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1章 變化

周滿的帳篷距離趙國公的不是很遠,過去幾個就是了。

  不過這個時間趙國公已經躺下了,正迷迷糊糊要睡著呢,被叫醒時還以為有敵襲,出來只看到周滿一人,便不由瞪眼,“周大人深夜造訪有何事?”

  滿寶捂著自己的心口道:“趙國公,我心口疼。”

  趙國公:“……這事兒應該找盧太醫吧?”

  再不濟找她的學生也行啊,他又不是大夫,找他幹嘛?

  滿寶鄙視的看了他一眼後道:“這不是病,您沒聽說過嗎,親近之人出了事,另一人是隱隱有預感的。”

  趙國公:“你家裏出事了?現出征呢,出事了你也不能走啊,臨陣脫逃可是大罪。”

  滿寶:“……我說的是白善。”

  趙國公蹙眉,“周大人的親近之人不少,怎麼就能確定出事的是白大人?”

  滿寶:“我就是知道,這是直覺。”

  趙國公便走出帳篷,為了避嫌沒有讓她進去,而是和她站在大帳外面談話,“他如今深陷敵軍,我也不能幫你救他呀。”

  趙國公道:“高句麗如此處於弱勢,白大人是我大晉使臣,他們應該不敢殺他。”

  最多受點兒苦,受點兒傷之類的。

  滿寶道:“可以救,而且他都過去四天了,一直不曾有進展,趙國公何不出兵攻打,助他一臂之力呢?”

  趙國公稀奇的看她,“你就不怕對方惱羞成怒把白善給殺了?”

  別說什麼對方不可能殺使臣的話,那是在人還有理智的情況下結合現實推論出來的合理發展,可人要是沒理智了呢?

  所以這四天他一直是慢慢的磨,每日出兵的數量都不會超過一千,就是怕打得太狠了對方失去理智。

  滿寶想了想後還是決定相信白善,既然白善說了可以強攻,那就一定可以。

  於是道:“不要緊,您打吧,白善應該不會有事。”

  趙國公盯著她看,半晌後道:“這也不是立時就能決定的事,周大人先回去等消息吧。”

  “最好天亮之前進攻,他們防備少,又是最困倦之事,說不定我們運氣好,還能一舉攻下整個安市城呢。”

  趙國公只扯了扯嘴角,對面現在的兵馬也不少,又多巷道,怎麼可能一舉攻下?

  不過趙國公想了想,還是派出了斥候打聽消息,同時去找阿史那幾位將軍。

  “使團可有傳遞消息回來嗎?”

  “沒有,”阿史那將軍道:“我們讓底下的士兵和對面的士兵打聽過,花了不少錢才打聽到些消息,說白大人一過去就被軟禁起來了。”

  契苾何力道:“使團到底行不行?要是不行就趕緊強攻吧,我看這天氣越來越冷,不定什麼時候就下雪了,到時候局勢對我們會更不利。”

  牛刺史道:“使臣團都還在那邊,此時強攻他們怕是有危險。”

  趙國公問:“若是不顧使團安危呢?”

  極為將軍對視了一眼,阿史那將軍沈靜的道:“陛下是不會答應的。”

  趙國公就揮手道:“這也是周大人的意思。”

  眾將:……看不出來啊,周大人竟然是那種為大義而犧牲親人的人。

  眾人一時心中復雜。

  趙國公瞥了他們一眼後道:“周大人說現在白善就出事了,讓我們強攻助他一臂之力。”

  阿史那蹙眉,“若是白大人在那邊局勢不利,我們此時大舉進攻只怕會惹怒對方,對他更不利吧?”

  牛刺史卻是精神一振,和他們道:“若是高氏其他王子還有可能會惱羞成怒,不顧後果的殺了白大人,但高二王子可能性很小。”

  “怎麼說?”

  “這一位二王子是高句麗出了名的賢良人,才貌皆有,也因此能與大王子爭奪王位,”牛刺史道:“這都是優點,但他也有一個缺點,處事優柔寡斷,易被旁人影響,若是白大人此時已經說動了他,但他猶豫不決,此時強攻,讓他覺得守城無望,極有可能就此投降了。”

  既然守城無望,甚至整個高句麗都沒有希望了,自然要為以後打算,而他手上的兵馬和城池都是政治資源。

  趙國公眼睛一亮,和阿史那幾人對視一眼。

  契苾何力立即起身將地圖取下來放在桌子上,“試一試,反正連周大人都如此提議了。”

  真的判斷失誤,那也只能是白善運氣不好了,家屬們也怪不到他們頭上來。

  趙國公看著安市城的街道圖,半晌後道:“這一仗只能勝不能輸。”

  輸了,高二王子會重拾信心,介時,不僅對白善來說是滅頂之災,對他們大晉也會很不利。

  這張地圖幾人這幾天一直盯著,早琢磨透了,很快就指定了新的作戰方案。

  阿史那將軍起身道:“我去讓夥房準備。”

  契苾何力道:“我去點兵。”

  牛刺史也起身,“我去檢查軍備。”

  趙國公:“……八字才有一撇,陛下還沒答應呢。”

  眾將齊齊行禮,“有勞大總管了。”

  趙國公就卷了地圖後哼了一聲,出了大帳去找皇帝。

  其他人趕緊準備去,他們覺得皇帝肯定會答應的。

  皇帝未睡,他正在看從京城送來的折子和信件。

  當然,絕大部分折子是太子在處理,能遞送到他這裏的,都是很重要卻又不緊急的,還有,太子也會隔三差五的給皇帝寫信,匯報京城和全國各地的情況。

  所以皇帝常常要忙到深夜。

  聽到趙國公求見,他便讓他進來了,皇帝頭也不擡的繼續看著手中的信道:“不必求了,使臣未曾有消息回來,不準強攻。”

  趙國公:“……陛下,這一次是周大人親自求的。”

  皇帝一聽,放下了手中的信,“周滿求的?她不知道萬一激怒了對方,那邊會直接砍人嗎?”

  人失去了理智可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哪怕事後後悔,那事情也已經發生,死的人也已經死了。

  趙國公便將牛刺史的那番話說了,並將他們幾人商量下來的結果告知皇帝,道:“陛下,牛刺史對高氏王族更了解,周大人也比我們更關心白大人,既然他們二人都贊同強攻,何不試一試呢?”

  皇帝蹙眉,沈吟半晌後道:“遼東雖重要,但白善比遼東更重要。”

  他道:“使臣團中還有一員猛將薛貴,朕有良臣美將,天下何愁不平,疆域何愁不廣?”

  他搖頭道:“朕不能拿他們二人的性命來換遼東。”

  趙國公道:“陛下,這要是白善的打算,說明他很有把握,若躊躇不前會痛失良機的。”

  皇帝道:“那就先拿到白善的消息,不然不得冒險。”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