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0章 出使

章大人沈吟,“那畢竟是敵國首都,帶上高友,他要是有心回去,我是攔不住的,那不是放虎歸山嗎?”

  等進了國內城,別說高友,連他的性命都掌握在高句麗王庭手中,這就相當於把高友送回去了,除非,他的心能完全偏向他們大晉。

  那還有身在曹營心在漢的說法,可要是不,章徽看向白善,這不是白白將手中一個籌碼送給高句麗嗎?

  白善卻很淡然的坐在椅子上,見他看過來還擡頭沖他微微一笑。

  他道:“放虎歸山,那也得他是頭虎才行,章大人不試一試焉知不行?”

  章大人還在猶豫,“陛下那裏……”

  白善垂眸理了理衣裳,起身笑道:“陛下原意是為了以防萬一,以防東征不成好拿他來和談,可現在我們都攻下半壁高句麗,他原先的作用已經不用了。章大人要是有意,我可以與你同去面見陛下。”

  這是富貴險中求的選項。

  帶上高友,他成功的可能性要更高,但失敗的概率同樣也高了,而且收益和風險同時增加了。

  章徽原地轉了兩圈,最後一咬牙,“好,那就請白大人和我同去面見陛下吧。”

  白善也幹脆,直接和他去求見皇帝。

  路上,章徽忍不住問他,“白大人是怎麼……說服高五王子的?”

  多了解點兒,他也好去勸說一下對方。

  “我似乎聽誰說過,白大人和高五王子是舊相識,在京城時就相交甚好?”

  白善道:“章大人肯定聽錯了,舊相識是真的,早年間高五王子第一次出使京城時我見過他,相交甚好談不上,滿打滿算見過四五次面吧。”

  同在京城就見了四五次,那是沒有什麼交情。

  他和白善每日朝會上朝會下也不止見這麼多面了,依舊沒什麼交情。

  章徽覺得需要修復一下他們之間的感情,於是笑呵呵的和白善道:“白大人,我就要出使了,在出去前,我請您和周大人用頓飯?”

  “章大人不必客氣,”白善笑瞇瞇的道:“我和內子都不愛飲酒,好東西自然要留給懂它的人,章大人倒是可以請趙國公他們。”

  那算了吧,他的酒本來就喝光了,就是沒喝光他也不可能請他們,那樣酒還能落在他嘴裏幾口?

  皇帝現在的確不是很在意高友,現在依舊關著他並不是他多有價值,而是到底是手中的一個籌碼,雖然食之無味,但也不能直接送給對方吧?

  可要是臣子有用,哪怕有可能白白給對方送回一個兒子,他也沒多猶豫就同意了。

  對於高句麗來說,這到底是一位王子,還是挺重要的,但對大晉來說,這也只是高句麗的一個王子而已。

  在戰事進行順利的情況下,他的用處並不大。

  皇帝大手一揮就同意了,不過要怎麼說服高友為己用,那就是章徽的事了。

  章徽從白善那裏打聽了很多高友的事,雖然他說和高友沒多少交情,但能從對方手中騙來這麼重要的一塊玉佩,必定對高友有很深的了解。

  於是他就盯著他看。

  白善想了想後道:“高友此人心胸狹隘,目光短淺,好利,威逼難使其心服,利誘倒是不錯,但也不可讓他太過驕傲,以免壞事。”

  章徽:“……他就沒個優點?”

  白善認真的想了想後問道:“能屈能伸算嗎?”

  那就是墻頭草了,可以隨風飄搖,這樣的人最難控制了,也最好控制了,誰得利他站哪邊。

  “不過他身邊有個伴讀,學識不差,有些許見識,我要是章大人,此次出使我就不帶他。”

  章徽目光一閃,領會,“讓他處於孤立無援之態?”

  白善笑著頷首。

  “好,”章徽整理了一下的官服,和白善道:“那我現在就去會一會這位高王子。”

  白善行禮後告退,回帳篷去了。

  滿寶已經將衣服兌換出來,正要去找他呢,見他回來就把人拉了進去。

  她道:“就是這件衣服,你現在換上吧,貼身穿著。”

  白善摸了摸,實在摸不出是什麼材質的衣服,而且款式也好奇怪,竟沒有衣襟之類的。

  他壓低了聲音問:“這是小嶽父自己的?”

  滿寶道:“……和別人換的。”

  白善頷首,和滿寶道:“你讓小嶽父等著,等把安市城打下來,我讓人四處找一找這附近有什麼稀奇的,我們沒見過的花草樹木和蟲魚鳥獸,到時候買了來送給他。”

  滿寶立即點頭道:“好呀,好呀。”

  然後又道:“但是也不要太破費。”

  科科:……

  白善穿好衣服,此時天冷了,在裏面多上這麼一件衣服一點兒也不明顯。

  滿寶問他,“你何時過去?”

  “信函已經遞交過去,天黑前應該有消息,他們要是同意,我直接去見高二王子,若不同意,那我就只能悄悄的去見一些人了。”

  滿寶蹙眉:“很危險吧?”

  白善不以為意,“這樣的可能性很小,我要是高二王子,這種時候,便是不會投降也會見來使,能拖一天是一天,等待援軍。”

  “趙國公會停戰?”

  白善想了想後道:“應該不會,不過陛下發下話來,也不會大規模的進攻。”

  那就有緩沖之地。

  果然,天黑之前,那邊來了信函,同意來使談判。

  白善便準備了一下,第二天一早就拜別皇帝,帶著人往對面去了。

  元益帶著兵馬來接使臣,見來人是個年輕的青年,不由蹙眉,這麼年輕,及冠了嗎?

  白善笑著和元益行禮,道:“元將軍,在下中書舍人白善,還請元將軍多指教。”

  元益一聽他的官職便不敢很輕慢了,下馬握拳回禮後側身道:“白大人請吧。”

  白善便上馬,帶著他的隊伍跨過中間的關卡進到另一城中,他沒有回頭,但也知道滿寶在看著他。

  滿寶站在一座樓上,正註視著他騎著馬慢慢消失在街頭,趙國公見使臣團隊安全進去了,轉身便要下樓,轉頭看見周滿還朝著那邊看,便頓了一下。

  想了想,他還是安慰對方,“別傷心了,他們膽子不大,應該不敢傷害我們的使臣,最多把白善抓起來威脅我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