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0章 地牢

白善想了想,還是將杯中的酒都喝了,要是被揍,喝了酒應該可以減少一點兒疼痛。

  他也不掙紮,高句麗的士兵才進來他便已經識趣的站了起來,還和高二王子行了一禮才和他們往外走,都不用他們押著。

  高二王子一點兒也不高興,越發的生氣了。

  地牢此時只有幾盞昏暗的燈,幾乎連腳下的路都看不清楚。

  白善和大吉下到最深處,只覺得裏面很陰寒。

  白善邊走邊看,倒不是很緊張,反正肯定死不了,高二王子是不會殺晉國使臣的,尤其是在他處於劣勢之時。

  所以接手的人見他如此閑適,不由多看了他兩眼,問送他下來的士兵,“此人是誰,犯了何事?”

  他好知道怎麼招待啊。

  士兵道:“這是晉國使臣,王子讓好好的招待他。”

  白善還微笑著沖對方頷首,一臉和善的道:“有勞了。”

  牢頭:……所以這個好好招待,到底是好好“招待”,還是真的好好招待?

  白善則已經為自己找到了住處,隨手指了邊上一個空著的牢房問,“我們住這裏嗎?”

  牢頭不由驚奇起來,“你倒是不緊張,這可是地牢。”

  白善笑著頷首,“我知道,不過是說了些實話惹怒了二王子,到地牢裏住兩日也是應該的。兩國正在接觸,二王子總要把我這個使臣放出去的。”

  牢頭一聽,不由看向押他來的士兵,見對方沒說話,便知道白善沒說錯,於是不敢動手了。

  他幹脆側身打開牢房,推開門道:“進去吧。”

  白善便擡腳進去,大吉緊跟其後。

  牢頭啪的一聲將牢房關起來,扭頭看向士兵點頭哈腰的笑道:“您放心,小的會好好招待他的。”

  士兵:……他隱約知道二王子要的不是這個結果,但他同樣知道,白善最後總能出去,到時候秋後算賬肯定要有一批人倒黴,而他便有可能是這一批人中的一個。

  現在牢頭曲解了二王子的意思,他遲疑了一下還是沒糾正過來,算了,上面人打架,反正他已經把話原樣傳到了,出問題,要麼是這牢頭蠢笨沒能領悟二王子的意思;要麼是二王子表達不清楚,讓底下的人誤會了。

  這跟他可沒有關系。

  白善笑著看了一眼大吉。

  大吉就從柵欄中間伸出手去,一把握住那個士兵的手,冷著臉道:“多謝大人護送,今夜辛苦大人了。”

  士兵握到手中的硬物,心中那點兒猶豫和糾結也就散了,胡亂的點了點頭便帶著人走。

  出去後借著火光看了一眼,手中的東西黃橙橙的,有手指頭那麼粗,他心中劇跳,拉住夥伴們,低聲道:“出去後我們分了。

  其他人已經許久沒看見軍餉了,此時看見錢就跟看見什麼一樣,連連點頭。

  而白善看他們走了,便沖著大吉示意了一下站在一旁的牢頭。

  大吉就在身上摸了摸,最後還是摸出了一塊金子,塞給牢頭後道:“麻煩大人給我們大人拿些東西來,這屋裏……”

  看見金子,牢頭眼睛都直了,連連點頭道:“大人等著,我這就讓人去準備。”

  他將金子拿過來,還忍不住咬了一口,確定是真的後就帶著人笑容滿面的走了。

  不一會兒就和手下們抱著東西過來,有被子,枕頭,還有洗漱用的木盆木桶等物,甚至還有一塊胰子,這在牢裏可都是極好的東西。

  這邊的動靜讓隔壁牢房的人都醒了,大家都睜著大眼睛看他們。

  牢頭笑瞇了眼,還親自給白善鋪床,轉身看到都看著這邊的犯人,立即喝罵道:“看什麼看,睡覺,要是不想睡,拉你們出去吹風。”’

  眾人立即趴下了,只是眼睛還是不由的看向這邊。

  白善目光淡淡的掃視過去,還沖他們微微一笑,頷首示意。

  算起來這已經是他第二次坐牢了。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坐在了床上,呼出一口氣來,好險,終於不用挨打了,不知道明天會不會挨打,希望滿寶能聽到他說的話,讓高二王子明天沒空搭理他。

  大吉已經把整個牢房摸了一遍,走回來道:“少爺,您要睡覺嗎?”

  白善“嗯”的一聲,覺得此時還是應該養足精神,順便將今天的事在復盤一遍,想一想下次再見到人,他該說些什麼話才能夠保住小命。

  大吉幫他將發冠取了,白善脫掉衣裳,只著裏衣躺進了被子裏。

  被子並不是新的被子,雖然也不是很舊,但就是有一種不太好聞的味道。

  白善從小到大,便是出征時候抗的也是自家用的被子,雖然外面的被褥是舊的,但裏面的被芯是新的呀,松松軟軟的,而且也不會有味道。

  白善有些嫌棄,於是皺了皺眉,讓大吉將衣裳拿過來,先貼身鋪了一層,這才躺下,但被子也不願意蓋到脖子,只願意蓋到胸前。

  大吉知道他的毛病,見他給他讓了一個位置,便脫掉鞋襪和外衣直接躺下了。

  不僅那些犯人,牢頭和牢裏的衙役也都在悄悄觀察白善,見他連睡個覺都這麼多講究,不由咋舌。

  牢頭更是摸著手中的金子異彩連連,覺得自己的時運到了。

  大吉也悄悄的和白善道:“少爺,我們太大方了。”

  白善閉著眼睛不動,不在意的道:“錢財乃身外之物,能保住身體和性命就行,不必在意。”而且他身上的東西,除了衣裳還是他的,從玉冠到玉飾,沒有一樣是他的,他一點兒也不心痛。

  大吉:“……主要是事發突然,我身上帶的錢不多啊。”

  白善這下睜開了眼睛,悄聲問道:“身上還剩下多少東西?”

  大吉郁悶道:“金子都用完了,袖袋裏還有幾顆珍珠,也不知道我們要在這裏待多久。”

  白善就呼出一口氣,和他道:“有珍珠就好,不行我這兒還有玉佩和玉冠,放心,用不了兩天我們就能出去了。”

  這些東西主要是拿來維持他們在牢裏體面的生活的。

  滿寶呼出了一口氣,和科科道:“白善太可憐了。”

  然後起身。

  科科問她,“你去幹嘛?”

  “我去找趙國公。”白善都說了最好淩晨的時候進攻,那就淩晨唄,今晚高二王子肯定睡不著覺,很多人都會睡不著覺,前線疏於防範,此時動手最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