一看就是女子,還什麼大人……

  一旁的兩個大夫也道:“耨薩已經沒了氣息,讓他安心的走吧。”

  滿寶不理他們,繼續按壓耨薩的胸部,白善就捏著他的鼻子一臉嫌棄的給他做人工呼吸。

  眾人:……

  半刻鐘後,滿寶聽了一下對方的心臟,摸了摸脈象,便將銀針取了,換了針法,然後還往他的人中插了一針。

  耨薩劇痛,腳微微抖動,慢慢睜開了眼睛。

  幾乎要哭死過去的莫原:……

  他一臉眼淚鼻涕的看著重新活過來的爹,一時沒有反應。

  滿寶則推開白善,將他身上敷的止血藥一點兒一點兒的掃落,檢查了一下後便開始清理傷口。

  白善從藥箱裏拿出針線,給她引了線後交給她。

  滿寶接過,低頭縫合,一邊念藥方,和白善道:“讓他們照方抓藥,馬上熬了送過來。”

  白善記下,將方子寫了下來交給楞楞的莫原,“莫公子,還是快去取藥吧。”

  莫原這才反應過來,抹了一把臉後連忙爬起來要沖出去。

  “等一等,”滿寶扭頭叫住他,問道:“你家裏有好的人參嗎?若有,取幾片來給他含著,可補氣。”

  “有,有的,有的。”人參就在屋裏,之前他們才給耨薩用過,一個大夫立即去切了兩片奉過來。

  滿寶不由咋舌,是極好的人參,只是聞一聞味道就覺得極好了。

  她示意大夫將人參塞進耨薩嘴裏,低頭繼續處理他的傷口。

  耨薩似乎這才回過神來,看著周滿問道:“你是晉國的那位女神醫?”

  滿寶覺得他說話比他兒子好聽多了,擡頭沖他微微一笑。

  耨薩心下一沈,問道:“晉國的神醫為何在我府上?”

  皇帝沒有上前,反而扭頭看向高二王子,與他點了點頭後出門去。

  高二王子跟著出來,皇帝微微蹙眉,便和他道:“老將軍此時傷重,不好刺激他,朕將周卿留在此處,讓她好好的給老將軍治傷,你們也要善待周卿。”

  高二王子還罷,他身後的一眾降將和降臣都一臉的感動,紛紛跪下道:“陛下仁厚。”

  高二王子便也跪下行了一禮。

  皇帝點了點頭,這才帶著人離開。

  殷禮帶來的禁軍順勢留下一部分,將莫家整個接管,而外面,晉軍也正在接管整個安市城。

  白善遲疑了一下,還是古忠身邊的小內侍一再來催促,他這才起身離開,白二跟在他後面也要走,被白善一把推了回去,“你是醫帳的人,跟著我幹嘛,跟著滿寶啊。”

  白二郎:……這是治病,他留在這裏幹什麼?

  但看了一眼白善,他還是站住了腳步,撇了撇嘴後回到周滿的身邊。

  白善這才放心,出去後先找了水漱口,這才去追皇帝。

  莫原端了藥上來,耨薩被人擡著坐起來,勉強吃了兩勺後問他,“安市城,降了?”

  莫原垂下眼眸,半晌才哽咽道:“降了……”

  耨薩就微微撇開腦袋不願意再喝藥了。

  滿寶看見微微皺眉,和他道:“你的傷很嚴重,失血過多,若是不遵醫囑,只怕活不了幾天。”

  耨薩面無表情的道:“有勞神醫了,莫原,將神醫送出去吧。”

  滿寶挑了挑眉,便轉身看了兩個大夫一眼,這才提著藥箱出去。

  兩個大夫對視一眼,遲疑了一下,還是跟著出去了。

  滿寶和白二郎拎著藥箱站在院子裏等他們。

  滿寶道:“病人不配合,而我奉旨問診,因此之後的治療要有勞你們了。”

  她道:“每次我問診後由你們來紮針上藥,我會開方給你們的。”

  兩個大夫對視一眼,一人漲紅了臉還是道:“這位大人,我們,我們並不會針灸。”

  滿寶楞了一下後道:“沒關系,認得穴位就行,我會將針法詳細寫下來。”

  倆人臉都紅了,“我等穴位認的不多。”

  滿寶就問:“沒事兒,只要認識手三陰經和足三陰經就可以了。”

  徐大夫遲疑了一下還是問道:“手三陰經是指哪三陰經?足三陰經是和手三陰經相對應的?”

  滿寶:“……手三陰經是手太陰肺經、手厥陰心包經和手少陰心經,足三陰經是指足太陰脾經、足厥陰肝經和足少陰腎經。這位病人失血過多,又傷在心肺之下,其中……”

  見他們一臉迷茫,滿寶便嘆息一聲道:“罷了,便是他不太願意,我也會盡量為他紮針的。”

  但病人不願意配合,真的好麻煩。

  滿寶就坐在院子裏的石凳上等著莫原,等著等著她有些不耐煩了,便問兩個神思不屬的大夫,“他們家就原公子一個家屬?”

  徐大夫還在想心思,聞言無意的道:“耨薩有四子,孫子七個,子孫繁茂得很。”

  滿寶便掃了一眼空落落的院落,嘆息一聲道:“果然我爹娘說的沒錯,姜還是老的辣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