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4章 親臨

晉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連下兩條街,但高句麗兵也不是一無所長,整座城一直在戒備之中,哪怕這幾天戰事不重,也有警惕之人。

  因此晉軍的攻勢很快被遏制,但喊殺聲依舊沖天,整座城再次陷入戰火中,就和前段時間攻城一樣。

  整座城的人都醒了過來,老百姓們老實的關起門來等待,其實他們這時只想要一個結果,不論是輸是贏都要有一個結果。

  正如晉軍這幾天滿大街小巷說的那樣,遼東一帶本就和中原是一體,高氏居遼東,建高句麗,尊大晉為主,那就要做好臣屬的本分;

  加上這幾天皇帝一直讓晉軍宣揚高氏的壞話,說高氏王庭殘暴不仁,苛捐雜稅……

  許多百姓嘴上不說,心裏卻是很認同的。

  因此他們此時並不反感遼東歸於大晉,反正只要有個結果就行,他們不想再窩在家裏了。

  雖說現在入冬了,可他們還沒來得及儲存足夠的木柴,今年過冬怎麼辦?

  他們得出門。

  高二王子被驚醒,趕到議事院時,耨薩和眾將臣已經到了,除了耨薩,所有人都有些懵逼,“晉國為何突然大舉進攻了?”

  “難道他們知道我們關押使臣的事了?”

  大家議論時還忍不住去偷看高二王子。

  高二王子抿了抿嘴,問道:“前線如何?”

  元益稟報道:“城東丟了三條街,城南這邊丟了兩條,如今都僵持住了。”

  話音才落,領兵跑進來道:“王子,橫二街發現大批晉軍,幾處高地都被晉軍拿下了。”

  高二王子臉色一變,幾乎和耨薩同時出聲,“他們要斷了我們和城東的連接。”

  耨薩立即道:“王子,絕對不能讓他們占據橫二街,不然我們就失去對東城的控制了。

  要是失去對東城的控制,他們只占據城南的一半還有什麼意義?

  到時候只能放棄安市城逃走了。

  高二王子立即調兵前去橫二街支援,然後驚疑起來,“晉軍為何突然大舉進攻?”

  他才把白善關進地牢幾個時辰?

  想到此處,他渾身一震,立即吩咐親衛。“去地牢裏看白善。”

  親衛領命而去,兩刻鐘後回來稟報,“白善還在地牢中,並沒有逃,使臣團的其他人也都在客院中,無一人失蹤。”

  高二王子已經將可以安排的人都安排到前線了,他靜靜地坐著,百思不得其解,那晉軍為何會突然進攻了呢?

  是不耐煩再等他的答復,覺得時間拖得太久了?

  高二王子揉了揉額頭,問道:“耨薩如何看?”

  耨薩沈靜的道:“王子,如今我們雙方兵力相當,請王子親臨前線,鼓舞士氣,只要守住了這一次,再拖延上十天,此困可解。”

  高二王子連忙問道:“何解?”

  耨薩道:“天氣漸冷,老臣若沒有算錯,再過十天,最多十二天,初雪就要下來了,而且是一場大雪。”

  他道:“晉軍是遠攻,物資遠比不上我等,糧草不及,所以我們只要守住,他們久攻不下自會退去。”

  高二王子遲疑,耨薩便跪在了地上,低頭道:“老臣願服侍王子親往前線作戰,請王子親臨。”

  高二王子便起身,目光堅毅的道:“好!”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皇帝已經穿著盔甲哐當哐當的出現在前線,剛到,便看見白善帶著醫帳的人在後方穿梭,將前頭送下來的士兵安排在屋檐下,一邊治傷,一邊還要躲避偶爾會飛過來的流矢。

  皇帝微微皺眉,看了看前後左右的房子,和殷禮道:“帶上一些錢,將這附近的房屋全都征用了,朕要用來安置傷兵。”

  殷禮應了一聲“是”,正要去安排,白二郎立即打著自己的馬跑上來,“陛下,陛下,這事兒讓我去做吧,我本就是管理醫帳的。”

  皇帝這才看到他,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見他披著披風,裏頭還是一身顯眼的紅袍,立時生氣,“這是在打仗,你沒事穿這麼顯眼幹什麼?你盔甲呢?就不怕那箭專往你身上插嗎?”

  白二郎:“……陛下,這是臣的官袍啊。”

  跟著皇帝出行,他不穿官袍穿啥?

  而且他披風是黑色的好不好,一下就遮住了,至於盔甲,“臣沒有盔甲。”

  皇帝就轉頭和古忠道:“選出一套朕不常用的盔甲來,回頭給駙馬送去。”

  這才和白二郎道:“還不快去,楞著做什麼?”

  白二郎一聽,開心了,立即帶著人跑回去拿了一些錢,然後就去敲門,很多屋子裏都沒人,因為這一條街很多是前面鋪面,後面宅院,許多人家並不住在此處。

  所以白二郎直接讓人把門給砸了,進去後直接征用,而碰上有人的人家,他就給錢,征用前面的鋪面,讓他們在後院緊閉房門,他們不會去到後院。

  他也不管人答應不答應,打仗便是如此,由不得人慢慢權衡選擇。

  白二郎征用了房子,轉身便帶著人去將外面的傷兵都給擡到了屋裏,還讓人去生火盆,準備禦寒用的棉被等物。

  在外面都快凍僵了的傷兵這才感覺了好些,受了傷,上了藥,被火光這麼一烤,又吃了藥,便昏昏欲睡起來。

  白二郎跑進另一個鋪子裏,就見滿寶正讓人拆了門板,讓人按住了一個哀嚎不止的士兵,正額頭冒汗的拿著鋸子要鋸掉對方的手臂。

  他的手被刀砍去了大半截,已經救不回來了,為了止血,只能把這一截小臂給鋸掉。

  白二郎立即沖上去一把按住人,問道:“不是有麻沸散嗎?”

  滿寶道:“給他吃了,但他還是叫,麻沸散對他的作用似乎不大,我也不敢下重藥,已經用針止痛了,但肯定還是會很痛,你們先按住,我動作快一些。”

  好幾個士兵過來幫忙,按壓住人,滿寶便和蘇半夏一起快速的鋸起來,好半晌將手鋸掉以後滿寶就開始給他止血上藥。

  見他疼得臉色發白,便問蘇半夏,“止痛的藥還沒熬好嗎?”

  蘇半夏搖頭,“這裏水少,需要從很遠的地方打了水送來,所以有些慢。”

  白二郎想了想後道:“我再去給你要幾個人過來幫忙。”

  滿寶點了點頭,等處理好了這個傷患便去處理下一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