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0章 安市城一

滿寶檢查過傷兵,探頭探腦的往裏看了一眼,見他們光顧著打架,有些傷兵根本來不及擡,還是招呼了兩個學生背著藥箱上去。

  滿寶伸手將一個中箭的傷兵拖出來,他應該是中箭之後跌倒在地疼暈的。

  滿寶拿出剪刀剪掉箭羽,拿出針紮了一下他的虎口,把人紮醒以後就扶著他往外。

  她沒有立即拔箭,看了一下出血的速度,覺得他還能等,於是又轉身進去,繼續扒拉傷兵,或是中箭的,或是被砍了失去戰鬥力的。

  畢竟,一般被砍了,只要還能拿刀,他們就不會退下。

  滿寶和兩個學生扒拉著把傷兵弄下去,剩下的學生已經開始動手治療了,滿寶朝裏看了一眼,覺得他們打得太激烈了,已經有高句麗兵跳過屏障,雖然很快被砍了,但後面也有不少人越過了屏障……

  滿寶縮回了腦袋,手腳快速的剪了傷兵的衣服,紮針止血止痛,然後開始挖箭頭……

  等把手上的傷兵處理得差不多了,滿寶便又點了兩個學生,一起跑進城門,將看得見的傷兵拖拽出去.

  阿史那將軍在前面,根本沒發現她的動作,倒是後面的士兵看到了,他們並不是一股腦的湧上去,阿史那將軍做了安排的,城門就這麼大,因此分了三批,現在另外兩批正坐著休息呢,還有人幹脆抱著自己的刀靠在城樓可遮擋的地方睡覺。

  正在休息的士兵看見,幹脆不坐著了,和上官請示過後就上前幫著他們擡傷兵。

  而除了他們,還有本來就配給醫帳的十多個士兵,不多會兒就把戰場上的傷兵都給扒拉出來了。

  滿寶這才滿意,轉身去處理傷兵。

  那些士兵也要回去繼續蹲著,然後就聽到阿史那將軍的親兵吼道:“換第二批——”

  士兵們:……

  同時旗手打了旗語,各自的總旗和小旗都在叫人,他們立即去拿自己的兵器組陣上前換人。

  第一批士兵被換下,樓上防守,負責放箭的士兵也換了一批。

  阿史那將軍也覺得有點兒累了,讓副將督戰,他回到城樓下,左右看了看沒發現周滿,連傷兵都沒看見,不由看向城樓上。

  “將軍,周大人在城外。”

  這卻是阿史那將軍沒想到的。

  過了城洞,就見城墻外擺了一排一排的傷兵,因為位置夠大,周滿就隨便擺了,重傷的在這邊,輕傷的在那邊,箭傷的在這邊,刀傷的在那邊……

  退下來的士兵也才找到醫帳,凡是有受傷的立即過來求藥。

  周立如就坐在藥堆前,輕傷的自己上前,她看一眼,覺得他們可以自己處理的,就給了藥讓他們自己去上藥包紮,不能自己處理的,她就動手。

  醫帳瞬間忙瘋。

  前面打了半個時辰,第二批也退下,換第三批上,傷兵再次激增。

  好在多是輕傷,重傷很少,也就七八個,滿寶帶著兩個學生處理,其他人則處理輕傷的傷兵。

  阿史那將軍站在城樓上向著遠處看,對方的傷亡比他們大,而且他們是守,要更加的從容,對方已經有些急躁了。

  他嘴角微微挑了挑,瞇著眼看向前面的安市城,同時也是看著東方,天快亮了。

  天快要亮了,而元益一點兒進展也沒有,半個晚上都沒睡的高二王子顯得有些憔悴和焦躁,不斷的派人去問,“他們進攻到何處了,收復了多少丈街道?”

  令兵:……一丈都沒有,第一次進攻已經越過了屏障和關卡,但對方換人後又將他們打出來了,此時屏障和關卡還在那裏,依舊在百丈之外。

  不過令兵沒有回答,而是領命後去前線詢問元益,此時的二王子有些恐怖,還是讓元益將軍回答吧。

  元益一聽,也煩躁起來,和令兵道:“告訴二王子,末將會盡力收復失地的,請王子靜候佳音。”

  令兵應下,跑回去原樣轉告二王子。

  阿史那將軍已經換下第二批,讓第三批上,元益本想休息一下,但二王子派令兵來詢問過後,他便不作休息,將最前面的一批換下,換上後面的人。

  阿史那將軍看到他出昏招,便和副將道:“告訴他們,這一次將關卡前移二十丈,將兩邊的巷道都占下來設立關卡。”

  “是!”副將應聲而去。

  阿史那將軍嘴角挑了挑,高句麗兵的前鋒與他們有進有出,又是以逸待勞,和他們之前才經過長途奔襲,連續兩場大戰不同,他們是精力最好的時候對上晉軍。

  現在也才打了一個多時辰而已,正是火氣打出來的時候,此時換下陣,那股火氣就被壓了下去,而後方一直不能上前作戰的士兵這一個多時辰一直看到他們的人被壓制,只怕已經心生忌憚和恐懼。

  和他們打,比和剛才那批有了經驗的前鋒相比要容易得多。

  阿史那將軍之所以每隔半個時辰就換一批人是因為他的士兵從昨天上午開始就在作戰,一直到現在不能休息,短暫的休息不僅可以恢復他們的體力和精力,也能讓他們的心理適應過來。

  元益顯然是在學他,卻正好學差了。

  果然,對面的人才一換上來,對上連續一天一夜拼殺,渾身血腥和悍勇氣息的晉軍,瞬間被壓了下去。

  元益見前鋒被壓住,連續後退,臉色頓時一變,在後面指揮道:“前進,長矛上前,弓箭手呢,弓箭手呢……”

  阿史那將軍有條不紊的指揮,此時城樓上的弓箭已經射不到這裏來了,敵軍已在射程之外,因此他組了弓箭手緊隨其後,就在元益叫弓箭手時,晉軍的弓箭手上前兩排,從左右方進攻。

  高句麗兵因為後撤,有些混亂,盾牌直到箭矢射過來才豎起來,此時已經晚了。

  元益壓不住敗勢,氣得抽劍殺了後撤的兩個士兵,這才止住了他們撤退的勢頭,但依舊讓晉軍推進了十丈左右。

  雙方暫時休戰,晉軍將關卡移了過來,便在後面不斷的加設關卡和屏障,有這些東西在,他們再發動大的進攻也能多維持一二。

  而此時被氣昏了頭的高二王子才想起來一件事,“不能從城內奪回城門,那從城外奪回來如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