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4章 耐心

“王子,要不要乘勝追擊?”

  高二王子:“……何來的勝?”

  守城勝利也是勝利啊,諸將心中腹誹。

  “他們把關卡設到了安市城外二十裏的位置,如此一來,我們安市城將來還怎麼生活?二王子,說什麼也要把安市城轄下的地方給搶回來。”

  安市城是一座大城,往外八十裏的地方都屬於郭縣的位置,晉軍把關卡設在二十裏外的地方,直接占去了安市城北郊一大半的地盤,大大縮減了他們將來的生存空間。

  高二王子遲疑不決,並不太想此時出兵,“萬一是陷阱怎麼辦?”

  “已經發了詔書,應該不會是陷阱吧?”

  但高二王子堅持,面向西邊和北邊的城門還是沒開。

  但他們悄悄派了斥候出去,“盯著他們的營帳,看是否有兵馬出營的跡象,能通往我們這邊的道路都要仔細查看。”

  “是。”

  滿寶端著簸箕,將它放在架子上,簡單的翻了翻藥草,扭頭看見白善急匆匆的帶著人騎馬走過,倆人只來得及點了點頭,他便往城主府去了。

  此時皇帝和幾位將臣住在那裏面,滿寶則和醫帳的人住在邊上的房屋裏。

  她拍了拍手,轉身回屋,屋中的學生們正在做藥丸和藥粉。

  看見周滿進來,有個學生就忍不住嘀咕道:“老師,我們都要班師回朝了,為何還要做藥丸和藥粉?”

  還有止血的藥包,他們昨天就開始做,已經做了好多了。

  滿寶道:“這些藥材都是為了作戰買的,用的是軍費,即便東征結束,這些藥也是要留在軍中的。軍中的大夫少,交給他們處理不知要到何時,反正現在也沒事兒做,你們就多做一些,回頭用不上分給各軍,他們還能直接分給受傷的士兵。”

  大家只能繼續低頭做藥。

  滿寶繼續翻檢這段時間他們挖的藥材,清理幹凈後就放在簸箕上拿出去曬。

  有些藥材晾曬過後還需要炮制,工序也不少的。

  滿寶將簸箕端出去放在架子上,住在他們隔壁的白二郎就晃過來,抓了一手藥材,無意識的給它們翻了一下身,壓低聲音道:“我覺得有點兒怪。”

  滿寶瞥了他一眼,拍開他的手。

  白二郎也就不摸她的藥材了,只是繼續小聲道:“真的,你不覺得最近白善忙的有些過分嗎?”

  他邀請他一起上街去玩兒,逛一逛遼東城,哦,現在是遼州城了,他都沒答應去,還讓他最近沒事兒少出去晃蕩。

  按照他對白善的了解,每到一個地方,說什麼也要領略一下當地的風光和風俗人情才是。

  白二郎瞥了一眼周滿,“你還能找借口說是要做藥,他連借口都沒找,直接就說忙,但到底忙什麼呢?”

  滿寶道:“忙著處理後續啊,你沒看最近他們正在統計要遷移的名單嗎?”

  白二郎道:“我問過了,此事是方舍人負責的。”

  “而且,”他壓低了聲音道:“我發現大帳那邊的士兵少了,連阿史那將軍和薛將軍都不在營帳中。”

  他們六萬的士兵呢,當然不可能全都進城,大軍主要駐紮在城外,滿寶還得委派軍醫和學生輪流去大帳中值守,不僅是照顧傷兵,偶爾有士兵有個頭疼腦熱了也得抓藥。

  滿寶看著他,“你沒事兒去大帳那邊幹什麼?”

  白二郎:“……我管著太醫署的藥房啊,我去催軍中後勤官趕緊把下一批藥材運送來。”

  白二郎催習慣了,之前這一批藥材遲遲不來,他一天跑兩趟後勤,現在藥材到了,即便要班師回朝了,他也習慣過去晃一下,順便提醒一下後勤官,就算他們班師回朝了,該他們的藥材還是得運過來,怎麼處理是太醫署的事不是?

  這一來二去就發現營中的帳篷似乎有些空。

  有些帳篷裏沒住夠人,本來一個帳篷要住二十人的,現在只住十人,有的幹脆就是空著,他走過時,根本沒有那種很大的味兒,撩開一看,裏面是空的,連被子都沒有,根本沒有人住過。

  白二郎盯著淡定的周滿看,“說,你們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卻瞞著我?”

  滿寶意味深長的看著他道:“有些事兒是要靠自己領悟的,只可意會,而不可相傳。”

  白二郎質疑道:“你和白善也是意會,沒有相傳嗎?”

  滿寶道:“從大軍回到遼東城開始,我們就不住在一起了,通過就說過兩句話,‘註意休息。’‘你也是,小心一些。’”

  “你說,我們怎麼相傳呢?”

  白二郎就同情的看著她道:“這樣一比,我和白善說的話比你還多呢。”

  畢竟,最近皇帝也喜歡拎著他去聽政,就站在白善邊上,總能說得上幾句話。

  從和周滿的這場談話中,白二郎確定了自己猜測,這場東征只怕還沒結束,於是叮囑她道:“你一定要收好我們的人參啊。”

  滿寶不在意的揮手,“放心了,我會收好的。”

  人參現在就放在科科的空間裏,偶爾拿出來晾,人參是要陰幹的,這事兒不著急,她有的是時間。

  滿寶將藥材翻好,偶爾也會思索,中途離開的兵馬此時在哪兒呢?

  他們此時躲在林子裏呢,斥候小心的從外面繞回來,和坐在地上的將軍稟報道:“只開了小城門放出來幾個斥候,卑職不敢很靠近,躲在樹上看到的,他們往遼東城的方向去了。”

  阿史那將軍道:“他們肯定是去打探大帳的情況,繼續呆著,小心一些,不要露了行跡。”

  一群胡人啪的一下拍死一只小蟲子,嘆息道:“將軍,我們是馬背上的英雄,得在這林子裏呆多久呀?”

  “靜等音訊,”阿史那將軍瞥了他們一眼道:“把皮給我繃緊一點兒,現在吃些苦,總比強攻城門的好,以為攻城梯那麼好爬?”

  爬攻城梯的,十個人裏能死六個人,還有三個重傷,能爬上城墻的只有那麼一個,而那麼一個人裏活下來的幾率也只有兩成,他們作用是牽制住城墻上的兵力,讓下面的人撞開城門。

  他們立即不敢說話了,他們可不想去爬攻城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