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6章 進展

皇帝先在城樓上轉了一圈,然後慰問了一下參戰的將士們,最後才去俘虜們那裏看了看。

  俘虜們都被趕在一條巷道裏,此時他們不論是否受傷,都或坐著,靠著躺倒在地上,看到巷子口來了這麼一堆大人物,不由害怕的爬起來跪好。

  皇帝看見他們不少人身上還在往外冒血,形容狼狽,臉色倉惶,不由嘆息一聲道:“將俘虜也都移到城外去吧,把傷兵挑選出來,周卿,你們醫帳給他們處理一下。”

  滿寶看了他們一眼後垂眸應下。

  於是,士兵們押解著俘虜出城,在離大帳一定距離的空地上劈出一塊來安置他們。

  滿寶繼續跟著皇帝巡視安市城,其實就一條主街,四條巷道而已,兩邊的店鋪緊閉,一點兒聲音也沒有,民居那邊偶爾會有人家的小孩兒低低的哭兩聲,但再仔細看,聲音又沒有了。

  皇帝站在街口看著,不再提進城安置傷兵的事,而是和隨行的朝臣道:“頒布詔令,安撫民心,讓他們這幾日緊閉門戶,不得外出。”

  眾人低頭應下。

  皇帝就吩咐白善和方大人,“詔令你們看著寫吧,安撫民心為要。”

  白善和方大人躬身應下。

  皇帝轉悠了一圈便出城去了,垂眸思考著要拿安市城,或者說是拿整個高句麗怎麼辦。

  滿寶出城後就和眾人招呼了一聲,轉身去處理她的傷員了,此時誰忙也沒她忙。

  大家也不介意,目送她離開後就三三兩兩湊在一起說話。

  有官員看向白善手上纏的繃帶,笑問:“白大人怎麼受傷了?”

  白善微微一笑道:“實力不濟,繃壞了皮,不是什麼大事。”

  趙國公瞥了一眼後道:“白大人的手是拿來起草詔書的,可要保護好來。”

  白善躬身應了一聲“是”。

  皇帝的態度直接安定了俘虜們的心,詔令很快頒下,雖然沒人會出來看,但白善叫了士兵來,讓他們背下詔令後便拿著銅鑼沿著巷道宣傳,還叫來了熟悉高句麗語的鴻臚寺官吏陪同,兩種語言輪番著來。

  本來就安靜的安市城越發安靜了,百姓們全都緊閉門戶,決定等他們分出勝負來再出去。

  不論是誰當政,於他們來說都是差不多的。

  高句麗王庭沒有好到值得他們去拼命,大晉也沒有惡到需要他們去拼命。

  而皇帝要的也只是這麼一個態度而已,沒想著他們會反過來幫助大晉打高句麗軍隊。

  剩下的事就是他們的事了。

  趙國公接手阿史那將軍,開始組織士兵有序的推進。

  滿寶則將學生們分成了兩撥,讓其中一撥先去休息,她則帶著剩下的人去看俘虜營裏的降兵。

  這裏的情況和前面的不一樣,因此皇帝不會放他們走。

  此時放俘虜,相當於給對方送士兵,所以所有的俘虜都被看守在俘虜營中。

  他們也不跑,主要現在跑了還是會被對面抓到戰場上呀,還有可能被趕到前線上擋箭,還不如留在晉軍中當俘虜呢,雖然吃的少,但不會餓死不是。

  竟然還有軍醫看,還有藥吃,開心。

  滿寶熬得眼睛發紅,一直到傍晚才回到醫帳,跟著大軍來的西餅見她累成這樣,立即下去準備熱水,等她端了一盆熱水回來時,滿寶已經坐在椅子上歪著腦袋睡著了。

  西餅只能放下木盆,擰了布巾給她擦臉和擦手。

  正猶豫著不知道該怎麼辦時白善回來了。

  他看了一看滿寶後和西餅道:“去給她找一套幹凈的衣裳來。”

  西餅屈膝,轉身去翻箱子。

  白善則將她的外衣脫了,然後將人抱到了床上,讓西餅給她換下衣裳。

  西餅不由看向白善的手腕。

  白善不在意,起身道:“給她換衣裳吧,然後去夥房裏取一塊肉來,剁碎了給她煨粥。”

  西餅道:“肉……不好取吧。”

  白善道:“就說是醫帳的周大人要用,他們不敢不給,她本就有份例,只是一直不用而已。”

  西餅這才應下。

  白善只是坐了坐,外面便有人來叫,“白舍人,陛下宣召。”

  白善只能起身離開。

  安市城就快要攻下了,他也忙呢。

  趙國公憋著一口氣,帶著人推進時就很兇狠,不過半個時辰就攻下了半座城,直接切斷了對方通往北城門的路。

  當然,這其中也有元益退得匆忙,防守不力的原因。

  趙國公帶的這一支軍隊全是精英禁軍,隸屬於殷禮。

  殷禮一向治軍嚴明,不許士兵騷擾百姓,加上皇帝也在此處,沒人敢對城中的百姓下手,他們就安靜的一條一條清街,確定巷道裏沒躲藏有高句麗兵。

  然後殷禮帶著兵馬從城內圍堵北城門的守軍,切斷了他們的後路。

  城外的契苾何力收到消息,讓士兵們鼓噪起來,城內的禁軍也響徹天際的響應。

  高將軍被前後夾擊,士氣大受打擊,最後頂不住壓力,只能打開城門投降。

  契苾何力領兵進城,和殷禮合軍之後接管北城門。

  滿寶一覺醒來,安市城大半已經落在了晉軍手裏。

  西餅端了木盆進來,給她擰布巾擦臉。

  滿寶問,“前線如何了?”

  西餅道:“還在打呢,聽說就在街道和巷子裏作戰,文公子做主,將醫帳一分為二,他帶著人進城了,這樣傷兵不用送出城來也能救治。”

  滿寶點了點頭,顯然對這個決定很滿意。

  西餅將今天早上煨好的肉粥端出來,“大人,這是大人讓奴婢給您準備的。”

  滿寶接過,一邊吃一邊問道:“他的傷口處理過了嗎?”

  西餅搖頭,“昨晚大人就沒回來。”

  滿寶一想也知道他們忙,於是不再問,用過早食後就去醫帳。

  她擡頭看了一眼城樓,看見上面站著皇帝和阿史那將軍等人,便也上樓。

  守著城樓的侍衛看見是她,攔了一下便去和皇帝稟報,得了認同後才放她上去。

  皇帝扭頭和她笑道:“周卿辛苦了。”

  滿寶躬身道:“此是臣的職責,當不得辛苦二字。”

  她也擡頭看向內城,好奇的問道:“他們至今也未投降嗎?”

  皇帝沒回答,阿史那將軍道:“他們不會投降的,安市城要是丟了,晉軍便可長驅直下,只要有一線希望,他們都不會放棄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