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9章 惜命

高二王子登上高樓,遠遠的朝著西城門看去,他看了一眼黑沈沈的夜,道:“得快點兒把西城門奪回來,此時他們的人不多,不然等他們的援軍到來,安市城就完了。”

  誰都知道,現在他們只搶了西城門就是因為人少,但是,他們據城門防守,不好奪啊。

  幾位將軍都沒說話,高二王子臉色難看,目光從他們臉上掃過,見就是沒人請戰,便幹脆道:“元益將軍,請你帶五千兵去收復西城門。”

  並不是他不願意給更多的兵,坑爹的點就在這裏,他們現在城內,是要從城內往外攻,奪取城門。

  但城門入內只有一條大街呀,哪怕那條街很大,但也就並排站個二三十人,不寬闊,攻擊的面也窄,他就是給再多的人也沒用。

  元益不由的低頭應下,領了令牌而去。

  高二王子看他離開才道:“通查全軍,將剩下的細作找出來,凡是一月來招募的新兵都要查一遍。”

  他可不想再被臨陣倒戈一次。

  眾人應下,立即去清查了。

  阿史那將軍也看著天色,然後扭頭去問契苾何力,“援軍何時到?”

  “快了,”契苾何力道:“我只帶了一萬人,大軍怕是要午時前後才能到。”

  阿史那將軍垂眸想了想後道:“足夠了。”

  契苾何力說快了,果然就快了,落後的步兵在他說完那句話後一刻多鐘就到了。

  阿史那看了眼有些氣喘的步兵,直接和契苾何力道:“你給我留兩千人,剩下的人帶去北城門。”

  契苾何力:“什麼?”

  “謹防他們從北城門出兵繞後,”他道:“他們有十萬人,而我們只有一萬三千多人,若是前後夾擊,西城門我們守不住,但要是只面對內城守城門,五千人足以。”

  阿史那將軍道:“我們分兵,你們去北城門,一旦他們打開城門,你們就攻城,能占了北城門最好,占不了也不許他們出城,留待明天大軍到了就好。”

  契苾何力略一思索就答應了,然後指著周滿道:“讓周大人和我們走。”

  “不行,”阿史那將軍臉色平靜的道:“這裏有這麼多傷兵還沒處理呢,而且北城門不一定有戰事,但這裏一定會有戰事,將士們需要軍醫。”

  難道他的將士們就不需要軍醫嗎?

  他可是帶了八千人的,這裏才五千,說什麼周滿都要過去,他道:“剩下的兩個軍醫可以給你,我只要一個周滿。”

  阿史那將軍就去找周滿,和她道:“周大人,你派一個人和契苾將軍去北城門吧。”

  滿寶頭也不擡的問道:“只要一個嗎?”

  “一個夠了。”統共才三個呢。

  滿寶就道:“行。”

  她擡頭,四處看了看後皺眉,“蘇半夏他們呢?”

  阿史那將軍瞇了瞇眼睛,契苾何力就摸了摸鼻子,背在身後的手就招了招,不一會兒,蘇半夏他們就拎著藥箱趕了過來,摸了一下額頭上的汗道:“老師,不是說在城外設立醫帳,城裏很危險嗎?”

  滿寶和阿史那將軍一起看向契苾何力。

  契苾何力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們。

  滿寶收回了目光,和阿史那道:“將軍,此次我帶了十個學生過來。”

  阿史那將軍面無表情的道:“那麼周大人調派一些人隨契苾將軍過去北城門吧。”

  滿寶點了點頭,點了文天冬,讓他帶上四個人過去,分了他們一些藥材。

  她和契苾何力道:“將軍,我這五個學生就拜托給您了,還請您保護他們的安全。”

  契苾何力不再搶周滿,點了點頭道:“周大人放心。”

  文天冬只能帶著同窗們走了。

  滿寶和他道:“我們是醫帳,醫帳就要留在後方。”

  “是。”

  等他們走了,滿寶繼續蹲下去處理傷兵。

  這一片空地坐滿了傷兵,滿寶就讓人把重傷的士兵擡到城樓邊上的房間裏,他們已經失去作戰能力,留在外面也沒用,進去還能保暖。

  阿史那將軍也累了,他安排好巡視和值守的人,自己也席地而坐,閉目休息。

  薛貴想了想,也坐在了一旁。

  滿寶路過他時扭頭看他,就著火光看了看他的臉色,便問道:“你受傷了?”

  薛貴楞了一下後道:“沒有吧?”

  滿寶就看向他後背。

  他這才感覺後背是有些痛。

  滿寶瞥了他一眼,招手叫來一個學生,指了他道:“給他處理傷口。”然後轉身走了。

  不過沒一會兒她又轉回來了,和邊上的阿史那將軍道:“將軍,我們需要水,這一片可有水井?”

  正在包紮的薛貴立即道:“末將願帶隊去尋找水源。”

  阿史那將軍掃了一眼他背上的傷,沒讓他去,仍是招手叫來一個參將,讓他帶著人去找一找他們占的這一片裏有沒有水源,要是有就控制起來。

  正吩咐著,他聽到了動靜,薛貴也聽到了,和阿史那將軍一起扭頭看向街道。

  斥候來報,“將軍,敵軍來了,人太多,暫算不出人來。

  街就這麼寬,人綿延而去看不到頭,更不要說數了,反正他是數不出來有多少人的。

  阿史那將軍道:“城門和街道就這麼大,我們只要守住關卡就好,不懼他們人多。”

  說完,他調兵防守,弓箭手和長矛隊準備好。

  他目光沈沈的看向前方,嘴角微微翹起,西城門都在他手裏了,他並不懼防守,只要城門外沒有敵軍就可以。

  敵軍沖來,大家隔著屏障打起來,當然,不僅是刀槍對刀槍,還有弓箭。

  不過他們射過去的弓箭對面有盾牌,當然了,他們射過來的弓箭,晉軍也有盾牌。

  只不過盾牌也不能攔下所有的箭,還是會有一些箭矢飛過前排的頭頂落在他們這邊的。

  滿寶就被突然落下插在不遠處的弓箭嚇了一跳,然後當機立斷的讓人把傷兵給擡到城門外去,她則帶著學生們彎著腰將醫帳也搬出了城。

  出去後她就呼出一口氣,這樣就安全多了,不僅隔著許多士兵,還隔著厚厚的一堵城墻,除非城樓失守,或者有敵軍繞過來,不然他們都是安全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