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9章 心腸黑

高友將一塊小兒巴掌大的玉佩給了白善,他道:“這是我王庭之物,我們出生後父王就讓匠人為我們制作,玉佩內側有我的名字,你交給陛下,陛下便知我的誠意了。”

  白善握住,鄭重的和高友頷首,“好,五王子放心。”

  高友也認真的點了點頭。

  一旁一直靜靜站著的婁冕就睜著一雙眼睛看著他們來往。

  白善扭頭看見他,對他微微一笑,瞥見他因為熬藥而擼上去的一小截袖子露出來的手臂,上面有些淤青。

  他目光一沈,臉上笑意不變,扭頭和高友道:“五王子,陛下喜歡仁善之人,待五王子見到陛下,記得寬厚些,討了陛下喜歡,陛下一高興說不定能直接封賞你官職和爵位。”

  高友眼睛一亮,問道:“我能尚公主嗎?”

  白善臉色不變,笑道:“若是陛下高興,五王子或許可趁機一試。”

  看皇帝不砍了你。

  真以為誰都能尚公主嗎?

  阿史那能那麼年紀娶到皇帝的妹妹,那還是因為他在投降前便已經是聞名草原的猛將和智將,他有治理地方之才,若不是時勢不站在他那邊,他也不會被對手逼得投靠大晉。

  但他就算是投靠大晉,也是帶了自己的族人和兵馬過來的,自帶政治資源。

  皇帝一是為了安撫投靠過來的突厥軍和突厥人,二是喜歡他的才華,這才把自己的妹妹嫁給他的。

  高友有什麼呢?

  對面的二王子要是願意投降,或許還有一絲機會,畢竟和高友不同,高二王子手裏可是有兵權的,他在高句麗王國的經營也更深一些。

  白善心中沈思,能不能用尚主這樣的誘惑把高二王子騙過來呢?

  白善心裏很快就否決了這個想法,算了,高二王子和高友不一樣,對方肯定不能相信他空口白舌的許諾,真讓他寫下文書,他上哪兒給皇帝變出一個公主來?

  而且皇帝也未必喜歡這樣一位便宜女婿。

  白善拿著玉佩告辭了,臨走前和守在外面的禁軍低聲道:“看緊了人,再動手便將他們分開關押。”

  他面無表情的道:“都已經是俘虜了,哪兒還有貴賤之分?主帳離這裏雖遠,但陛下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走過,聽見施虐的聲音到底不好。”

  兩位禁軍對視一眼,躬身應下。

  白善這才離開。

  走出一段路,迎面就碰上了章徽。

  白善一看見他,一激靈,立即把手上的玉佩往袖子裏一揣,臉上帶著假笑的迎上章徽,行禮道:“章大人。”

  行完禮就要走。

  章徽看見他時也是心裏一咯噔,見他要走,立即移動腳步擋住他,又看了一眼他過來的方向,確認後心中不好的預感更強烈了。

  他盯著白善的袖子問,“白大人這是打哪兒過來啊?”

  白善道:“隨便走了走,章大人,我還要準備出使的事兒,就不打擾章大人了。”

  說罷繞過章徽就要走。

  章徽一把扯住他,臉色變幻,然後努力的扯出笑容道:“白大人,都是要冒險出使敵國,不如我們坐下來一起交流交流?”

  白善用力的想扯回自己的袖子,道:“等我稍晚一些和大人交流,我現在得去看內子,你也知道我要冒險去了,說什麼也得和內子報備一聲的。”

  “周大人通情達理,一定能理解白大人的,這事兒不急。”說罷將袖子扯了過去。

  白善又將袖子扯回來,道:“很急。”

  早知道就不為了在高友面前裝高雅而穿寬袖了,好後悔啊。

  章徽扯住他,又看了一眼他來的方向,見他這麼急,越發的確定了,於是哥倆好的搭著他的肩膀往自己的大帳拉,“急什麼,周大人是你媳婦,她還能跑了不成?走走走,我們就要做患難兄弟了,我那兒有好酒,拿出來壯壯膽。”

  白善:……他不喜歡喝酒啊。

  卻被章徽拉到了營帳,他不松開白善,一進帳就讓親隨去找酒。

  親隨:……酒早就喝光了,他上哪兒給老爺找去?

  不過他躊躇了一下還是轉身出去了。

  白善用力的扯了扯,發現實在扯回來,只能作罷。他認命的坐在椅子上,“章大人,你有話便說吧。”

  “白大人既然這樣說,那在下也不客氣了,”他盯著白善的袖子看,“白大人才從高五王子那裏出來吧?”

  白善想了想,覺得這事兒瞞不過,於是點頭。

  章徽便道:“你得了什麼好東西?得分我一半。”

  白善:“……一枚玉佩而已,怎麼分半?”

  他道:“章大人想要,自再去問他要一份就是了。”

  章徽:“他又不是傻子,有你這個前車之鑒,怎麼還可能上我的當?”

  章徽懊悔不已,他就晚了這麼一步啊,怪他想起來的晚,要是早想起軍中有這麼一位王子在……

  白善光棍的攤手道:“那我也沒辦法了,這總得有個先來後到吧。”

  章徽幹脆耍賴道:“不行,你要不分給我,我就去找陛下,國內城若是肯投降,直接下令讓高二王子服從,安市城之困也可解。到陛下面前也是以大局為重。”

  白善:“……高友畢竟是一個王子,身上的東西必定不少,你何必跟我死磕一塊玉佩?”

  他道:“有這功夫,您現在再去找高友拿一樣就是了。”

  “但你手上這一塊必定是最能證明他身份的東西。”章徽道:“那我去要一件來,你與我換。”

  白善當然不同意,高友都說了,這玉佩是王子獨有的。

  他道:“要說最能證明他身份的不該是他這個人嗎?”

  白善道:“你還不如直接帶著高友去國內城,讓他做說客說服高句麗王庭呢。”

  章徽一臉“你當我是白癡”的表情看他,“那你怎麼不把他帶到對面去勸說高二王子?”

  “因為高二王子只是他哥哥,我並不知道他們兄弟關系如何,而且高二王子必定不會願意拿半個安市城換他。”白善道:“但是,國內城裏有高五王子的父親,母親,還有舅舅一家以及手底下的勢力,要是他能勸說他的勢力都贊同投降……”

  章徽沈思起來,松開了抓著袖子的手。

  白善立即將袖子收回來,拿受傷的右手撫了撫,呼出一口氣道:“章大人仔細想一想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