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8章 不走

白善毫不掩飾自己的心思,等客人們都到了以後,他一邊請眾人吃菜喝酒,一邊談起在長安的生活,已經皇帝對降臣的優待。

  當今對投降的將軍大臣,甚至是王孫貴族都很優待,只要你有本事,哪怕你曾是他國王孫,也可以憑借自己的本事封侯入相,甚至是領兵鎮守一方。

  這些都是有先例的。

  只要不再作死的造反,就算是犯錯,皇帝對他們也會比一般的臣民要優待點兒。

  同樣有先例。

  高句麗不過是大晉的一個蜀國,所占之地只比二三州,連一道都比它大很多,所以你們在這裏能有什麼前途?

  更不要說你們任人為官還是完全看的家世和權勢,若是家主在此事犯了什麼事,那子孫後代幾代內都不會有機會再進入權力的階層。

  不似大晉,除非罪大惡極,不然不會禍及子孫科舉。

  除了科舉,還有察舉,甚至還能花錢買官,各種各樣的辦法,只要你有才,有錢,或者有權,你總能找到一個適合出人頭地的方法。

  你們一個藩屬國有這些嗎?

  而且人為何想要權勢地位?

  還不是為了榮華富貴的生活?

  但高句麗才多大?又地處苦寒,哪裏比得上整個大晉那麼寬廣,富裕,投降以後,天寬海闊,任你行走,可比藩屬臣民進出大晉方便多了。

  更不要說,投降的將臣和家族,天生就有功,到時候求個官職一點兒也不難。

  雖然大家知道白善不懷好意,說這些話就是為了晉國勸降的,但大家還是忍不住聽進去了。

  這就是耨薩不願意他們接觸的原因。

  人皆有私心,誰說勸降就得暗著來?

  白善光明正大的來,難道聽的人就不會往心裏去了嗎?

  自然不是的,哪怕他們再義正言辭,面上多嚴肅的和白善辯駁起來,白善還是看出了他們心底的猶豫和糾結。

  他又不需要他們立即給回話,只是笑了笑,並不強求,只是轉身卻讓人給他們準備了不一樣的回禮。

  白善親自將眾人送到門外,每個人都送了一個盒子,他笑道:“這是在下從長安帶來的土產,不是什麼好東西,諸位拿回去賞玩賞玩。”

  他笑道:“我是真心為諸位著想的,也是真心想要勸降二王子的,還請諸位見到二王子時能替在下勸說一二。”

  眾人沒想到他會當面說出這樣的話來,還是當著門口守衛的面說的,一時無言。

  白善卻沒有停止,他道:“先人有話,識時務者為俊傑,天下大勢本就是分久必合,遼東一帶和中原分離的時間也夠久了,二王子何不順應時勢呢?”

  他笑道:“以二王子之能,焉知不會成為下一位阿史那將軍,名留青史?”

  眾人再度沈默,接了禮物後便告辭。

  他們沒有立即去見高二王子,而是先在馬車上拆了盒子,看到裏面的珍珠/寶石/香料,只看了一眼便移開了目光,定在了盒子裏的信上。

  當即拿出來拆開看。

  有的人面色不變,畢竟依舊是他說過的勸降之言,只不過上面更加直白的做出了承諾,只要他們投降,便許於官職,若是能勸服二王子投降,那許諾的官職只會更大。

  元益幾個是面色不變,而是沈思著該直接回家,還是轉彎去見一見二王子。

  而中途跟來的蒙老爺等人卻面色一變,因為信的擡頭是他們的名字,不僅如此,每一封信的勸降之言和許諾的東西還不一樣。

  蒙公子也驚訝不已,“父親,我們是臨時起意過來的,他之前也並未中途離開,如何能如此快速的寫下這封勸降書?難道他們使臣團中還有智囊?”

  蒙老爺用手指摩挲了一下字,擡起手來聞了聞後搖頭,“這不是剛寫的,甚至不是今日才寫的,只怕他早已猜到我們會來。”

  “那……”

  蒙老爺垂眸思考,半晌後道:“我們家中的糧食也不夠了,答應給二王子的那一批糧草先拖一拖,問起來就說還在籌措,庫房裏實在是沒有了。”

  蒙公子一怔,低聲問道:“要是……他們用強怎麼辦?”

  “我們蒙家世代在安市城經營,也不是吃素的,你回去就將各店鋪的夥計都招到家裏來,將院子護佑起來,二王子那邊,得等一等,我想,這信必定不是我一個人收到而已。”

  蒙老爺感嘆,“這位白使臣毫不顧忌的當面勸降,這是用的陽謀啊,可見晉國底氣很足,二王子不該同意將軍們來見他的。”

  蒙公子:……將軍們要是不來見他,他們也不能跟著來見呀。

  蒙將軍卻在感嘆,“時也命也,若不走這一趟,我們也不會想著順應時勢。”

  薛貴站在白善身後一步,和他一起目視所有的馬車離開視線,他好奇的問道:“大人不怕他們去見二王子嗎?”

  白善笑道:“我這個使臣本來就是來勸降的,現在做的不過是本職工作,我還想他們能替我勸一勸二王子呢,又怎麼會怕他們去見二王子呢?”

  白善在門口守衛的盯視下轉身回院子,待回到大堂才問薛貴,“信都按照他們的身份放進去了吧?”

  “是。”薛貴拿出剩下的五封信,“這些家裏沒來人。”

  白善接過,招了招手,等侍衛端了火盆來以後就將裏面的信都拆開,然後一封一封的燒了,“可惜了。不過雖然來得人比我預想的少,但來的都是重要的人物,顯然,這邊人心浮動的不少。”

  薛貴:“真的能收買勸服他們嗎?”

  白善:“誰知道呢?”

  他很光棍道:“我已經做了我的努力,至於成不成,剩下的就看天意了。”

  薛貴:……感覺好不靠譜。

  大吉進來問:“好也,我們要離開嗎?”

  這事兒傳到二王子耳朵裏,他肯定會生氣,只怕會對白善用粗。

  白善想了想後搖頭,“不,我們要是現在走了,才收到信的人會對我們信心大失,不妥,再等等,不危及性命我們都不跑。”

  薛貴就覺得白善膽子也挺大的,不愧是能上戰場的人,勇氣還是有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