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4章 開始

他自然是知道的,為了救安市城,王庭在此陳兵二十多萬,占了全國兵力的三分之一,再加上在遼東城、白巖城等地損失的兵力,還有為了救卑沙城等腹地派駐的士兵,如今國內還剩下的兵力只怕都不足二十萬了。

  高誌就是因為知道這一點兒才不敢和王庭匯報這裏的情況,一旦王庭知道安市城失利至此,派不出援軍也就算了,還會將他調遣回去問罪。

  高誌自覺幾兄弟中無人可替代他,若是他都守不住安市城,那其他人更不行,所以他寧願一條路走到黑。

  耨薩作為領軍之一自然也知道,幾位王子之中,也就二王子還堪大用,要是換了其他王子來,安市城的情況恐怕更不好。

  而且陣前換將是大忌。

  耨薩頭疼的揉了揉額頭,從屋子裏離開時背都弓下來了,好似老了十歲一般。

  白善他們被安排在一個不大的宅院裏,院子有些低矮,站在外面便可看見院子裏的情況。

  不過這一片的住宅的院墻都不是很高。

  白善看了一眼後進去,侍衛們將馬車和馬匹都拉進去。

  他們帶來本想給高誌的一些的金銀珠寶全都沒機會送出去,白善不說給,他們就全都拖過來了。

  此時便將車上的箱子卸下給搬進屋了。

  白善站在院子裏看了看,笑了笑,回身和招待他的官員道:“不知這兒可有廚房?”

  “有,”官員一時拿不準二王子對他們的態度,因此雖面無表情,但也不敢得罪他,道:“在後面,使臣要去看嗎?”

  白善笑著頷首,到了廚房看了一圈後道:“我出自蜀地,平生沒別的愛好,就是愛吃,聽聞安市城的小白皮酥極為美味,可惜我來這裏多日未曾用過,不知大人可能為我找來擅長此道的廚子?”

  官員微微皺眉。

  白善就拿出一個荷包塞給他,笑道:“平生所願,這次出使還不知道有沒有命回去,且快樂一日是一日,還請大人通融一些。”

  官員摸了摸,圓圓的幾顆,雖然沒打開,但他也猜出了裏面是珍珠,於是遲疑了一下後頷首,“可以,不過我只將人請來,但采買一類的……”

  “這點兒錢我還是付得起的,”白善笑著行禮道:“有勞大人了。”

  於是小官便離開,直接帶著人直沖一個酒樓的主廚家去,不一會兒就把人給他架來了。

  主廚瑟瑟發抖的跪在白善跟前。

  當著官員的面,白善沒多少表情,只是和主廚道:“我有些餓了,既然來了便先做午食吧。”

  他歪著頭想了想道:“這會兒時間也晚了,你就隨便做些吧,晚上我要吃小白皮酥。”

  主廚瑟瑟發抖道:“貴,貴人,這會兒沒,沒菜啊。”

  全城都在打仗,大家沒事兒都不出門,他們基本都吃的白粥,都多少天沒吃菜了。

  白善就苦惱的皺起眉來,“這可如何是好,我就愛這一口吃的啊。”

  小官就皺了皺眉,踢了踢主廚問:“不能買到嗎?那我們議事院裏每日吃的飯菜是哪兒來的?”

  主廚一聽立即道:“還是有些人家在城內種了些東西,也養了一點兒東西,只是現在出去……”

  小官沒言語。

  白善就看向大吉。

  大吉就拿出一錠金子塞給小官。

  小官只掃了一眼,然後不動聲色的收進手裏,垂下眼眸道:“使臣放心,我會安排好的,到時候給他一個牌子,他便能在城中行走了。”

  白善這才滿意的點頭,然後和主廚道:“你家裏還有什麼人?會不會做飯?或者認識什麼做菜好的廚子,多找幾個來,我這院裏的人不少,你既要買菜又要做飯,只怕時間抽不開。”

  他扭頭看向大吉,“大吉。”

  大吉就面無表情的道:“我們家少爺一天要吃午餐,卯正用早食,早食必須有面食,最好還要有一碗小米粥,小米粥養胃,除此外還要有一碗羊奶,奶須用茶葉煮過去腥氣,加些許糖沖泡;巳時要用茶點,茶葉我們自己帶來了,共有五種,一般我們少爺上午的茶點要用蒙頂石花,這茶少,只自用,你們別用錯了。”

  “點心的話你們做些自己拿手的,最好是你們當地安市城的點心,需要什麼只管和我們說,我們給錢去買。”

  大吉的臉上就差刻著一行字“我們不差錢”了。

  說完了早茶,大吉繼續道:“午食要午正時候用,你們得提前準備,一涼一湯三菜是最基本的,還是那句話,做你們拿手的,最好是我們少爺沒吃過的,但湯一定要有,盡量精細。”

  “申時我們少爺要用下午茶,茶用我們帶來的紫筍茶和陽羨茶,點心的話,今天下午就先上小白皮酥吧,剩下的以後再點,要是有客人來,那就要泡西山白露和仙崖石花,”

  “晚食則是酉時的時候用,和午食一樣的標準,廚房要時時的開火,雖然晚上不宜用食,但我們少爺還小,正在長身體,說不定什麼時候就餓了,他叫的時候廚房不至於拿不出吃的來。”

  大吉垂眸看主廚,“記住了嗎?”

  主廚楞楞的點頭,心中感嘆,這是誰啊,這麼多的講究,比他見過的耨薩還要講究。

  別說一旁的小官,連薛貴都聽呆了,不由去看白善。

  大吉並不是說說而已,當即就領著主廚出去,打開一個箱子,從裏面拿出五盒茶葉,教他認茶葉,甚至還拿出一包精細的鹽給他,“你們的鹽少爺可能吃不慣,用這個做菜。”

  主廚打開看了一眼,入目是又白又細的細鹽,他撚起來嘗了幾顆,入口都是鹹味兒,幾乎沒有苦味兒。

  主廚:……

  小官全程看著,這會兒確定了,這一位使臣……出身富貴,就不是受委屈的主兒。

  於是垂下眼眸去遮住了神色。

  主廚心內急轉,討好的對大吉笑道:“大人,我家裏的婆娘和兒子都會做飯,而且他們也能給小的打下手,您看,我能不能把他們叫來幫忙?”

  大吉面無表情的點頭,“可以,不過手腳幹凈些,我們少爺喜潔,可不喜歡不幹凈的人。”

  “您放心,您放心,他們都很愛幹凈。”

  小官:……上了戰場講究什麼幹凈?

  不過這位使臣白白凈凈的,臉色白得跟粉團似的,偏又氣質凜然,使人不敢冒犯,身上的官服貼服而潔凈,看著是很愛幹凈的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