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6章 願者上鉤

主廚眼睛一亮,有片刻的驚喜,然後又遲疑起來,躊躇道:“貴人是要和小的簽契嗎?”

  “契約自然是要簽的,你可以簽活契,若是不想在我府上幹,我家裏也有飯館酒樓,你可以進去一試,我看你的小白皮酥做得很好吃。”

  主廚緊張起來,既想去,又害怕。

  長安呢,傳說那個地方都是黃金和珍珠,裏面的大人都著綾羅綢緞,都食白米白面,只看這一位貴人的風姿便不同凡響。

  若是能跟著他……

  主廚小心翼翼的問道:“可小的家人……”

  白善微微一笑道:“我又不是惡人,自然不會讓你們骨肉分離,你可以帶著你的家人一起。”

  他指了大吉道:“你若有意,有疑惑可以和大吉談,我看你技藝不錯,留在這裏有些屈才了,去了長安,說不定能一展所長,有所成就也不一定。”

  大晉的京城長安是許多人向往的地方,即便主廚遠在高句麗,也對此向往不已。

  但離開故鄉,離開熟悉的地方依舊讓他有些惶恐,主要是他也不太了解給這位貴人當下人的待遇是什麼呀。

  於是跪地磕了一個頭後道:“小的想要想一想。”

  白善頷首,“可以,你慢慢的想。”

  主廚出去後就去找大吉打探,他好奇的問大吉,“大人是貴人家的世仆吧?”

  世仆在下人之間其實算是一種榮耀,可以借助主家的權勢。

  大吉道:“以前是,但我現在已經是良籍,只是仍舊在少爺身邊做親隨。”

  主廚一聽眼睛大亮,“那一定是大人能力卓絕,給主家立了大功,這才有此功勞吧?”

  大吉只是笑了笑,本不願多言,但想了想,還是道:“還好,不過是家中兩個兒子也出息,一個正要讀書科舉,所以老夫人恩典給我放了籍書。”

  竟然能讀書科舉,主廚捂住了心臟,這可是改換門庭的大事兒啊。

  主廚壓低了聲音問,“貴人家中很繁盛嗎?”

  “我們少爺出自隴州白氏。”

  主廚聽不懂,但聽著似乎很厲害的樣子。

  他遲疑了一下,還是問道:“不知道家中下人的工錢是怎麼算的?”

  這一點兒大吉熟,廚房裏的待遇素來比較好,掌廚的人直接拿的和大丫鬟一樣的工錢,每月一吊錢,還有一年四季的衣裳,吃住也不用愁,偶有打賞,反正不差就是了。

  主廚就小聲問,“不知一吊錢在長安能買多少米?”

  “今年的話,一吊錢八十鬥上下吧。”

  主廚抖著嘴唇問,“白,白米?”

  大吉頷首:“白米。”

  主廚就越發心動了。

  大吉繼續道:“家裏還有飯館酒樓和茶鋪,你若不想留在府中,也可以去這些地方做主廚。”

  大吉頓了頓後道:“他們的工錢也不低。”

  大吉是個老實人,說不出什麼特別好聽的話來,但主廚也和其他侍衛士兵打聽過長安的,聽說安市城也就和京城邊上一個小鎮差不多,那裏的一個縣城都是繁華無比,遊人如織。

  樓一般都沒有低於三層的,道路寬敞,什麼國度的人都有,珍珠、寶石滿大街都是……

  薛貴面無表情的從他們身邊走過,他不太能理解白善的意思,這麼大費周章的收服一個廚子有什麼用?

  總不能真的是為了把人帶回京城做什麼小白皮酥吧?

  然後白善在主廚帶著一家子來表忠心,表示願意跟著白善回長安時,白善便微微一笑,當下就與他們立了十年的活契。

  他道:“十年之後,你們若還想留在我家,那就繼續留下,若不想,我可為你們落戶長安,為良籍。”

  主廚大為感動,連連磕頭。

  然後白善將一袋子的金豆子給他,笑道:“此事先壓下,現在兩國交戰,不好宣揚,所以你知我知變好,這些金豆你拿著,明日多去采買些好菜,我要請元益將軍和幾位大人用飯。”

  “是。”主廚躬身接過。

  白善頓了頓後笑道:“請將軍們用飯不好無酒,酒水不好也不好,不知道這城中哪家收藏有美酒?”

  主廚想了想後道:“一些富商和大戶人家都藏有美酒,只是這些酒水不好買啊,可惜現在酒樓都關了。”

  “我也知道美酒難得,但我畢竟是第一次宴請客人,總要盡善盡美,”白善笑道:“在我看來,美酒雖難得,但只要籌碼足夠,總會有人出讓的。來人——”

  便有士兵和侍衛抱了幾匹布上來。

  這都是他們攻破遼東城和白巖城等城池時搜刮出來的好東西,白善特意帶過來的。

  他和眼都直了的主廚道:“這是我從長安帶來的綢緞,或許會有人家喜歡,你試著交換,若能換來二三壇好酒就好了。”

  主廚連連點頭,神思不屬的抱著東西出去了。

  這樣的好東西他是不敢昧下的。

  於是不到兩個時辰,半個安市城的大戶人家和富商們都知道了,從對面過來的晉國使臣,不僅出手大方,生活奢靡,頓頓要吃新鮮的菜蔬和好肉,現在還要吃好酒。

  就因為要宴請元益將軍幾人,竟然舍得拿出四匹極好的綢緞換美酒,暴殄天物啊。

  這是消息還算靈通的人家的議論,絕大部分普通百姓根本不知道白善是誰,也不知道對面來了使臣,只是憂慮,這一場仗不知道要打到何時。

  但有些人家卻想得很多,他們能接觸到最高的機密,也能知曉某些人的心思。

  城南一個很大的宅院處,一個青年就快步進屋,身後還帶了一個下人抱著一匹布料,將才收到的消息告訴父親,“兒子自作主張換給對方一壇酒。”

  中年男子起身去看綢緞,摸了摸後道:“的確是上好的綢緞。”

  “聽說是從京城帶來的。”

  中年男子嗤笑一聲道:“他是來行軍打仗,又不是來做生意的,帶這麼好的綢緞做什麼?我猜是從別的城池收繳的戰利品。”

  “兒子有愧。”

  中年男子不在意的道:“有什麼可愧的?東西又不是假的。不過這一位使臣的確夠聰明,也夠囂張。”

  從白善過來的第一天開始就有不少人盯著他和議事院了,他們也想知道到底能不能和談,或者是……投降。

  所以白善這幾日不重復的食譜他們全都知道,不管他是不是嬌生慣養的世家子,反正很囂張就是了。

  而二王子竟然容忍了他的囂張,這就很耐人尋味了。

  中年男子道:“再去取出一壇好酒,明日我們出去走走。”

  “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