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8章 腹黑

白善跑回去找滿寶,告訴她,他要去對面做說客了。

  滿寶一聽,有些擔憂,“他們不會直接砍了你吧。”

  白善:“我會盡量讓他們不砍我的,要真動手砍了,你這兒有什麼好東西可以保我嗎?”

  滿寶:“……要是砍你腦袋怎麼辦?”

  “我也不會幹站著讓人打啊。”

  滿寶就問科科,“你上次給我推介的衣服還有吧。”

  科科:“……你當時沒搭理我,我還以為宿主不想要呢。”

  不等滿寶說話,它又熱情的道:“不過那是百科館的研究產品,一直在貨架上,宿主要幾套?”

  它道:“宿主也在戰場上,不考慮為自己來一套嗎?”

  滿寶:“你怎麼不讓我再給皇帝來一套?”

  “宿主能解釋防護服來源嗎?這和你們的織品是不一樣的。”這樣危險的事它還是不建議了。

  “所以這東西不能多,”滿寶道:“一件就足夠了。”

  分明是自己摳,白善已經知道在她身邊有不一樣的存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再給自己買一件又怎麼了?

  科科已經將百科館的貨架打開,問周滿:“三種顏色選哪種?”

  滿寶只掃了一眼便道:“黑色。”

  科科就毫不客氣的扣了她好大一筆積分和科技稅,從中得到一筆豐厚的抽成後讓百科館將衣服郵寄過來。

  滿寶這才和白善道:“等回帳篷我給你。”

  白善眼睛大亮,壓低了聲音道:“還真有呀。”

  滿寶點頭。

  白善笑顏燦爛起來,滿寶看著他的笑容一時有些失神,就放下手中的藥,伸手去握他的手問道:“你的手還痛嗎?”

  白善看了一眼被握住的手,頓了一下後點頭,“挺疼的。”

  滿寶就溫柔的牽著他的手進醫帳,“我給你上藥。”

  站在身後好似隱形人一樣的大吉:……

  他摸了摸鼻子,站在帳子門口等著,順便攔住了要進帳的其他人。

  白善最後臉色紅紅的從醫帳裏出來,手腕上的傷口已經重新上過藥包紮了。

  站在分叉路口,大吉問他,“少爺,我們去哪兒?”

  白善站在風口吹了一下風,讓潮紅的臉色恢復正常,垂眸思考了一下後道:“我們去見一見高友。”

  這一次出征,高友及其幾個重要的使臣都被隨軍帶著,一直被人看守在偏帳裏呢。

  只不過一直被當做俘虜對待,他們不斷的求見皇帝,但皇帝一次都沒見過他們就是了。

  這段時間,他們看著高句麗的城池不斷的被攻破,收攏,心中的煎熬可見一般。

  高友後悔不已,甚至覺得大晉皇帝之所以這樣帶著他是為了折辱他,折辱他的不自量力,折辱他在長安的算計。

  這些就是為了告訴他,他在長安的那些算計在皇帝看來根本不足以一提。

  高友痛苦不已,他痛苦,就忍不住折磨身邊的人。

  他的偏帳中總是傳來打罵聲,殷禮為此派人詢問訓斥過他幾次,再在軍中喧鬧,下次直接殺了他。

  雖然高友覺得殷禮不敢殺他,但也不敢賭,從那以後收斂了許多。

  白善找過來的時候,他的偏帳正一片安靜,門口有看守的禁軍,看到白善,並沒有阻攔,直接掀開簾子讓他進去了。

  一進帳篷他就聞到一股濃濃的藥味兒,白善不由一頓。

  他朝著氣味發出的地方看去,婁冕坐在小凳子上熬藥,擡頭看過來,微微驚訝,立即起身行禮,“白大人。”

  白善見他整個人都快瘦脫形了,不由微微皺眉,拱手回禮道:“婁公子生病了?”

  婁冕溫柔的搖頭笑了笑道:“沒有,這是王子的藥,五王子病了。”

  隔著一道簾子躺著的高友聽到說話聲,立即下床拖著鞋子走出來,看到白善便眼睛一亮,“白兄,白兄救我。”

  他幾步上前,彎膝就要跪下,白善連忙伸出雙手要扶他,想起自己右手剛包紮好,便收回右手,用左手拖住他。

  好在他這段時間跟著作戰,又一直習武,臂力還可以,高友也不是多真心跪他,因此一扶就扶住了。

  高友也發現了白善右手不便,連忙關心的問道:“白兄怎麼受傷了?”

  白善笑道:“人在戰場上受傷是難免的。”

  高友聞言,黯然神傷道:“白兄也上戰場攻打我的王國了嗎?”

  白善嘆息道:“五王子,都這麼久了,您還未看清時勢嗎?”

  他毫不客氣的道:“高句麗有不臣之心,自大晉建立以來,不僅多次拒絕朝貢,還阻攔新羅和百濟納貢,近年更是時常犯邊,陛下既然已經到了這裏,你覺得大軍會無功而返嗎?”

  高友臉色蒼白,半晌後道:“白兄今日是來挖苦我的嗎?”

  “不,”白善道:“我們到底有相識之緣,所以白某不願見王子如此傷神,更不願見王子一直走這一條末路。”

  他道:“陛下滅掉的亡國也不少,前者有突厥各國和各部落,後者有高昌王室。但不論是前者還是後者,只要可以妥善安排,陛下都毫不吝惜官位和財物。”

  白善壓低了聲音,極盡誘惑道:“你看阿史那將軍,他以前便是突厥王子,降我大晉後,現在不僅是駙馬,更是陛下心腹大將,五王子也是王子,更是在國子監讀過書,論才華不低於阿史那,焉知不能成為第二個阿史那呢?”

  高友目中生光,糾結起來。

  白善壓低了聲音問道:“難道高句麗的王子能比大晉的高官還榮耀嗎?這天下有哪一個地方比得上長安,比得上太極宮?”

  高友心中一震,當然是比不上的,國內城別說長安,連雍州的一個縣都比它繁華,那往來的人流,貨物,是別的國度遠遠比不上的。

  高友心中激動,忍不住抓緊了白善的左手,問道:“我要如何做呢?”

  白善道:“五王子為何不向陛下投降呢?”

  高友一臉羞愧的道:“我見不到陛下啊。”

  白善笑道:“我可為王子代為轉告,不過需要五王子的貼身之物,最好可以代表自己身份的東西。”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