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2章 傳口信

趙國公只能出去找斥候,給了他們不少的金子,吩咐道:“去打探白大人的消息,越快越好。”

  “是。”

  與此同時,安市城的另一邊也有許多人難眠。

  高二王子就睡不著,今天下午便陸續有人來找他,有來和他告狀說白善私下收買他們的,將盒子裏的東西和信給他看了;

  也有拿著盒子和信件過來勸說他投降的,更有私匿信件什麼都不說的。

  他不相信,同去參加宴會,白善會放過其他人。

  所以高二王子才那麼生氣,他覺得自己失策了,這件事上應該聽耨薩的。

  他生氣,但也忍不住心中的仿徨,難道真的要降嗎?

  王庭和安市城就沒別的路可走了嗎?

  可恨延壽將從靺鞨借來的兵全敗光了,如今他們再想從靺鞨借兵都不能夠。

  高二王子難眠。

  蒙家父子也也難眠。

  白善才被抓走他們就收到消息了。

  現在安市城就剩下一半了,何況白善住的客院距離他們家也並不是很遠。

  蒙公子見父親一直走來走去,忍不住出聲,“父親,您不是去找了二王子,就算他生氣也當不會遷怒我們。”

  蒙老爺道:“我聽人說其他人去除了帶盒子,還將信帶去了。”

  他們將信留下了,去見高二王子時並沒有拿出來,也沒有告訴高二王子勸降信的事。

  實在上面寫的過於讓人心動了,心動到他怕給高二王子看了,對方也會懷疑他偏向了晉軍。

  蒙老爺原地轉圈,最後還是咬了咬牙,轉身道:“去,悄悄讓人去一趟議事院的地牢……”

  蒙公子臉色一變,不由道:“父親,這太冒險了。”

  蒙老爺卻搖頭,低聲道:“要有大利益就要有大冒險,這是必定的。”

  蒙公子一聽,思考片刻後便道:“兒子親自去。”

  蒙老爺想了想便點頭,“好,你小心些。”

  蒙公子便去換上衣服,帶著人悄悄出門了。

  議事院是一個挺大的建築群,是耨薩的一個別院,高二王子來以後,以別院為中心的地方都被圈起來征用了。

  高二王子帶來的將臣等都住在那一片,而地牢裏關著的都是普通的犯人,全是犯官和犯將,以及一些富商和大戶人家的人。

  高二王子接手安市城時並不平靜,更不要說他入駐後還在安市城內外征調糧草,地牢裏關著的就是犯法,以及抗捐的人。

  蒙家家大業大,自然也有親戚在裏面,因此他可以借口去看望親戚進去。

  當然一般情況下不會是夜晚,但以蒙家在安市城的經營,收買底下的官差和牢頭進出牢房並不難。

  此時蒙公子就穿著鬥篷悄悄的進到了牢房,站在了白善的牢房前。

  白善已經睡著了,只是不太安穩,外面一來人他就醒了,更不要說大吉了,他直接睜開眼睛起身,看到站在牢房外黑乎乎的一個人,再掃一眼他身後的牢頭和下人,便轉身將白善推起來。

  牢頭打開了牢房,側身低聲道:“您最好快些,您最多只有一刻鐘的時間。”

  蒙公子應下,給牢頭手裏放了一個錢袋後方才進去。

  白善只著裏衣坐在床前,大概覺得有些冷,他將外衣披了起來,迷迷蒙蒙的擡起頭看向身著鬥篷的黑影,瞇眼,“蒙公子?”

  蒙公子將鬥篷取下,和他對視一笑,“白大人好眼力,只一面便認出在下了。”

  白善微微一笑,拍了拍床道:“屋中簡陋,多有怠慢,還請蒙公子見諒,且將就坐一坐吧。”

  蒙公子見他如此坦然,不由心中感嘆,難怪父親對大晉如此有信心,實在是這一位使臣也不是普通人物。

  已經身陷囹圄,卻面不改色,白日是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

  蒙公子行了一禮後謝過了,並沒有坐下,而是壓低了聲音說了一下外面的情況,並暗示道:“家父痛惜使臣,然而二王子暫不聽勸,您也知道,蒙氏如今不比以前,不好過於強求此事,因此只能過一段時間等二王子怒氣消一些了才好給使臣說情。”

  白善一邊微笑著聽,一邊看著他沈思,他能相信他嗎?

  這是高二王子的試探,還是蒙氏自作主張的試探,要拿他去和高二王子投誠;或者是他就如表現的這般,是在向晉國投誠呢?

  白善心中來回權衡。

  不知滿寶是否聽到了他的話,要是沒聽到,這是一個絕佳的傳遞消息的機會;可要是聽到了,對方又是間人,那對晉軍將會是一個打擊。

  白善垂下眼眸思索,等蒙公子總算客套完,也暗示完了忠心,他便也下定了決心。

  他起身沖蒙公子行了一禮,然後上前低聲與他道:“蒙老爺和蒙公子大義,待我回到晉軍必會上報陛下。”

  蒙公子心中有些激動,也壓低了聲音道:“使臣若是不放心,蒙家可以將使臣偷帶出去。”

  城中被一分為二,兩邊離得並不遠,因此只要操作得當,他們是可以把白善救出來送過去的,當然,順便把他們自己也送過去。

  蒙公子有些激動,覺得這法子不錯,如此一來,他們是帶著使臣過去的,這便是一個大功了。

  不過白善不要他救,他讓對方送信。

  “送信?”

  白善頷首。

  蒙公子就遲疑道:“可在下沒有帶紙筆過來。”

  白善道:“公子替某送一封口信即可。”

  蒙公子只遲疑了一下就答應了。

  等蒙公子離開時,牢裏大半的病人都醒了,距離他的牢房比較近的犯人忍不住了,沖他叫了一聲後問道:“你是晉人?”

  白善扭頭看向他,微笑著頷首,“是。”

  他便靠近牢房門口了一些,在黑暗中盯著他看,問道:“你是晉國的使臣,是來求和的?外面的戰事如何了?”

  白善只是笑了笑,並沒有作答,他坐在床上思考了一下,確認剛才那一番話並沒有缺漏,這才重新躺下睡覺。

  犯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忍不住敲了敲牢房門口,發出哐當哐當的聲音。

  將蒙公子送出去的牢頭回來,見他吵鬧,便敲了敲牢房門口喝道:“老實睡覺,再不老實把你掛到外面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