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7章 降

白善和高二王子相攜出了地牢,外面焦心等待的人看到倆人相攜而出,目光就放在了他們握著的手上。

  白善看向高二王子,高二王子便上前一步,沈聲道:“親衛何在?”

  剛才便已經悄悄出來調兵的親衛立即帶人上前將眾人團團圍住。

  高二王子臉色冷沈的道:“本王已經決定請降,爾等與我一起去前線吧。”

  自然是都下了武器的過去,顯然,高二王子也怕有人忠貞不降,反過來反了他。

  高二王子做好準備便和白善一起前往前線。

  此時天剛蒙蒙亮,前線剛結束了一波沖殺,雙方正停戰休整。

  皇帝也在考慮著一會兒是繼續打,還是就此收兵等白善在那邊的運作?

  然後就有斥候眼尖的叫道:“白大人回來了!”

  皇帝一聽,立即帶著人出門,擡腳就要往前線去,被契苾何力一把攔住,“陛下,如今天亮了,城中房屋眾多,高低不同,誰也不知道暗處是不是有弓箭手埋伏,還請陛下留在此處,末將前去查探。”

  正在裏面療傷的趙國公也連忙喊道:“對對,陛下,我們在此等待,您可千萬別亂走。”

  這一片區域才打下來還沒清理過呢,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弓箭手埋伏,現在天亮了,可不能亂走。

  趙國公“嘶”了一聲,催促正在他背上縫針的周滿,“周大人,你沒聽到嗎?白大人回來了,你趕緊把我包紮了好去找他呀。”

  滿寶壓了壓他的腦袋,讓他老實點兒,“您不動,速度還是很快的。”

  滿寶飛針走線,就在這一條街的另一頭,白善和高二王子並騎,穿過兩邊街道上的人慢慢往交戰的邊界線走。

  身後是高句麗的將臣以及被重新召回來的薛貴等人,整個使臣團重新回到了白善手中。

  等到了前線,白善和高二王子微微頷首過後便帶著薛貴和大吉越過邊界回到大晉這邊,他也不下馬,直接和契苾何力道:“高二王子願代安市城投降。”

  契苾何力越過他看了高二王子一眼,低聲問白善:“確定嗎?”

  白善頷首。

  契苾何力便道:“等著,我去請陛下。”

  皇帝一聽說安市城終於投降了,眼睛一亮,立即起身道:“走,去接降。”

  滿寶勉強給趙國公灑了藥粉包紮上,都沒綁好繃帶他就披著衣服跑了出去,攔住皇帝道:“陛下,您不能冒險,此事讓我等去做。”

  契苾何力也道:“不錯,萬一是陷阱怎麼辦?”

  皇帝卻推開他們的手道:“怕什麼,這點膽量朕還是有的,而且你們當殷禮和禁軍是吃素的?”

  才聽了消息趕來的殷禮:……

  皇帝一看見他便招呼道:“快,將長得好看的,精神的禁軍侍衛都找來,我們去接降。”

  殷禮應了一聲,轉身去調兵。

  什麼長得好看,精神的,隨便挑一些放在前面就行,剩下的還是要武力值高,機靈的才行。

  皇帝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盔甲,確認很精神以後便笑吟吟的拉來自己的寶馬,等禁軍一到便帶著眾人去接降了。

  滿寶想看看白善,也拉過自己的馬跟著一起往前跑。

  白二郎一見,怎能錯過,便將身上的披風解了,披在一個傷兵身上後也騎著一匹馬跟著跑了。

  白善在邊界線等候,間或回身安撫的沖高誌笑一笑。

  皇帝帶著禁軍浩浩蕩蕩的上前來,白善連忙下馬行禮,跪在地上道:“陛下,高句麗二王子高誌願以安市城為降。”

  說罷將剛才寫成的降書奉上。

  皇帝嘴角微翹,卻努力的壓著,一臉威嚴的點頭。

  禁軍上前接過降書奉給皇帝,皇帝展開看後,大聲說了兩聲“好”,應承下高誌的降書。

  白善得了準信,嘴角微微一翹,便轉身回去找高誌,“陛下應下了,高二王子,請吧。”

  高誌深吸一口氣,深深看了一眼白善後才下馬,和白善在兩軍將士的註目下,穿過邊界線到了皇帝馬前,當著兩軍將士的面,他撩起了袍子跪下,壓住眼底的淚意,微微有些哽咽的道:“高句麗高誌願領半城軍民將士降於陛下。”

  皇帝下馬,三步並作兩步上前扶起高誌,拍著他的手道:“愛卿之心朕知,高愛卿放心,高句麗本就是朕屬國,朕愛民之心並不在高氏王庭之下,朕會好好的待安市城百姓的。”

  高誌又要跪下,“臣有罪。”

  皇帝連忙拉住他,溫和的道:“愛卿何罪之有?今日既已降,那從今往後便是我大晉子民,是朕的臣民,過往種種皆已成過往,不論是何恩仇,都不可再提。”

  高誌低頭,“是。”

  他身後的一眾將士悄悄松了一口氣,剛剛他們還互相廝殺呢,現在就成一家的了,說真的,還真的有些害怕。

  皇帝看向趙國公,趙國公領悟,立即領著這邊的將領笑瞇瞇的上前和高句麗那邊的將領交接,將他們手中的兵馬全部接了過去。

  皇帝則拉著高誌的手很是親密的往一個宅子裏去,他笑道:“朕暫時落腳於此處,一會兒朕帶愛卿去城西那邊的大營轉一轉。”

  滿寶低著頭側身給他們讓過,等他們過去就竄到了白善身邊,上下打量他,見他還是幹幹凈凈的,就問道:“你沒受傷吧?”

  白善搖頭,見她身上還帶著血跡,就問道:“你累了吧?”

  滿寶道:“還好,這會兒戰事結束,那就不會再增添新的傷員了,我再處理幾個就完了。”

  白二郎道:“她且還比不上我累呢,我可是上上下下的搬動人,都是力氣活兒。”

  皇帝拉著高誌說話,進了門才想起來這一趟的大功臣,一回頭就見三人不知何時湊在了一起說悄悄話。

  皇帝就叫道:“周卿,你傷員都處理好了?”

  又沖白二郎道:“白翰林,你們醫帳的傷員一會兒要怎麼安置,不去處理?”

  倆人立即行禮後溜了。

  皇帝這才對白善露出笑容,溫和的招手道:“白卿快上前來。”

  白善便笑著上前。

  皇帝見他從容有度,衣著幹凈,顯然便是入獄他也讓自己過得很好,皇帝很是滿意和開心,於是拉著他的手和高誌道:“高愛卿才入大晉,對營中的情況了解不多,所以你多帶帶他。”

  白善心中一動,笑著應了一聲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